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架空历史 > 问鼎

第三百二十一章 薪火传承

  • 作者:月关、天使奥斯卡
  • 类别:架空历史
  • 更新时间:12天前
  • 字数:2,653

云中城,试炼谷外。

几位残存的术宗长老围拢在公输臣身边,小声的嘀咕着:“公输长老,如今墨门人才凋零,二十四小队名存实亡。武者考核是不是应该适当放宽些规则?免得我们手中无人,没办法应付未来的对头。”

公输臣犹豫不决,抬头看向远方的炼狱谷内,阳光本就刺不透厚重的云层,已过申时,林间晦暗,仍然不见任何人的踪影。

一名长老摇头道:“时限将至,却一个突破试炼的人都没有。这也未免……”

“没关系的。”

公输臣循声望去,有一名青衣少女持伞行来,如诗如画,少女的笑容温柔,明媚,充满信心。不是杨千雪又是哪个?

公输臣问道:“千雪何以断定?”

杨千雪嫣然一笑:“我对墨门的传承有信心,对于这些预备武者的本领也信得过。再说我和他说好了,今日早些回家的。”

神奇的是,少女的一句玩笑话语,似乎真的一锤定音般让人群停止了骚动。咂摸出一些味道的长老,彼此交换着眼色,有的竟然偷笑出声。

不过,当少女杨千雪一眼扫过来,所有人全都正经的不能再正经。

公输臣同样会心一笑,双手交叉,颔首轻声道:“那就再等等吧。”

又过了半个时辰,一道温婉的夕阳光芒顽皮地照亮了面前的大地。

杨千雪微微一愣,旋即温柔轻笑,笑的灿烂。

炼狱谷口,有一名白衣少年,背负银弓,骑着一匹健壮战马,飞驰而来。

众长老瞬间来了精神。公输臣更是匆匆上前一步,与杨千雪并肩而立,看向远方。

在那白衣少年的身后,还有十几余年轻武者,浑身挂彩,样貌狼狈,却无不精神抖擞,眸子里透着坚毅而振奋的光彩。

然而,让这群年轻人心悦诚服的少年钜子,却是一脸歉意地勒马悬停,小心翼翼地走到了杨千雪的面前。高大的异种战马打了个响鼻,似乎在嘲讽新主人的没出息。

杨陌表情尴尬的挠了挠头:“姐,回来晚了。”

杨千雪轻柔一笑:“没事,饭菜还热着呢,回家吧。”

马上马下,持伞少女与负弓少年默契对视,被残阳轻柔笼罩。

当然,还有那些紧随杨陌身后的新一代预备武者们,尽管人人疲惫不堪,但看着杨陌与杨千雪,却是一脸囧态。毕竟墨门矩子多是老成持重之人,少年担任矩子本就是异数。何况之前在众人心中英明神武的矩子,转眼就成了女子面前的乖宝宝,也难怪众人心里诧异。

公输臣看着这些神采飞扬的少男少女,心中一阵暖意升腾。这就是云中城的未来,也是墨门的未来,只要有这些年轻人出现,墨门就不会消亡!

“天命无亲,兼爱世人!”

“我自愿加入墨门武者,遵守墨门戒律,保守墨门机密,履行武者职责。”

“我将不自私,不胆怯,不骄傲,不满足。”

“我发誓成为弱者的盾牌,强者的警钟,使天下非攻。”

“我将为墨门奉献自己的生命和荣耀,我将沉默而死,我将永远忠诚!”

一年前,杨陌还是他们中的一员,大声念诵着同样的誓言,一年之后,他目睹新一批武者的加入,更了解了了墨者誓言的分量,也拥有了足够的勇气,背负和践行这样的誓言。

他很庆幸养父对自己的栽培,让自己不至于成为一个懦夫,更没被困难所击倒。如今墨门处境艰难,若非有大勇气大毅力之人,又如何带领这些师弟师妹们前行?只不知道当初看着自己宣誓的父亲,祝天雷队长,他们那时是怎样的心情……

回往云中城的路上,众人才从杨陌口中,得知了此次武者试炼的凶险。这十几名试炼子弟,无不是自发向长老会请愿,希望能加入武者队伍,为云中城的重建出力,这才有了临时加上的这一轮武者试炼。

可是无定原一战后,云中城再战,二十四节气队几乎全军覆灭,此次试炼缺少有经验的武者,根本没有做好万全准备。尽管没有往年试炼中的武者干扰这一环,但试炼子弟也同样失去了武者们的保护。当真是要冒着生命危险闯过层层机关,最终抵达终点,可谓凶险至极。

公输臣听罢,看着杨陌的背影,不由暗自感叹。这名年轻少年参加武者试炼,仿佛尚在昨日,历历在目。短短功夫,年轻杨陌却已接过钜子之位,主持试炼,风云变化,实在令人唏嘘。

听闻试炼中的种种,杨千雪脸上的笑容反倒渐渐微妙起来,眯眼嗔怪道:“既然明知如此危险,为何你还要独自主持试炼?”

“城里重建不正缺人手嘛,程勇他们那么忙,总不能放着云中城不管。”杨陌尴尬的打了个哈哈,“再说,我这不是对炼狱谷还比较熟悉嘛……”

不等杨千雪回话,身后就传来爽朗笑声:“钜子大人经历过炼狱谷试炼,倒是真的熟悉的很。不过如此轻车熟路,看来当时没少吃苦头。”

杨陌头也不回,只顾笑骂道:“就你话多,难道是苦头还没吃够?”

杨千雪好奇的转过身,只见一男一女并驾齐驱,行在十几名试炼子弟的最前。少年脸上还挂着爽朗笑容,见杨千雪转过头,立刻作大难临头状,抱拳哀求道:“无心之言,还请钜子大人饶命。”

而少年身旁的少女则羞涩的多,小脸通红,不断用手肘捅着少年的侧腹,小声严厉道:“林薪!别总是没大没小的,你现在可是武者啦,要尊敬钜子……”

名叫林薪的少年打断了少女的说教:“我们这不还是预备武者吗?预备!怎么,你就这么着急啊?

意识到自己失言的少女一时间竟然不知怎么解释,只能红着脸捶打林薪的肩头。林薪也不躲闪,就仍由少女的拳头落在身上。

杨千雪眼前一亮,二人都是二八年华,风华正茂。最重要的是,二人之间那种似曾相识的暧昧情愫,迅速勾起了杨千雪的兴趣,或者说,引起了杨千雪的共鸣。

“林薪、余然。这次武者试炼,二人表现最为突出。”杨陌一本正经地向长老们介绍,转过头,却看到二人嬉戏打闹的模样,不由无奈笑道:“哎,二位可省省吧,在炼狱谷里就看着你们打情骂俏,就不腻歪吗?”

后面的队伍里传来不少会心笑声,整支队伍方才经历过严酷的试炼,转眼就已经生机勃勃。林薪和余然停下嬉闹,余然仍旧双颊绯红,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年轻的钜子,时不时羞涩地别开眼神,微妙地躲藏在林薪身后,使得本就身材娇小的她更加楚楚可怜。

至于不嫌事多的林薪,则是别有深意地看了看杨陌,再看了看杨千雪。

察觉出视线深意的杨陌脸色一黑,当即就去摸背后的揽月弓。

林薪连忙摆手求饶,策马逃去了队伍最末。余然一脸尴尬,对着杨陌支支吾吾,几次张口欲言,但最终只是干脆鞠了一躬,策马跟在林薪身后蹿到了队伍末尾,不忘“袭击”教训他。

看着二人离去,杨陌轻轻一笑,忽然开口道:“他们二人表现最好,不是因为他们最先抵达了终点。而是因为他们明明早已看见了终点,却为了那些被落后的同伴,放弃了极有可能是唯一一次的机会。事实上,在试炼中途,队伍就被打散,他们不得不各自为战。若不是他二人始终不离不弃,坚持要找到每一个人才肯回到终点,恐怕这次的武者试炼,不会那么简单。”

公输臣默默点头赞许:“挺好的。”

杨千雪似有所想,只是幽幽重复了一遍:“挺好的。”

杨陌看了看眼帘低垂的杨千雪,自然明白姐姐在想些什么,轻声道:“他们都很好。”

远方,云中城高大的城墙缓缓出现在视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