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异界大陆 > 地府代理人

第一章,无常重生

  • 作者:笔下通幽
  • 类别:异界大陆
  • 更新时间:2018-11-28
  • 字数:2,186

天禁大陆,大周国边境,怀安城。

城外山坡上,一个少年躺在杂草堆里,仔细看去,少年鼻青脸肿,衣服上沾满了血迹和泥土,明显是被人拳打脚踢致死。

下一刻,早已死去的青年忽然微微坐了起来,张嘴呼出一口清浊气,许久之后才自嘲一般都开口道,“想不到我竟然重生在这异界。”

谢必安,民间称其为白无常,地府数万年来最为杰出的鬼差。

因为前世看不惯诸天剑仙为了一件先天灵宝而将一座凡城屠尽,一气之下索了三百万剑仙的命。

三百万剑仙命陨,天界千年再无新神就位,阎罗王虽惜才,但如此大错也无法包庇,只能将谢必安打入轮回好好反省。

可没想到阴差阳错之间,他竟然重生在了这异界,出现在这少年的体内。

巧的是,这少年也叫谢必安,是不远处怀安城谢家旁支的一个少爷,只可惜先天气海封闭,废人一个,父母又因为一场意外死于非命。

无法修行的他被所有人视为家族的累赘,下到家奴上到家主都看他不顺眼,若不是他父母生前对家族有功,恐怕早就被逐出家门上街乞讨去了。

无依无靠的谢必安只能在家族里干着最低等的活,可没想到如此低调依旧大祸临头。

谢家大长老家的儿子,喝酒喝得一时兴起竟然连同怀安城那些纨绔少爷们羞辱起谢必安来,逼他趴在地上学狗叫,遭到反抗后竟然对其拳打脚踢,一不小心错手将其打死。

或许即便是他死了,也没有人会发现,毕竟对于家族来说,他是个可有可无的人。

看了一眼自己那一身被血染红的衣裳,谢必安露出一丝邪魅的微笑,“既然占用了你的肉身,那你的债我理应为你讨回。”

说完之后,他又苦笑了起来,“这幅肉身,也太弱了。”

“气海封闭,还真是个大问题啊。”重生之后的谢必安依旧还留有一丝前世的魂力,稍作镇定之后,开始检查自己新的身体。

肉身的残破程度让他不断皱眉,这要是摆在其他人身上恐怕早就凉透了,亏得谢必安那一缕微弱的魂力支撑着他没有倒下去。

“恩!这是……”下一刻谢必安微微一愣,有些惊喜的开口道,“这是投胎前孟丫头送我的项链!”

在他眉心魂海之中,一枚项链缓缓悬浮在那。

这条项链乍一看好似由木材雕刻而成,掏空的中心镶嵌着一枚质地一般的白玉石。

白玉石上散发着淡淡的灵气,一点一点慢慢的修复着他的肉身。

“我就知道那孟丫头一出手,就绝对是好东西,这项链绝对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谢必安这么说着,随后又苦笑道,“可仅凭这项链来修复,得等到猴年马月去。”

这么想着,谢必安好似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转身向着怀安城的方向走去。

他并没有选择回去谢家,而是来到了一条幽暗的小巷里。

四周无人,才抬头吹了吹口哨,哨声在夜色里悠扬传远。

小巷边上就是怀安城出了名的风月之地,青楼“百媚生”,有一个人经常出没此地,而且对于他来说还算是信得过的。

不多时,一道人影从围墙内翻了出来,见到谢必安这一身是血的样子,顿时一愣,“逼崽子你这是咋了。”

来人年纪不大,十七八岁的样子,手里还提着壶酒,任谁也看不出来有半点徐家大少爷的样子。

“徐疯子,别废话,找个地方给我疗伤。”

徐疯子名叫徐灿,乃是怀安城三大巨头之一徐家的大少爷,与谢必安一样父母双亡,只不过他的父母是死在自己家族人手里的。

所以他极度仇恨徐家,把妓院当家住,他的爷爷,徐家家主徐天,看中他的绝世天赋也没有责罚他什么。

几年前,身世相同的两人一见如故,加上苏家的那小子,三人拜把子称兄道弟,所以谢必安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此人。

徐灿似乎愣了愣,在他的印象里,谢必安那小子可不敢这么叫他。

可如今情况紧急,也没有多想,转身开口道,“跟我来。”

不久之后,谢必安看着挂有“天字一号”招牌,装潢带着暧昧气息的房间,“你就给我找这个地方?”

“这有什么不好的,待会儿我还可以找俩姑娘给你按摩按摩,我告诉你,这姑娘的手法,啧啧啧,没话说,保证你什么伤都好了。”徐灿那一副享受的表情诉说着。

谢必安一阵无奈,“别让人来打扰我就行,这房间我要用三天。”

“对了,是谁把你伤成这样?我找他去!”

谢必安摇了摇头,“这事儿我想自己来处理。”

徐灿没待多久就离开了,谢必安端坐于床榻之上,开始冥想。

身为无常,他所接触过的修行心法不计其数,可当时拥有神格的鬼神又怎么会去修炼这些,没想到今日却派上了用场。

若想修行,必定先要开拓气海,再修复自身的伤势方能有成。

仔细检查了一番自己的身体之后,谢必安发现体内的淤伤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

经脉寸裂,气海毫无波动,血肉无力,甚至还有几根骨头发生了骨裂。

可以看出谢必安之前在谢家遭受了什么样的待遇。

眉心魂海之中,那枚项链依旧缓缓悬浮,散发着灵气。

谢必安的魂力无法侵入其中,尝试多次只好作罢,不去管它,现在最重要的是先开拓气海才行。

无常与世俗修行者不同,不仅仅只依靠灵气提升境界,天为清,地为浊,浊便是万物可纳,怨气、煞气、尸气、阴气,这些都能为他所用。

一段段文字从谢必安脑海中浮现而出,这是地府心法“九幽御魂妙抄”,修至大成,即便是小小一介鬼差,也能与大罗金仙匹敌。

随着冥想开始,周遭灵气顺着谢必安的呼吸进入体内,一个大周天之后开始逐渐修复起那些受损的血肉经络。

三日之后,谢必安一身隐疾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他也没有丝毫拖泥带水,调动着灵气向着封闭的丹田猛冲而去,想要强行开拓气海。

可当灵气进入气海的那一瞬间,一股浑厚的力量呼啸而出,顿时将他的灵气全部击溃。

“这是!”谢必安眉头一皱,脸色渐渐阴沉下来,“没想到还是个封印,下手够毒的。”

这个时候,忽然一道琴音自门外传来,轻盈悠长,谢必安微微一愣,在这风月之地,很少有如此出尘的琴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