首页 > 都市生活 > 现实百态 > 匹夫之怒

第一百三十一章 闪烁的汗珠

  • 作者:不如安静
  • 类别:现实百态
  • 更新时间:9天前
  • 字数:3,046

桑坤,体态精壮,孔武有力,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死死盯着对手,他不张扬、也不保守,不激进、更不会引领观众的情绪,像是一个不懂任何交际的纯拳手在用擂台上一拳一拳的成绩和汗水换取名望。前几个回合,他宁瓦明显有点怕这类拳手,他就是那种周道所讲的没有明显特点的选手,这种人的共同点是,既没有明显的特点,又没有明显的缺点,让你无从下手。

他宁瓦前几个回合就输在了这上面,根本无法打开局面,反而缺乏类似经验的他每次在思考对策时,总会被对手趁虚而入,一通老拳后,带着点数离开。

他恨啊,恨的牙根直痒痒,可你能有什么办法呢?

举起双拳站在擂台上的他宁瓦在两人都很保守的用脚尖向前移动过程中又看了一眼擂台下的奶奶,他不能让奶奶看到这种局面的继续发生,一定要想什么办法彻底解决,否则,一直看孙子挨打的老人怎么承受得了……

碰。

思考间,桑坤的直拳直击头顶,就在他宁瓦视线转移到擂台之下观众席的瞬间发起了雷霆一击。桑坤是一名拥有搏击智慧的拳手,他详细分析过他宁瓦之前的比赛,实话实说,这小子拥有抓住机会的能力,这种能力在瞬息万变的擂台上无比珍贵,因为之前的比赛他宁瓦总是可以准确找到敌人的缺陷并一击致命。那么,这种人该怎么应付呢?

桑坤可不是他宁瓦,他是那种在擂台上打到了30岁才拿到府冠军头衔的老油条,尽管履历上的战绩并不漂亮,34战11胜3平20败的成绩证明着这个人见过整个泰国所有风格的拳手,自然而然会从失败中总结出别人体验不到的智慧,这才有了之后的府冠军头衔,也算是大器晚成。当这种拥有成熟思维、老练又经验丰富的拳手面对他宁瓦,正常比赛的预设都变简单了。无论是你他宁瓦自己抓住机会的能力强还是团队中有这么个大人物都不要紧,不给你类似的机会不就行了?不管你他宁瓦在之前的比赛中诱导对手时表演的多么逼真,自己不上当不就行了么?至于怎么取胜一点都不重要,桑坤在比赛没开始之前想的就是如何不败。

所以比赛一开始,这个家伙就表现的无比谨慎,不是自己打出来的机会绝对不上,不是经过无数次判断才得出结论的破绽绝不轻易出手,不然整整五个回合依靠点数却没有一次KO的全胜比分是怎么得来的?

然而这一回桑坤又抓住了机会,他趁着他宁瓦扭头的一瞬间迈步就冲了上去,刺拳直击对手头部后,后手直拳衔接,身体拉近的同时左手勾拳击肋,砰、砰、砰的击打声不绝于耳。

他宁瓦反应过来了,第一拳挨上之后立即弯腰将双手挡在了头部上,这才让第二击的后手拳没有造成实质伤害,紧接着,对手的所有拳头都砸在了无关紧要的位置,他几乎一瞬间进入到了完全的战斗状态。

他在等,心里计算着桑坤打完这几拳没有得到任何实质性结果后,无功而返的时间,或许那时可以喘一口气。

果然,桑坤几拳打完立即后撤,在对方没有被击中要害、更没有出现体能匮乏的情况时,连续不断的进攻很可能令自身陷入险地,正当他收拳打算退出战圈的同一秒,虾米一样曲背部防的他宁瓦猛然停止了腰杆,一击快速右手重拳砸了出去。

碰!

桑坤头部被击中,这令其非常意外,可常年的战斗经验告诉他在挨打时去思考局势绝对不是个好的行为方式,趁着身体后仰,右手重拳凌空横扫——呜。

空拳扫过,桑坤在被击中成功退出战圈。

这一拳给他宁瓦增加了无比的信心,原来打这种没有明显缺陷的拳手竟然可以通过抓住对方的职业习惯来制造对方的缺陷,你不是拳风谨慎么?那就击其退路,出奇制胜。

他宁瓦原本拿桑坤没有任何办法,可人类本能的吸允反应却教会了他全新的战斗方式。当人类还是婴儿时,与生俱来的能力就是无论你用手指去碰触孩子的脸颊任何位置,他都会把嘴扭过来试图填饱肚子,因为出生后的第一次吃奶给他造成了逾越的大脑收发信号,这也是人类在往后的人生中为什么会在舒服的时刻无限沉迷,会不断对各种事物上瘾的原因。

找到了突破口的他宁瓦信心大增,就连台下的乔巴都兴奋大喊:“对,就这么打!”

乔巴是说不出吸允反应这种理论的,可他知道他宁瓦用拳头砸到对方脸上的时候,自己内心非常舒爽,这孩子让人逼到擂台一角暴揍的时候,憋屈的老乔巴恨不得自己上去打。

重新找到了自信的他宁瓦终于从擂台的一侧走了出来,那张原本稚嫩的脸仿佛在一瞬间成熟了起来,当他举拳站在擂台中央,MAX体育场的顶光照射在身上,所有汗水都在灯光照耀下晶莹闪亮的时候,一个拳手最伟大的高光时刻终于在这个孩子身上要第一次出现了。

“干掉他!”

“桑坤,动手啊!”

“你在干什么!!”

观众们依然在呐喊着,桑坤站在擂台上不为所动,他对现在形势的判断很明确,五个回合的胜利令其完全不需要铤而走险去寻找KO机会,那何必要和眼前这个孩子拼个你死我活呢?

在严密的防守中,桑坤偷眼瞧了一下计时器,这回合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还有一分十七秒的倒计时和刚才的点数获取完全能支撑到取得该回合的胜利。

呜。

他宁瓦冲了上来,挺拳出去,和刚才桑坤一样的直拳轻取面门。

桑坤闻声而动,这种行为在他的预料之中,歪头多个这个直拳,当脑袋处于他宁瓦拳头的外侧的一瞬间,左手直拳同样打出。

啪。

先出手的他宁瓦被击中了,可这小子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后手拳想都不想的砸了过去,直接打在桑坤左脸处。

桑坤的脑袋在震荡中右手重拳还击,同样的直拳击中了他宁瓦的鼻子,而他宁瓦的左手摆拳也在同时打在了他的有脸脸颊上,整个现场的观众在这种刺激非常的对攻里爆发出了巨大欢呼声,房顶都要被掀开了。

“唔!”一个个拳迷都在擂台上站了起来,那些原本对搏击不太感兴趣的游客也开始全神贯注,这还是他宁瓦第一次将这些不怎么喜欢搏击的人吸引过来。

可桑坤却在气氛最热烈的时候保持着冷静头脑,思考:“他到底在干什么?”这种问题。

对,眼下的情况的确能刺激出他宁瓦决一胜负的雄心,但是,在自己体能充沛的情况下,这种换伤式的对攻不可能让他宁瓦占到便宜,即便是最坏的结果出现,也就是说出现了被击倒或者点数反超的局面,他也就是赢下了一个回合而已,又不是比赛结束了。难道,他是要通过这种方式大量消耗自己的体能,仗着年轻,想要在最后一个回合依靠体能完成决定比赛胜负的击倒取得胜利么?

决不能让他得逞!

桑坤想到这迅速从战圈撤离,打擂台正中央收拳脚下错步往拉扯。

问题是,已经打到了这种程度,他哪能那么轻松的说撤出去就撤出去?

他宁瓦的双眼突然暴起精芒,大踏步追上,直勾摆的组合拳瞬间出手。

他等的就是这一刻,刚才的一拳不足以让桑坤提起戒备之心,只要自己打的够真,按照对手的谨慎性格一定不会以这种乱拳打死老师傅的毫无套路乱打中持续换伤,万一被自己换出一个KO,损失不就大了?算准了桑坤会撤退的他宁瓦一直在等着,等着对手脚下错步的机会,当这个机会出现在眼前,他宁瓦饿虎扑食一样冲了过去,连续‘碰、碰、碰’三拳拳种桑坤的脑袋。

桑坤被打懵了,他怎么会想到已经被打到只有招架之功的家伙竟然又有了还手之力,这不是经验能够判断的事情。

可那又怎么样呢?

啪。

他宁瓦的低鞭腿已经在跨步出去的同一秒踢到了桑坤的大腿外侧,这一脚势大力沉,完全是泰拳的路数,桑坤正在全力防守上三路的拳头,哪会在挨了三拳以后顾忌脚下。一脚袭来,桑坤被踢的弯腰趔趄了一步,整个身体向被击中那一次略微侧弯的同时,他宁瓦右手重勾打斜刺打出……

嗵。

这一拳太狠了,完全接住了垂下来的脑袋,让对手在弯腰的过程中把太阳穴生生撞击上了自己的拳头。

桑坤头部晃动时,汗水在发丝抖动下纷纷落下,一颗颗晶莹的汗珠于灯光里闪烁,这一拳的力道使他像是看见了汗珠在反射光芒一样五颜六色、目眩神迷。

桑坤懵了。

被这突如其来的重击给打蒙了,双脚完全依靠本能的在不断迈着迷踪步稳定身躯,和电影《醉拳》里摇晃着的男主角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