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踏天龙皇

第一章 龙帝重生

  • 作者:狂砍九条街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18-09-11
  • 字数:2,206

何为神明?

九天之上,弹指遮天,摘星揽月的仙人。

而此时,在枫叶城古家的祭祖大典上,有一凡俗少年不敬天地,见神不拜。

少年名为古踏天,约莫十五六岁,脸庞清秀,身材挺秀高颀,白衣黑发随风飘扬,飘逸出尘,仿佛天人一般。

在少年的周遭,数百个白衣劲装的古家弟子跪在蒲团之上,俯首贴地,虔诚之极,与之傲然身姿,形成了鲜明对比。

“古踏天,你为何见神不跪?难道你还真的以为,自己还是一年前那个古家的天之骄子?”

一个跪在蒲团上,面色阴冷的青年冷声质问。

他叫古罗宇,乃古家大房的嫡子。

“诸天万道崩灭……本帝竟然重生了?”

古踏天眼神中的迷离涣散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深邃。

“古踏天说什么?他方才好像自称本帝?天呐……我们大夏疆国的国主也不能自称为‘帝’吧?果然是疯了。”

“哎,一年前,古踏天被誉为我们枫叶城第一天才,可惜因意图玷污霓裳郡主清白,被废了一身修为,如今沦落到浑浑噩噩,说话语无伦次,当真是可怜呀!”

数百个古家的弟子窃窃私语,绝大多数幸灾乐祸,少数人眼里都是同情。

“什么诸天万道崩灭?果然是病的不清。”

古罗宇眼里露出了一丝恶毒,道:“爹,古踏天占着自己的父亲是古家族长,目无尊上,亵渎神明,是不是应该命下人将他拿下,摁在地上给神明磕头谢罪?”

“都愣着做什么?还不按照罗宇的意思将这个亵渎神明的罪人拿下!”

大殿之上,穿着祭祀服的古泉眉宇一沉,高声厉喝道。

踏踏踏!

立马有几个维持秩序的古家侍卫大步而来,将古踏天围困在中央。

“这些蝼蚁承受不起吾一拜!”

扫视着祭祖殿内两侧陈列着十几尊神龛,古踏天的双眼仿若日月星辰,蕴含着一种说不明道不清的无上奥义。

他想起来了!

他乃踏天龙帝,是屹立在九天之上,俯瞰亿万生灵,号令宇内群雄的至尊。

一万年前征战古仙域的时候,如大殿之上,这些所谓的神灵,也不知道斩杀了多少。

对着剑下亡魂下跪,岂不是对自身的亵渎?

“古踏天说什么?他,他竟然狂言神明都是蝼蚁?承受不起他的跪拜,这……”

“嘿,难道这小子以为自己名字里带着‘踏天’两个字,真的就以为自己凌驾苍天之上,不敬神,不畏仙?”

仿佛见到了江河的水在倒着流,在场数百个小辈震惊的目瞪口呆。

“混账,给老夫将他摁在地上,老夫倒是要瞧瞧,这神明如何承受不住他五体投地的大礼。”

古泉面色更加阴沉。

“古泉,既然你铁了心要让吾下跪,那一切的后果必须你自己承担,你可接受?”

古踏天声音霸气凌然,自有一股强大的气势。

朝阳万缕金光投射在他的身上,犹如神祇临尘,透着不容亵渎的威严。

“装腔作势的孽障,哪怕真的跪得祭祖大殿天崩地裂,老夫全权负责。”

古泉怒极反笑:“反之,若确定你在装神弄鬼,延误祭祖大典,那一切后果也是你自己承担。”

他是古家大房的当家,熬了那么多年,第一次代表家族主持祭祖。

这是何等荣耀的事?

如今有个小辈肆意破坏祭祖,这口恶气如何能忍?

以陈罗宇为首的数百个弟子看着古踏天,犹如打量一只不自天高地后的小丑。

在他们看来,古踏天在玩火自焚,结局会非常凄惨。

“天元历一百八十万年,苍穹现一天窟,天火降世,人间化作焦土,吾大道初成,入葬天魔渊取一神石,只手补天,耗时八百八十年,免人间浩劫,此乃造化之功,区区享受凡俗香火的蝼蚁,岂能受吾一拜?”

其声如龙,又隐有钟动鼎鸣之意,震荡苍穹。

轰隆隆!

随着古踏天膝盖微微下沉,整个大殿剧烈的震动起来。

殿内,那一尊尊金漆镀身,威严不凡的神龛表层立马浮现出一条条碎裂的痕迹……

“这、这怎么回事?难道地龙翻身了?”

“不可能呀,我们枫叶城,建城已有数千年,历史记载中,根本没有出现了这等事迹呀。”

地面剧烈的震动,使得那些跪在地面的弟子如蚂蚁似得仓惶奔逃。

潜意识里,他们绝对不会相信,一个弱冠少年就如此逆天的能力。

可为何这地动山摇来的如此凑巧,正好发生在古踏天亵渎神明厥词之后呢?

“天元历一百八十二万年,东海之滨有妖龙作乱,祸害苍生,水淹九大神国,尸骸如山,饿殍遍野,吾一指灭杀恶龙,拯救亿万苍生于水火之中,此乃救世之德……”

声音荡荡然若云起太虚,风生广辽。

古踏天的膝盖再次一沉。

轰隆隆!

整个祭祖大殿剧烈的动荡起来,诸多神龛中,三分之一已经碎裂垮塌下来。

“别,别跪了!”

古泉语吓得无伦次。

此时的他根本无法理解眼前诡异的一幕,但却很清楚,若祭祖大殿崩塌,神龛碎裂,这件事会闹的很大,达到无法收拾的地步。

“天元历一百八十五万年,妖、魔,邪、魅、冥……等异端种族作乱,企图颠覆人间,俗称黑暗动乱。”

古踏天置若罔闻,继续道:“吾手持斩天神剑,屹立九天之上,一剑一人,震慑四大上古禁区,神威照天元,禁区内诸多上古大恐怖不敢出世,庇佑人族免受毁灭之厄……区区几尊蝼蚁,何德何能,能承受本帝一跪?”

“轰隆隆!”

在古踏天的膝盖离地面只有几厘米的时候,大殿内十几尊神龛顷刻间炸裂成虚无。

一之间!

碎石漫天飞溅,滚滚的尘埃如末日风暴似得席卷了整个大殿,迫使所有人视线迷迷蒙蒙,呛咳不停。

良久!

滚滚沙尘才沉淀消退,随着视线恢复清晰,那些劫后余生的弟子抬眼看去,哪怕心里做好的准备,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只见整个祭祖大殿的墙壁布满了一条条巴掌大小的裂痕,摇摇欲坠。

支撑大殿,几人合抱的石柱有半数垮塌碎裂,化作断壁残垣,殿梁断成两截,无数瓦片砸落,叠成了几人高,一片狼藉。

隐约可以听到,这些断壁残垣的缝隙底部,时不时传达出一道道虚弱的呻吟和求救声。

“罗宇,你怎么了?你可千万别吓爹呀!”

一道惨然的尖叫声响起。

只见古泉半跪在地上,死死的抱着浑身是血,一动不动,也不知道生死的古罗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