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灵异 > 未来世界 > 异数定理

第一百九十章 我果然是天生的侦探

  • 作者:吾道长不孤
  • 类别:未来世界
  • 更新时间:2020-01-24
  • 字数:4,155

尽管夏吾说得气势汹汹,但是奥伦米拉最终也没有和他激情对线。

这个或然神,怎么说呢,好像确实跟他一样,已经看到了“剧情”的强制力量,明白一切都是徒劳,所以失去了某种内心的动力,什么都不想动了一样。

夏吾讨了个没趣,重新躺了回去。

他觉得,这应该是世界上最无聊最缺乏激情的Boss战了。Boss在开战之前就言明自己肯定无法对主角取得武力上的胜利——换言之,夏吾一开始就是“不会败”的。

这可真是一个奇怪的事情。大家看小说的时候,尤其是看大多数通俗小说的时候,都心知肚明,主角一定不会败,区别只在于“赢多少”,但一旦真的有作者把这一点挑明,那么“大决战”所必须的“激情”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所以说人类真是一群古怪的生物。

夏吾开始仔细回忆一直以来发生在自己身边的故事,用自己的名推理思考事件到底还有没有疑点。

首先,就从自己从海底捞出有限不可能潜航器开始。这玩意是和致幻剂一起送进来的。而奥伦米拉和科技内核买卖致幻剂,无非就是筹措资金、掩盖自身真实目的、用致幻剂让这个城市产生更多的幻觉、让邪教有更多发展的土壤——之类的。

然后就是森林里面的那档子事。从“一只苍蝇撞到嘎嘎德眼睛”到“出现一只会喷火的鸡”这里。

这一连串的巧合,听起来有点像“混沌之钉”的效果,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这一连串近似蝴蝶效应的东西,其实与约鲁巴神话有关。

前面也说了,约鲁巴神话里面与“鸡”有关的地方很多,其中比较常提起的有两处。一处是奥巴塔拉用鸡来创造大陆,一处就是这里。

一对夫妻去森林里收集果实。树上那个伸手赶苍蝇,然后手里的刀往下掉。

接下来的情节,大体上就和夏吾他们当初遇到的基本一致。树下的那个一闪躲,踩中了一条蛇。那条蛇吓到了老鼠,逃窜的老鼠吓到了鸟,鸟尖叫吓到了猴子。猴子吓得手中的芒果都掉了,砸到了一头大象。大象以为被猎人攻击,拼命狂奔,挂断了一条花藤。花藤拉倒了一个蚁丘,蚁丘砸坏了一个野鸡的鸡窝。

这里夏吾他们唯一没有看到的,就是“蚁丘砸烂鸡窝”了。怎么说呢……当时草丛确实还算比较高的。当时他们也奇怪,为什么那只鸡会突然愤怒的蹦出来。

唯有后面的故事无法实现。

那野鸡因为窝没了,非常的伤心,于是忘记打鸣,然后太阳因此没有出来。

对于神话世界的居民而言,“太阳”就是所谓大地附属的小小发光体。没有任何在这之上的意义。

但是在必然世界的现实,太阳与地球、恒星与行星运转的力量,是人类想象所难以触及的伟力。这根本不是区区小神可以撼动的。

于是,“神话再现”的过程,就在这里中断了。

接下来,就是太阳没有出山,世界一片漆黑,天神奥洛伦开始问责。他从野鸡开始一路问讯,最后询问道苍蝇身上。发现罪魁祸首之后,天神剥夺了苍蝇说话的能力。苍蝇从此就只能“嗡嗡嗡”了。然后野鸡鸣叫,太阳出来,从此再也没有出过乱子。

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功能性神话。一来解释“为什么鸡一叫太阳一定会出来”的问题【虽然从这一点来看这则神话根本就是乞词魔术】,而来“苍蝇为什么只会嗡嗡嗡”的问题。

这种神话在各个地区都很常见。比如说,某个希腊的小朋友会问祭司,“为什么太阳和月亮不会同时出现在天空呀?”这个时候,祭司回答不上来就会很没面子。于是他们就会说“这是因为太阳神设计让月神射杀了自己的爱人俄里翁,月神因此就永远不与太阳神见面呀!”

啊,当然,这只是个比方,实际的过程没这么一步到位。毕竟大多数神话都未必是某个人有意识的创作的。

很有可能这个过程是这样的。某个希腊小朋友问:“为什么太阳和月亮不会在一起呀!”

然后大祭司会说:“因为太阳神和月神之间存在矛盾。”

然后过了几代人,新的希腊小朋友就问:“太阳神和月神之间为什么会有矛盾呀?”

新的大祭司就会说:“因为……太阳神让月神产生误会,从而射杀了某个人?”

又过了几代人,时间已经到了罗马帝国时期。某个罗马小朋友就问:“太阳神设计让月神杀了谁呀?”

这个时候,罗马的神官就不好意思胡掐,于是回去翻阅典籍,寻找到了一个有关传说大量佚失的英雄名——“就决定是你了,俄里翁!”

于是,一段后世知名的神话故事就诞生了。

很多神话都经历了这个么过程,所以偶尔神话里出现了逻辑诡异、前后矛盾、跳跃世界线、感觉像同人、非常OOC之类的,实在是太正常了。、

反正就是这么个过程吧。

尽管这个“神话重现”,因为现实的强大与神的弱小而无法继续下去,但是它还是有一定的意义的。

比如说,钱光华在这个过程当中撞到脑子,开了窍,获得了神秘的宗教体验。

夏吾现在可以肯定,钱光华的这份宗教体验,是指向约鲁巴神话的。

这或许也是那只鸡与奥巴塔拉产生联系的关键要素之一。

要知道,当时撞到脑袋的,可不止是钱光华。

想想夏吾是怎么抓鸡的。

鸟类的纹状体,是与哺乳类的新皮质功能相近的器官。

——顺带一提,这句话也一定在这本书的某处旁白里出现过。

尽管前面那苍蝇啊蛇啊老鼠啊之类的都是巧合,是“主角走到哪哪出事”的被动所导致的。

但是“宗教体验”却是个必然现象。

“我还以为这是给我小弟的福利,没想到居然也是反派计划的一部分。”

夏吾对此感到不爽了。

再然后,就是关于科技之神的事情了。

这个就更简单了。

这本书写了几十万字,那这几十万字里,肯定有那么一些文字是解释圣逐与科技内核的设定。某年某月某日,执行体86372514来到加纳科乔,然后奥伦米拉正巧在街上碰到他。于是奥伦米拉喊道:“哦!执行体86372514!你在这里啊!”执行体86372514就会很奇怪,问他为什么知道自己的编号,这个时候,奥伦米拉只需要把那些旁白里的设定内容抄给那个不知道出家没有的机械妖僧,这就行了。

这就足够证明,他确实是货真价实的“预言之神”了。

奥伦米拉是独一无二的预言之神。在此之前,魔法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从未来来到过去”的力量。

这就是奥伦米拉的价值。

圣逐科技最核心的部分,都与“逆时序计算机”这种超越因果律的科技有关。而这种技术并不能在现在的太阳系里重现,就算是圣逐自己都办不到。

奥伦米拉是唯一一个类似的力量。

所以科技内核一定会与奥伦米拉合作。他们一定会投资这里。

夏吾甚至可以肯定,只要自己想了这些,然后那个混蛋作者再用这些东西水字数,那奥伦米拉就一定可以得到相关的文字。

那些相关文字就是奥伦米拉做成这些事的屏障。

或许奥伦米拉认为,他夏吾是依附于自身权能的。但从逻辑上来说,奥伦米拉的权能才是夏吾身为“主角”特性的延伸。

作者设计这样的权能,就是为了让他扮演……

夏吾从思考之中惊醒,看到奥伦米拉还在那张椅子上,不由得奇道:“你怎么还没有跑?”

“我没有拼出后面的剧情。”奥伦米拉似乎是放弃了一般:“我暂时不知道怎么退场……”

“呵呵。”夏吾冷笑:“看起来比起我,你才是作者手里的提线木偶嘛。线断了,就动弹不得。”

“至少我还有切断线的机会。”奥伦米拉反唇相讥。

两人再次陷入沉默。

但奥伦米拉很快就恢复了一贯的冷静。他说道:“我知道你现在在思考什么……你还在推理?对吧。不用想了。我可以把这本书的一部分交给你。”

奥伦米拉一边说,一边从文件夹里取出一部分纸张,然后扔垃圾一般将剩下的部分扔给夏吾。

夏吾一把抓住,却看着奥伦米拉,摇头:“没有用的。”

“哼。”

奥伦米拉知道夏吾要说什么,鼻子哼了哼。他已经战不动了。他累了。

但夏吾仿佛是在给读者解释一般,接着说道:“你这是想要表明,自己的权能还有很大的价值,哪怕是我的名推理也不可能面面俱到,你可以给我提供各种情报和线索。所以,作者说不定有充分的理由把你留下来,让你当一个重要的NPC。但我告诉你,没门。”

化石这么说的,但是……

夏吾还是翻开了奥伦米拉的文件夹。

毕竟……

虽然自己的名推理【或许还要再算上脑子里作者的提词板】也能够得到全部的真相……

但是既然有现成的“证词”,为什么不采纳呢?

可夏吾真的翻开这文件夹的时候,又忍不住在想,作者一定是快要完结了,赶着用这种办法填坑……或者用这种办法确保“所有坑都填了”?

他首先从最前面开始看起。

于是,夏吾就理解了赫胥黎租住的房子为什么会被炸了。

想来就是那些斗魔去检查赫胥黎的房子,然后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巧合,聚变炉就失控了。

这里是夏吾最搞不懂的地方。“主角属性”这个魔法明明是不存在的。他夏吾之所以有主角属性,不是因为什么魔法,而是因为他真的是主角,那个恶魔模仿了这种“穿越者”的伪人格根本就没有意义。

但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巧合之下,那个恶魔就灰飞烟灭了。

于是这个城市里唯一有可能泄露的夏吾身份资料,就这么没了。

奥伦米拉之后又花了一点时间,来确认“夏吾”这个人。

而约鲁巴众神和斗魔们,则在不知道这一点的前提下展开了行动。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搞笑剧情吧?

再然后,就是“神话重现”的那一连串事件。

那个事件给钱光华小小的开了个挂,又让鸟和奥巴塔拉产生了微妙了联系,最后居然还救了赫胥黎一命。

如果没这件事的话,赫胥黎可能就已经被奥绍熙一枪崩了。

毕竟瞎眼的赫胥黎未必能够抵挡狩猎之神权能加护的子弹。

再然后,那只鸡或许是因为冥冥中的联系,或许是因为别的原因【所谓“共时性现象”】,飞向城市。

中途,它散发出的强光扭转了赫胥黎影子的方向,助他击退了恶魔。

然后,撞进一个水果摊里。

结合后文“菲”家里的香蕉来看,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摊子正好是菲给宠物购买“当地食物”的地方。

半夜,那只猴子——奥巴塔拉,就顺着味道来到这个水果摊。与鸡相遇。

猴子身上的创造神身形,被进一步的固化。

“啧啧,破案了。”夏吾把文件夹随手往旁边一甩:“果然我就是天生的侦探,证据一定会汇聚到我的手中。”

之后,夏吾思考了一下,然后操控风,卷起文件夹,放回自己手里。

再然后,就只有执行体86372514的下落。

夏吾撇撇嘴:“搞什么啊……那个机械妖僧居然已经死了?”

亏他还以为那个机械妖僧是个什么危险人物,正潜伏在暗中准备干一番大事咧!原来真的只是个打酱油的?

再然后……

说实话夏吾真的不是很想一次性看完,因为……怎么说呢……

一个毫无未知的未来,实在是太过无趣了。

但是,接下来,夏吾就瞪大了眼睛。

他看到了不可思议的内容。

“在夏吾第一次看到这一段文字的大概半小时前,准确的说,是他念出这一段文字的半小时前……”

夏吾忍不住抱怨:“还能这样搞的?”

说这话的时候,夏吾忍不住看了奥伦米拉一眼。

或许正是因为有这段文字,所以奥伦米拉才会有恃无恐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在当时的奥伦米拉看来,“夏吾看见文本”或许就说明,自己和夏吾的关系……也许没那么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