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抗战烽火 > 津门青龙

第三百六十五章 九龙夺珠

  • 作者:红桥老六
  • 类别:抗战烽火
  • 更新时间:2020-01-24
  • 字数:6,592

陈功书得知巴志兴被击毙的时候,心里异常紧张,这次又是日本人出手!看起来坂木、武田和一条这三个人当中必然有一个就是第三国际潜伏在日军里的人!为了保护这批国宝,八路已经不得不动用这张最后的王牌了!

如果真的有一个日军高层内应,自己是不是没有胜算了……

转眼天又亮了,7日清晨,还在勉强维持营业的几家报馆几乎同时发布号外消息,经过美方证实,昨天日本方面宣布的“陨石坠落”实际为美军向日本投放的名为原子弹的“超级炸弹”。

这枚超级炸弹仅爆炸瞬间便让日本的六万平民失去了生命,十余万人不同程度的重伤,轻伤者不计其数,甚至美方还宣称,被轰炸过的地方周围百公里内的所有生物都会受到辐射。

美方在今早敦促日本抓紧时间投降,否则还会有第二颗原子弹在日本爆炸!

陈功书看到这条新闻的时候心情很复杂,如果现在战争结束了该多好,这样他就能名正言顺的进入育杰中学抓人了,真希望李天翔今天继续躲在育杰中学别出来,也希望今天日本能正式宣布投降!

然而事与愿违,日本人并没宣布投降,李天翔却再次出发了,这次从学校里出来的是他的汽车,而开车的人正是他自己,坐在车上的人是他的妻子张丽华和女儿小玉,只有他们三个人!

姜行生和古烈同时向陈功书请示,下一步该怎么做。

陈功书思索片刻,对留在指挥所的候老青下令,让他把所有巴志兴的手下全都散出去盯梢,看李天翔究竟要去什么地方,然后向他汇报!

半个小时之后,李天翔的下落被查明了,他去了太古码头!

“太古码头一定有古怪!”陈功书分析道:“毕生威名下的码头也不止有太古一个,李天翔为什么两次都选择了这里?难道他事先把东西藏在了太古码头?”

陈瀛洲琢磨半晌,点头道:“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他故意大张旗鼓的从野琦家离开,去了育杰中学,说不定育杰中学就是幌子,东西藏在太古码头,昨天他安排的试探车引出了巴志兴,所以他才没能离开。今天他用自己做诱饵,其目的是让我们纠结,东西是在他的手里还是育杰中学!”

“你也认为东西在太古码头?”

“极有可能!否则他不会以自己的老婆孩子冒险,如果东西在学校,他是幌子的话,以他的性格,他不会带上自己的妻女一起走!”

“宁可错杀,不能放过!”陈功书咬牙道:“通知你在北面的所有伏兵都撤回来!强攻育杰中学!”

“强攻?”陈瀛洲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您是要在大白天的去进攻一所学校?”

“没错!”

“这样做咱们不好跟上面交代啊!”

“怕什么!你难道忘了,高野还在咱们手上,野琦也已经死了,到时候这事我们完全可以推到野琦身上!日本人已经快要不行了,我们现在说什么都是对的,等到日本投降的时候,谁还回去管野琦是哪天死的?事情全都是他干的,没有人能知道真相!”

“可是……”

“照我的话去做!”陈功书不容置疑的命令道。

陈瀛洲无奈,只得照做。他离开指挥室之后,陈功书又对侯老青下令道:“把你的所有人都叫去太古码头,这次我要连人带船一起带走!”

侯老青嘿嘿一笑:“我明白了,陈站长是打算抢了李天翔的船,带着他的东西,坐他的船走?”

“就算武田毅掌控整个华北也无济于事!日本海军早就伤亡殆尽,津沽旅团那两艘炮艇还要守卫北塘,绝不会因为抓我而离港太远,只要我绕过他们,就能顺利躲过日军!”

侯老青拱手道:“陈站长果然机智,小的佩服!”

“少说这些奉承话,我马上就要去码头,你必须让所有人到位,无论如何也要杀了李天翔,抢了他的东西!”

说罢,陈功书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检查了一遍自己的配枪,然后出门带着几个军统的杀手,开车直奔太古码头,侯老青则吩咐自己的手下人快速往太古码头集结!

陈功书的汽车开得飞快,路边本就不多的行人吓得也都躲了起来,道路畅通无阻,不到半个小时,他就赶到了太古码头。

在码头门口,侯老青已经集结了几十个距离太古码头比较近的手下,还有百十号人正在逐渐往这里赶来。

陈功书径直开车闯入太古码头,码头上仅有几艘商船停泊,其中有一艘快艇正停靠在码头的登船处,登船处的旁边站着几个正在聊天的人。

李天翔一家三口都在,毕生威和阳晴也在,另外还有两个陈功书认识,却不该属于这里的人,上海滩十三太保中的学生关伟和浪子叶不凡!

看到陈功书,李天翔示意妻女躲在旁边,阳晴则掏出手枪握在手里,横身挡在张丽华和小玉的面前,叶不凡跟关伟两人跟着李天翔一起走了过来,三人在距离陈功书十余米处站好。

“陈站长,一别多年,想不到再次见面就是最后一面了。”

陈功书哼了一声:“想跑?”

“不是跑,是想出去看看,去香港拜望一下沈刚夫沈先生。”

“原来你要把东西带去香港!”

“东西?你说的是野琦藏着的那些文物?对不起,你猜错了,那些东西早就已经不在我这了,现在应该已经到了蓟县的八路军根据地,这件事已经与我无关了。”

“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爱信不信,反正船就是这么一条小船,人就是我们一家三口,叶兄和这位小关是给我们开船引路的,沈先生不想和日本人过话,所以把大船停到了公海,我就是想等你来,跟你道个别,然后我就要走了。”

陈功书看看远处的小船,再看看周围的环境,确实不像是运国宝的样子……

“还不信?”李天翔见陈功书左顾右盼,便嘲笑道:“你知道八路军是怎么和日本人打仗吗?他们有个说法叫依靠群众,这次我也是依靠了群众的力量才把东西运走的。”

陈功书疑惑的看着李天翔,等着他的下文,李天翔接着说道:“我从一开始接手金编钟等国宝,我就一直再考虑如何把东西转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可惜东西都是大件,不放便出入,所以我开了一家杂货店,不仅卖,还管送!”

“你早就把金编钟运走了?”

“并没有,我只是试试这个法子灵不灵,我知道我往根据地运走的东西,日本人肯定会重点关注,所以我并没有把那些国宝运去根据地,而是一点点的运到了和三爷的花子营!”

“花子营……”

“那地方是三不管的地界,日本人也不愿意跟叫花子打交道,根本没人会想到,和三爷在那有一个极大的博物馆,同时也是一个造假工厂!”

“这次的东西也是和民三运走的?”

“你只关注了我去育杰中学,和民三回了花子营,却从来没有注意到,每天花子营都会有新的死人被送去掩骨会埋葬。而这些尸体其实都是假的,那些国宝就在这几天里被分批从花子营转移到了掩骨会。你根本没想到掩骨会才是真正的藏宝地点,所以你的人从一开始就完全不知道我们的动向,我向李汉源提供的也是假情报,他信了,你也信了,所以你们都上当了,真正的国宝这几天早就分批被运往根据地了。”

“这不可能!”陈功书疯狂的怒吼着:“都给我杀!统统杀了他们!”

李天翔朝关伟说道:“照顾我的老婆孩子先走!”

关伟回身直奔登船口,朝张丽华、小玉等人招呼道:“你们跟我上船走,这里交给他们,没问题!”

张丽华还想留下来,却被阳晴一把拉住:“李太太,跟我走,你留在这只能给李少爷添麻烦!”

说完一手拉着小玉,一手拉着张丽华,飞快的跑到船上,毕生威朝她摆手道;“快走!等这里安定了,我就过去找你!”

阳晴重重的点点头,跟关伟一起开船走了。

陈功书见船只远去,气的咬牙切齿,伸手掏枪准备打死李天翔,可他的手刚摸到枪,突然身子一震,直挺挺的向后倒了下去,眉心处多了一个弹孔,对面的李天翔正双手举枪,枪口还在冒着一丝硝烟。

从码头的两侧跑出来两个人,每人都是一对双枪,左边的白朗宁手中握着一对柯尔特1911式,右边的左轮手里拿着的是一支花机关枪,这次他没有选择自己最爱的转轮手枪,而是从白俄兵手里借来一支花机关枪,这玩意儿在敌人众多的时候,比左轮手枪可管用多了。

侯老青的手下大多时候拿着斧子、砍刀,面对火器,这些人根本无力还击,尤其是陈功书死后,大部分人干脆放下武器,这当中也包括侯老青本人……

十几分钟之后,宪兵队的人赶到,宪兵队长一条诚辉和武田毅一起出现在这里,但没有坂木少将的身影。

一条诚辉看着跪了一大片的俘虏,和对面几个持枪的人,不禁笑道:“李桑,几年没见你出手,还是这么厉害,几个人就俘虏了这么多对手?”

“没办法,这就是实力的体现!送你个礼物吧!”李天翔指着陈功书说道:“这小子就是军统津沽站的站长陈功书,你带走向上级请功吧,我也要走了!”

“等等!”一条诚辉拦住李天翔问道:“野琦的那些东西在哪?”

“在蓟县,八路军的根据地里,想要就去拿吧!”

“真的?”

“真的,而且就从你们眼皮子地下运走的,如果你不信,我也没办法,反正东西真的运走了!”

一条诚辉真的很好奇他是如何运走这么多国宝的:“既然东西已经带走,没凭没据,我也不能抓你,你就不能给我讲讲到底是怎么回事行吗?就算是朋友问你一个问题,你知道,过不了多久,我可能就要离开中国了,难道你忍心看我带着遗憾走吗?”

“其实是在你们抓巴志兴的时候,东西就已经运走了。”

“那天?”

“没错!”

李天翔给一条诚辉以及同样被蒙在鼓里的毕生威讲述了当天的故事,之前他跟陈功书说的基本都是真实情况,但他隐瞒了一件事,那就是姜行生的态度!

那些国宝是从水路运走的,所以陈瀛洲的手下并没有在中途截获这批国宝,这是海棠定下的最后一计,利用毕生威和巴志兴的争斗来吸引日本人的主意,然后趁机从姜行生的码头把东西运走,负责运送货物的人是白晓倩以及没有和李天翔一起去育杰中学的巴洛克。

此时两人早已带着国宝通过蓟运河来到了根据地,成了鲍真司令的座上宾。

一条诚辉叹服道:“这些年来,我们和八路多次较量,每次都不能占据上风,一方面是有用兵如神的鲍真,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有算无遗策的海棠,这两个人我真想见见!”

李天翔笑道:“鲍真你可以见到,现在去根据地投降,你就可以见到他了。至于海棠,你很早之前就已经见过,她就是和民三的义女和小蓉!”

“竟然是那个小姑娘?”

“她的化妆术很高明,现在已经三十多岁了。”

“看起来一直没有除掉花子营真的是个错误!”

“来不及了,现在海棠已经保护那批国宝去了根据地,她估计战争应该快要结束了,她需要回根据地部署将来的工作,你们以后不用再打交道了。”

一条诚辉摇头道:“我看未必!”

“为什么?”

“或许将来你会知道的!”

“难道你真的想投降?”

一条诚辉笑了笑:“谁知道呢,反正现在我还是宪兵队的队长,而你应该马上离开,否则我会抓你!”

“育杰中学那边怎么样了?”李天翔见日军这边坂木没在,军统的陈瀛洲也没在,估计到育杰中学八成会出事,便问一条和武田两人:“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和上次一样,又有一伙暴徒打算硬闯学校,但与上次不同的是,又另外一批人在校外就和他们产生了激战,坂木现在正带人过去处理。”

李天翔对叶不凡道:“你们等船来了一起走吧,我要去一趟育杰中学!”

武田毅道:“你不能去!坂木现在已经杀红了眼,只有我才能制止他滥杀平民为原子弹的死难者报仇,你去了只能把自己搭进去。”

“可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朋友出事却不去管!”

“不行,你不能去!你要相信我!我虽然是日本人!”

一条诚辉也在旁劝道:“武田将军是个值得信赖的人,李桑,请你相信他!”

这时候关伟开着船返回码头,叶不凡拉着李天翔说道:“快走吧,嫂子还在等你,育杰中学还有周校长、和三爷两位坐镇,肯定没事的!”

李天翔终于在众人的劝说下登上了小船,关伟正要开船,李天翔却开口道:“我不去香港,我想去一趟蓟县的根据地,一会儿你拉我到杨柳青,我会找地方雇车过去,你让丽华和小玉先到香港等我吧,我有沈先生的地址,知道该去哪找他们。”

“好吧。”关伟和叶不凡没有违背他的意思,他们很清楚,李天翔不知道朋友的生死,肯定是不会走的,与其多费唇舌,不如随了他的心愿,反正也拗不过他。

快艇停在了杨柳青的一个小码头上,李天翔下了船,在岸边雇了一辆马车,赶奔蓟县的根据地。

根据地的一个小型招待所里,白晓倩正坐在房间里,透过玻璃窗看着外面的阳光,巴洛克则站在门口,身体笔直的像一根标枪。

“巴洛克,你说天翔哥哥是会去香港,还是来根据地呢?”白晓倩走到门口,跟巴洛克聊天。

巴洛克道:“去香港吧,那里更适合孩子居住,毕竟他的女儿只有十二岁。”

“可他说过会来的……”白晓倩颓丧的说道。

巴洛克突然露出了一个笑容:“他或许真的回来。”

“你笑了?”白晓倩盯着巴洛克的脸惊呼道:“你居然又笑了,你可是很少笑的!”

“因为我看到了一件很好笑的事。”

“什么……事!”白晓倩顺着巴洛克的眼神看去,李天翔竟赫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李天翔张开双臂对白晓倩说道:“我来了!”

次日,日方公布昨日骚乱的真相,华北方面军副总司令武田毅亲自参加发布会,声称近几日津沽市的混乱状况与军统组织有关,此事系军统人员发动的有组织暴动,目标为津沽市多为著名富商,企图劫夺财物。目前皇军已经成功击毙军统津沽站的站长陈功书及其手下党羽百余人,俘虏百余人。

但军统制造的针对城中几大富商的洗劫过程中,有三百多名无辜百姓遭到牵连,其中也包括日本籍商人野琦津成以及野琦商会的多名下属,另外有津沽市商界名流毕志斋、和民三、周允才等多人遇难,经过查明,津沽市脚行同业公会会长巴志兴系军统成员,并率众参与了整个洗劫过程,现已被击毙。

整个津沽市因为这次事件被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中,直至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笼罩着整个津沽市的阴霾才算彻底散去。

津沽市的老百姓们虽然欢天喜地,但李天翔却开心不起来,虽然有白晓倩美人相伴,但和民三和周允才都在保护育杰中学的战斗中牺牲了,这个打击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大了,当年曾有传言,九龙夺珠,九人存一,现在看来,除了自己逃命在外,津沽市真的只剩了一条青龙,那就是姜行生。

看起来这个卦象还是真的很准啊……

“还这么闷闷不乐的?”海棠从外面走进李天翔的房间,这里是鲍真司令特意为李天翔单独准备的房间,他护宝有功,现在是根据地有名的英雄人物,自然不能怠慢。

“三爷去世,你就不心疼吗?”

“谁说我死了?”和民三手里揉着两个铁球,从外面走了进来,在他身后是周允才!

“你们没死?”

“谁说他们死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和三爷跟周允才左右一闪,武田毅和一条诚辉从外面走了进来。

“你们……”

海棠对李天翔道:“现在日本已经投降了,我可以再次为你介绍一下他的身份了!”

“难道他就是你们的那个内线?”

“没错,武田毅将军的另一个身份是苏共情报机构上校军官!他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是第三国际的成员了,那时他在东北秘密加入第三国际,这些年来,他一直在为我方提供重要情报,可以说津沽市这十几年的安稳,最大的功臣便是武田将军!”

李天翔叹服道:“其实我早该猜到的….你不像日本人,却又很神秘,让我难以猜测你的身份,不得不说,你真是一个优秀的间谍。”

武田毅道:“说起来你确实应该感谢我,这些年来,我都不记得救了你多少次,这回还顺手救了你的朋友,又策反了一条,你至少要请我喝酒、听戏……一个月!”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但是,我又要感谢你,因为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的身份,一点点看着你成长,我很欣慰,这十几年来,如果没有你的存在,我不知道我还会不会顺利的完成自己的任务,活到战争结束,只可惜玉子……”

提起玉子,所有人都下意识的闭口不语。最先打破沉默的是海棠:“诸位,我有件事要向你们宣布,我已经向上级申请了船票,明天一早,义父、周校长、天翔哥和晓倩、巴洛克,你们几位坐船从蓟运河奔北塘,出海之后有大船接应你们去香港。”

“为什么要我们走?”

“因为这一次,我们的对手不再是敌国,而是自己人,各位应该都不想看到自己人打自己的一幕吧?”

李天翔道:“你为什么不走?和我们一起走怎么样?”

“不,我有我的信仰,我要为之战斗!”

四年后,已经在香港定居的李天翔坐在自己的太师椅上看着报纸,张丽华正在给孩子做饭,那是她的儿子,已经三岁了,李天翔给他取了一个名字叫李国。

白晓倩现在也住在李家,他和李天翔在九龙城结婚,因为那里还在实行着清朝的制度,男人是可以一妻多妾的……

现在白晓倩也怀着自己的孩子,孩子还没有出生,但预产期已经快到了。

“天翔哥,你天天看书看报的,有这个时间给孩子想个名字好不好!”

“好啊,无论男女,这孩子都叫李家!”

“李家?国……家?”

李天翔将手里的报纸递给白晓倩道:“我们快要回家了!”

报纸头版的标题是:津沽市解放,城防司令陈连胜被活捉!

二版则是一篇专访:警察局长李汉源宣布警察无休假,坚持维护城市秩序!

白晓倩只看了标题,便高兴的大呼万岁,而李天翔却被那篇专访里的一段话所感动,李汉源对记者说:“我不怕你们说我有奶便是娘,也不在乎你们夸我是护城英雄,因为我这么做是我的一位朋友教会我的,他在1937年的时候,做了跟我一样的决定,只不过我现在被称为‘护城英雄’,而他当时则被称为‘汉奸’!我现在可以深刻的体会到他当时的心情,虽然我们已经四年没见,但我依然当他是我的挚友!”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