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生活 > 现代修真 > 炼气五千年

第二章 一巴掌抽飞

  • 作者:衍天鱼
  • 类别:现代修真
  • 更新时间:2019-08-06
  • 字数:2,779

慕容芊芊冷冰冰的瞪了他一眼,这家伙有些得寸进尺了,没好气道:“上课时间,睡什么觉?走,去我办公室一趟!”

现在任谁也看得出来,杨瑾的确是知识渊博,敢说冷面导师教不了他,不是吹牛皮,而是真牛皮。

他们对杨瑾的不削、嘲讽,也变成了刮目相看。

班长翁明彦那三脚猫功夫,与之相比,差远了。

翁明彦懵逼,幸灾乐祸的下烂药,没想到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当初,有杨瑾陪他抄书三十遍,他还有点小安慰。没想到,这货竟然翻盘了?

三十遍,抄的完个鬼啊!抄不完,就有可能拿不到毕业证,这就大条了。

他一股鬼火莫名往上冒。加上女神还单独召见‘罪魁祸首’,更是让他如鲠在喉。

这场子一定要找回来。

杨瑾见翁明彦愤怒的模样,还故意向他抛了个迷死人的媚眼。这差点上翁明彦气得跳了脚。

办公室。

慕容芊芊边整理讲课稿件,边冷冰冰道:“杨瑾,你是不是见过《神农本草经》真迹。”

杨瑾不答,反问:“原著都是我写下来的,你说我见过没有?”

“别给我扯这些不着边际的东西,你对《神农本草经》如此熟悉,能否重撰出来?”

“不能,我没这雅兴!”杨瑾毫不犹豫,直接拒绝。

慕容芊芊动作一僵。

杨瑾用余光瞟了一眼这位绝色的胸脯,一起一伏的。他就知道,冷面导师的小宇宙要爆发了。

慕容芊芊涵养很高,她忍着,道:“那,你是否能学以致用?”她琢磨,杨瑾能把神农本草经倒背如流,医术定然出神入化。

杨瑾双手抱胸,吊儿郎当道:“当然能!”

“好!你跟我去医院见一个病人!”

杨瑾点头,他知道,慕容芊芊在学校教课的同时,也在西陕医院任职,看来遇到棘手的病人了。

西陕医院,呼吸科重症抢救室。

一个五十多岁中年男人不停的大口咳血,片刻就晕了过去。

此人正是晏氏矿业的总裁:晏慕北。

谁都知道,开矿的很牛皮,身份地位都很崇高。晏慕北自然不例外,是西陕有名的大富豪。

他常年呆在矿山中,由于开采矿时,粉尘较大,长年累月吸入过多粉尘,导致肺组织弥漫性纤维化,也就是患上了尘肺。

医院想尽办法,却久治不愈。

最近严重发作,不断咳血,病情已恶化到生死边缘。

由于事发突然,医护人员全力抢救。然而,晏慕北的病情却很不乐观。

抢救室外,晏慕北的儿子晏乐圣,抓住院长霍东来一整猛摇:“老东西,祁老呢?国医圣手祁老呢?你给找的人,找到哪里去了?”

院长也焦急道:“晏少,祁老马上就到,马上就到!”

晏乐圣咆哮道:“MMP!这都多久了,连鬼影子都没见到。我爹病情危急,你赶紧把人给我找来!”

“医者仁心,我们同样着急!晏少,你稍安勿躁,祁老就快到了。”

晏乐圣指霍院长鼻子威胁道:“你他妈的,忽悠老子是不是?老子家每年给你们捐款两千万。要是救不了我爹,老子不但要撤回以前的所有捐款!还要你个老东西下岗!”

“晏少,我们已经尽力了,只能等祁老,看他能否让晏总多活几天。”

霍院长说得很明确了,晏慕北就算家财万贯,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是下了死亡通牒。就是国医圣手过来,或许只能让他多活一时半刻。

晏乐圣也听出了霍院长的言下之意,这不是说自己老爹死定了吗?顿时咆哮,一阵劈头盖脸的臭骂。

霍院长摇头,他作为西陕最好医院的院长,何时受过这样的气?可又能怎么样,他身份地位,却不能和开矿的儿子平起平坐。被骂了,他也敢怒不敢言。

这时,

霍院长看见杨瑾和慕容芊芊走过来。

杨瑾他倒是不认识,慕容芊芊他十分熟悉,她不仅是医学博士,还是祁老的徒弟。

他几步上前,焦急问道:“慕容教授,祁老到了吗?”

“我老师?我不知道啊!”慕容芊芊过来,并没有和老师联系。

“既然祁老没到,那你赶紧去看看!”祁老的弟子,也非等闲,希望她能稳住病情,拖到祁老到来的那一刻。

晏乐圣见慕容芊芊只有二十岁左右,一起来的,还有个白衬衫打领带的小子,一看就是个学生娃,估计两人是同学。

一个学生妹子,能有多大本事?这老东西,让一个学生娃去抢救老爹?亏他想得出来!

晏乐圣看着慕容芊芊,一脸嫌弃:“这么小,还是个学生妹吧!她除了在床上有点用,还能做什么?”

霍院长解释道:“晏少,这位是祁老的弟子,医学博士!也是我院的专家!”

晏乐圣一愣,博士?祁老的徒弟?

“你他妈咋不早说!”

慕容芊芊面若寒霜,瞪了晏乐圣一眼,这患者家属嘴也太臭了。

晏乐圣威胁道:“贱人,还楞着干嘛?还不赶紧去救人?你是等着我让你下岗,还是等着我请你吃饭?”

晏乐圣家底雄厚,无数的金钱堆积,让他在站金字塔的顶端。这也造成他十分强势,格外的目中无人。谁的面子也不给。

慕容芊芊可是个不吃亏的主,以牙还牙道:“患者的命在我们手中,你最好闭嘴!”

“你……”这还受到威胁了?他顿时就怂了。

杨瑾摇头失笑。又一个财大气粗、低素质的富二代。

晏乐圣在慕容芊芊手上没讨到便宜,见一个学生娃还在看自己笑话?

顿时,他把气撒在杨瑾身上:“你他妈看什么看?再看,老子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杨瑾挑眉,这富二代有点狂啊!他淡淡道:“叫你闭嘴,还用说二遍?”

晏乐圣一楞,一个学生娃,什么时候也这么牛瓣了?医学博士、祁老徒弟叫自己闭嘴,我忍了。

你一个学生娃,也敢喊老子闭嘴?我堂堂晏少,在西陕市这一亩三分地,还没有那个学生娃敢在自己面前这么狂。

“你他妈算什么东西,敢喊老子闭嘴,老子马上打断你的腿,撕烂你的嘴!”晏乐圣威胁道。

“舌燥!”

杨瑾两步上前,干脆利落,一巴掌抽了过去,

“啪!”

清脆响亮。

晏乐圣被抽飞一米多远,狠狠的摔在地上,半天都没回过神来。脸上五根血红的指痕,有些瞩目惊心。

杨瑾俯身到晏乐圣跟前,冷冷道:“注意你的言辞,小心我撕烂你的嘴?打断你的腿!”他原话奉还。

慕容芊芊楞了,没想到,杨瑾会这么猛!管你是谁,一巴掌抽飞再说?

霍院长也是一愣,小伙凶猛啊。

晏乐圣半天没回过神来,在他的印象中,连爹妈都没打过自己,今天竟然被人‘开光’了?

晏乐圣捂住脸,有些错愕道:“你敢打老子?”

“啪!”

杨瑾反手又是一巴掌。

“你…好,你有种,我不弄死你,老子名字倒着写!”

杨瑾啪啪拍着他的脸,道:“我等着你来弄死我!”

重症抢救室中。

晏慕北的心电监护仪上的波纹越来越弱!这意味着患者心跳即将停止。

科室主任慌忙跑了出来:“霍院长,祁老到了吗?病人快不行了!”

生死之际。

慕容芊芊道:“杨瑾,别收拾他了,我们赶紧去看看!”

两人来到抢救室。

心电监护仪的波纹已经成了一条直线,久久才微微波动一次。

生死已定,无力回天,专家们都放弃了抢救。

慕容芊芊急忙道:“杨瑾同学,我给你介绍一下病情…”

杨瑾摆手:“不用!”说着他从兜里取出一盒银针。

慕容芊芊挑眉,不说病情,你就知道怎么治疗?她疑惑问道:“还有救吗?”

所有专家都是一愣。他们都认识慕容芊芊,她的光环十分耀眼:专家、博士生,特别是国医圣手的弟子身份,她就代表着医术的至高境界。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慕容专家并没有亲自检查、抢救,而是问旁边的学生?

大家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杨瑾神识外放,已知晏慕北的病情。

杨瑾道:“肺组织弥漫性纤维化,由于长期剧烈咳嗽,导致左肺主动脉血管破裂,胸腔积血严重。若不及时采取措施,三分钟后,神仙也救不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