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生活 > 商战风云 > 突围

第一百二十五章 隐于市

  • 作者:辽源行者
  • 类别:商战风云
  • 更新时间:12天前
  • 字数:2,124

黄天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很多人联络他,但是他的手机都是处于关机状态。

由于开瑞纳药业和美康药业的南区核心管理者都暂时缺岗,感灵通收购事项,胜利的天平正在向辉宇药业倾斜。

安鑫在广州南站坐着高铁来到了深圳北站,又打了个车来到了较场尾海滩。

黄天离职后,就来到了较场尾。

较场尾海滩位于深圳的大鹏,因为海岸线较长,景色优美,所以有人发现商机,在海岸线周围建了很多特色民宿。

黄天以前在深圳工作的时候来过这里两次休假,所以这次也跑到这里来散心。

黄天在较场尾的民宿已经住了几天了,每天啥都不想,睡到自然醒,晚上会跑去隔壁的东北烧烤店撸点串、喝点啤酒,还偶尔会跟着船去出海钓鱼,郁闷的心情逐渐好转。

因为感灵通的收购事件,安鑫没办法经常过来,趁着周末她赶忙来看黄天,来的时候安定邦特意跟她说了一些事。

安鑫到较场尾的时候,已经接近黄昏,金色的夕阳照在海上,分外的耀眼夺目。

安鑫先去了民宿,发现黄天没在客栈,她打了他的手机,是关机状态。

客栈老板看到了安鑫,便告诉她,回来的时候看到黄天在广场那里跟人在下棋。

安鑫寻了过去,到了广场,她远远就看到一群人在那里围着。

安鑫快走两步,来到人群外围,一眼就看到了黄天。

黄天好像也有了感应,在安鑫看向他的时候,他也把头抬了起来,两人来了个眼对眼。

黄天朝着安鑫呲牙一笑,安鑫也温柔的抿嘴笑笑,在她眼里黄天还是那么的俊朗帅气。

黄天把位置让给了别人,起身走到了安鑫身边。

“你怎么来了?”

“想你了!”

安鑫毫不掩饰自己对黄天的想念,一下子扎到他的怀里,靠在黄天的胸膛上,她觉得这段时间的辛苦劳累都消失殆尽。

“安鑫,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最近赶感灵通的收购文案太辛苦了。”

黄天轻轻的拍了拍安鑫的背,心里面也是柔情满满。

“咳!”

安鑫叹了口气,双臂微微加了些力气,赖在黄天的怀里就不想起来了。

“好了好了!这么多人看着呢!咱们这么肆无忌惮的撒狗粮,这不是招人恨吗!呵呵!”

“我不!”

安鑫在黄天的怀里扭了两下身子,不依的说着。

“对了!我发现一家鱼汤馆,走!带你去尝尝。”

黄天拉起安鑫的小手,两人依偎着向前走着。

到了黄天说的那家鱼汤馆,安鑫喝上了熬成白色鱼汤,立刻觉得齿颊生香,一连喝了两碗,觉得精神马上回来了。

黄天没有喝鱼汤,叫了几瓶啤酒,就着炸鱼骨,已经下去了两杯。

“华药集团应该是人才济济,安董也不给你多安排几个属下,瞅你这小脸,都快没有我巴掌大了,呵呵!”

黄天晃了晃张开的手掌,带着些怜惜的眼神看着安鑫。

“哇!真好喝,喝的我都出汗了,这汤是又鲜又浓。”

安鑫用纸巾擦着鼻尖冒出来的微汗,感觉每个毛孔都舒张开了。

“肯定好喝了,这店的老板是这里的本地人,这里出海的人他基本都认识,所以最鲜的鱼都被他先劫走了,呵呵!”

“你到是悠闲得很,在这里有点乐不思蜀了吧!”

安鑫的心里是很开心的,现在的黄天比刚过来的时候状态好多了。

“嗯!真想在这里也开个客栈啊!每天的日子简简单单,多好!”

黄天的神情非常向往,往嘴里边又倒了一杯酒。

“黄天,我想跟你说个事。”

“有啥指示!”

“那个、那个……”

安鑫突然有些扭捏,脸色也有些微红。

“咦!安鑫,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呀!要不要喝两杯,给你壮壮胆啊!”

黄天调侃着安鑫,笑着晃了晃手里的空杯。

“哼!我爸知道你离开了开瑞纳,想招你进华药集团。”

安鑫顺手拿起啤酒给自己加了一杯,白了一眼黄天。

“啊!”

黄天的手停在半空,定定的看着安鑫,对这个答案有些意外。

“他知道我今天过来看你,让我给你带个话,他代表华药集团邀请你加入,薪资随便你开,哼!好大的面子哦!”

安鑫的语气里虽然有点小讽刺,可是眼睛里的喜意却藏不住的往外冒。

自己的心上人被父亲如此器重,安鑫的心里开心的很。

黄天把杯子放在桌上,安鑫看了眼正在沉思的黄天,帮他把酒加满了。

“黄天,你是怎么想的呢?”

“啊?呵呵!没怎么想,就是有点出乎意料。”

“这有什么意外的,你这是把电话给关了,你只要一开机,我敢说一堆猎头的电话就会打进来。”

安鑫这回是没有任何掩饰,赤裸裸的表达着赞赏。

“夸张!”

黄天喝掉杯中酒,又吃了一块炸鱼骨,满嘴酥香。

“那,你是怎么考虑的?”

安鑫满心期待的盯着黄天,她当然很希望黄天加入到华药集团,这样就有更多的时间和他在一起了。

“华药集团可能不太适合我。”

“为什么?”

“不应该那么说,应该说是我可能不太适合华药集团。”

“你的能力这么强,怎么就不合适了?”

安鑫有点急了,杏眼圆睁着瞪着黄天。

“不说这个了,来!跟我喝一杯,以解我的相思之苦。”

“呸!”

安鑫微啐了一口,但还是红着脸举杯和黄天撞了一下。

“安鑫,替我谢谢你爸爸!”

“知道了,其实我爸跟我提出来后,我就知道你不会来的。哼!”

“呵呵!”

黄天没再在这个话题上多说,跟安鑫扯着别的事情。

黄天了解华药集团,它的优势很多,但是船太大了,不好拐弯,这样灵活度就不够。而且部门众多,管理沉沓,过程大于结果,人际关系有点过于复杂了。”

安鑫在较场尾陪了黄天一天多,星期日的黄昏时候才依依不舍的跟他告别。

黄天看着远去的出租车,耸了耸肩,双手插着兜,悠闲的往客栈走去。

进了客栈的院子,黄天看到有个人正在和客栈老板聊着天喝着功夫茶,看着背影有点眼熟。

听到响动,那个人偏过头来,看到黄天后笑了。

“薛总,你怎么来了?”

黄天很惊讶,来的人尽然是聚友伟业的薛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