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抗战烽火 > 津门青龙

第三百零七章 码头激战

  • 作者:红桥老六
  • 类别:抗战烽火
  • 更新时间:9天前
  • 字数:2,511

“不好啦!”那个传信的小弟踉跄着跑进袁武达的办公室,紧张的嘴都不利索了:“李……李天翔……冲进来啦!他手底下有个抱着大机关枪的,那玩意儿太厉害了,一突突就一大片,跟串‘糖墩’似的,那子弹一下能打透俩人!”

袁武达也慌了神,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回头看向麻将桌旁的茂川秀夫。

茂川秀夫淡定的冷笑道:“你们连机关枪都没见过?看给你们吓得!”

“太君,要不让楼上那位太君下来?”

“急什么,让你手下那帮废物先顶着,等李天翔他们上了二楼,我的人自然会出手!”

说着,茂川秀夫转头看了看金碧辉,微微摇了摇头,嘟囔道:“就这么点能耐……”

金碧辉面子上也显然有些挂不住了,呵斥袁武达道:“让你手下的人给我拦住李天翔,如果他活着上了二楼,你以后别想从大日本帝国拿到一分钱的好处!”

袁武达见金主发了怒,急忙点头哈腰的应承道:“是是是,保证完成任务!”

袁武达说完便拉开自己办公桌的抽屉,从抽屉里取出一把手枪,朝手下人喝道:“走!我亲自下楼盯着,谁敢不卖力,我一枪毙了他!”

传信的小弟知道老大面子上挂不住了,不然惹他,连忙跑了出去,袁武达随后跟着一起下了楼。

刚下到一半,楼底下机关枪的声音便越来越清晰,十来个打手惊慌失措的跑上二楼,袁武达抬起手枪照着楼梯放了一枪震住这伙人,然后用枪口指着大手们大喝道:“都给我下去!顶住!杀了李天翔我奖励一万块!李天翔上了二楼,你们都得死!我一个不留!”

众人一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上还是该下,袁武达又朝房顶开了一枪,再次大喝道:“快走!下楼!接着给我打!”

“走!”一个带头的小弟咬了咬牙,转身冲了下去,其余人也跟着一起返回头朝楼下跑去。

此时一楼已经堆积了三十余具尸体,这次李天翔可不是办案抓人,来这就一个目的,报仇雪恨!无论是什么人阻挡他报仇都得死!

童人骏的机关枪横扫一梭子之后,李天翔和张东一前一后对着袁武达的一众手下开枪射击,给童人骏换弹夹的时间,弹夹换好以后,童人骏再打,李天翔和张东换弹药。

袁武达的手下不是人人都有枪,再加上这伙人都是乌合之众,没人真心愿意给袁武达卖命,大家都是为了钱和官衔才接受袁武达的招安,如今面对劲敌,傻子才真去玩命呢!

李天翔三人便打便朝楼梯方向前进,将大门位置让出来,放他们逃走,大门露出来,果然有不少人趁机逃跑。

袁武达在大和码头埋伏了三百多人,其中有一百人都在楼里,其余两百人则藏在码头各处,原本打算在李天翔进入码头的时候在码头这个开阔地解决他。可没想到李天翔直接把车开到了楼门口,而且话不投机直接开打,这让袁武达安排在门口的两百伏兵彻底失去作用。

袁武达从二楼下来督战,李天翔也朝着二楼打,隔着李天翔他们三个人,袁武达根本拦不住李天翔背后那些往外面飞奔的手下,只能跺着脚干着急。

这时候楼外也传来了枪声,时间不大,院子里停了一辆加了装甲和一挺机枪的卡车,这是一辆老式武装汽车,还是一战时期的德国货,二十九军撤退之后,这辆车是留在保安团的甩货,李天翔让熟悉装甲车辆的桑吉尔夫看了看,桑吉尔夫表示这车还能用,被炸弹炸坏了侧翼的装甲,修理好了撑撑门面绝对没问题。

李天翔见桑吉尔夫有这个能耐,干脆就把车交给桑吉尔夫,让他去修理改造,能用之后就交给张东的新保安团冲个门面。

今天李天翔要和袁武达正面开战,桑吉尔夫除了把自己的兄弟带上,也把这辆刚修好的武装汽车也开了出来,除了能拉人之外,这车比警察局的巡逻车多了一门7毫米机关炮,这玩意儿对上坦克、装甲车什么的基本没什么用处,但是打人绝对比花机关枪威力还大的多!

汽车冲入码头之后,炮台上的机枪手和弹药手立即开火,整个码头上凡是拿着武器的人,无论是日本兵还是打手,他们是一个不留!

机关炮喷吐着火龙,其余几个白俄兵在桑吉尔夫的带领下跳下汽车,桑吉尔夫不愧是个久经沙场的老兵,一看李天翔的汽车停在门口,又见许多人从里面往外跑,就知道李天翔一定是在里面和对方交火。

“跟我进楼!”桑吉尔夫把手一招,带着手下人往里就冲。

二楼上,一个四十来岁留着络腮胡子的中年男子正抱着枪看着外面的景象,在他的身边,一个举着望远镜的年轻人赞道:“这两个大个子是俄国兵吧?真凶啊,杀这么多人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还能笑出来,好像很享受的样子,简直是战争机器。”

络腮胡子的中年人淡淡的说道:“如果你在战场上待上几年,你可能比他们还疯狂。支那人管我们叫日本鬼子,就因为我们皇军的勇士杀人不眨眼!下面的俄国兵也一样,对于他们来说,活着已经没有意义,他们只能继续战斗,用杀人或者喝酒来麻痹自己。”

“可老师你就不像是中国人说的鬼子,弟子认为您是个很儒雅的人。”

“呵呵!”中年人冷笑了一声,突然举起手里的枪,枪管上的瞄准镜他连看都没看,直接用枪口对准了武装汽车上的机枪手达萨耶夫扣下了扳机。

血浆飞溅,达萨耶夫的头颅瞬间被子弹贯穿,上一秒还在狂笑着扣动扳机的他,此刻便直挺挺的倒在地上,脸上仍然带着笑容,只是笑容里还掺杂着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

弹药手古瑟夫也是个经验十足的高手,一看达萨耶夫脑袋上的伤口和子弹从后脑射出的位置,马上明白这个老朋友被藏身在二楼的狙击手击毙。

古瑟夫赶紧接替达萨耶夫站在机枪手的位置,并将机关炮对准了二楼横扫。

二楼那个络腮胡子开完枪立即将身边那个年轻人扑倒在地,前后不超过三秒钟,他们两个刚才所在的位置便已经弹痕密布,连窗户框都被打断,从二楼掉了下去。

“哇,这火力好猛啊!”年轻人惊讶道。

中年人摸了摸手边的全新装备——九七式狙击步枪,赞叹道:“到底是新武器,九七式的手感不错,刚才那个白俄兵也算是个人物,用他来祭枪也算合适了。”

“老师的枪法好准备啊,没用瞄准镜都能正中眉心!”

“记住,狙击手每次出手都只有一颗子弹的机会,如果杀不死对方,那将是灭顶之灾,所以眉心是最好的选择。”

房门被人推开,一个日本浪人打扮的三旬男子走了进来,看到窗户附近密集的子弹,不由自主的又往后退了两步,确认没有危险之后,才站在门口报告道:“伊贺先生,袁武达的部下已被击溃,只有袁武达和十几个残部逃上楼了。”

“哦?”这个叫伊贺的中年男子趴在地上抬起头,朝门口的人吩咐道:“叫所有人准备战斗。”

说完一个就地十八滚翻到门口站起身来,朝那个年轻人道:“川上,跟我这样过来,留神子弹,咱们要去会会这个对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