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生活 > 现代修真 > 炼气五千年

第二章 一巴掌抽飞

  • 作者:衍天鱼
  • 类别:现代修真
  • 更新时间:2019-08-06
  • 字数:2,779

慕容芊芊冷冰冰的瞪了他一眼,这家伙有些得寸进尺了,没好气道:“上课时间,睡什么觉?走,去我办公室一趟!”

现在任谁也看得出来,杨瑾的确是知识渊博,敢说冷面导师教不了他,还真不是吹牛皮,而是真牛皮。

他们对杨瑾的不削、嘲讽,也变成了刮目相看。

班长翁明彦那三脚猫功夫,与之相比,真差远了。

翁明彦懵逼,幸灾乐祸的下烂药,没想到挖个坑把自己埋了,心中难受香菇。当初,有杨瑾陪他抄书三十遍,他还有点小安慰。没想到,这货竟然翻盘了?

三十遍,抄的完个鬼啊!抄不完,就有可能拿不到毕业证。这混蛋害得自己可能拿不到毕业证,这就大条了。

他鬼火莫名往上冒。加上女神还要单独召见那‘罪魁祸首’,他更是感觉如鲠在喉。这场子一定要找回来。

杨瑾见翁明彦愤怒的模样,还故意向他抛了个迷死人的媚眼。这差点上翁明彦气得跳了脚。

办公室。

慕容芊芊边整理讲课稿件,边冷冰冰道:“杨瑾,你是不是见过《神农本草经》真迹。”

杨瑾不答,反问:“原著都是我写下来的,你说我见过没有?”

“别给我扯这些不着边际的东西,你既然对《神农本草经》如此熟悉,你能不能重撰出来?”

“不能,我没这个雅兴!”杨瑾毫不犹豫,直接拒绝。

慕容芊芊动作一僵。

杨瑾用余光瞟了一眼这位绝色的胸脯,一起一伏的。他就知道,冷面导师的小宇宙要爆发了。

慕容芊芊涵养很高,她忍着,道:“那,你是否能学以致用!”她琢磨,杨瑾能把神农本草经倒背如流,医术定然出神入化。

杨瑾双手抱胸,有些吊儿郎当道:“当然能!”

“好!你现在跟我去医院见一个病人!”

杨瑾点头,他知道,慕容芊芊在学校教课的同时,也在西陕医院任职,看来是遇到棘手的病人。

慕容芊芊开着红色奔驰E级,两人来到西陕中心医院。

这是西陕市最好的医院,医资力量,设施设备,都是十分先进。

三楼重症抢救室。

一个五十多岁中年男人不停的大口咳血,片刻就晕厥了过去。

此人正是晏氏矿业的总裁:晏慕北。

谁都知道,开矿的很牛皮,身份地位都很崇高。晏慕北自然不例外,是西陕有名的大富豪。

他常年呆在矿山中,由于开采矿时,粉尘较大,他患上了尘肺。最近严重发作,不断咳血,病情已恶化到生死边缘。

由于事发突然,医护人员个个神色慌张,都手忙脚乱的对晏慕北进行抢救着,然而情况却不乐观。

杨瑾和慕容芊芊赶到时,晏慕北已经吐出了七八百毫升血,心电监护仪已经响起了报警声。

这也意味着患者心跳即将停止。

情况危急,晏慕北随时可能咽下最后一口气。

一个叫晏乐圣的青年,抓住院长霍东来一整猛摇:“霍院长,祁老呢?国医圣手祁老呢?你给找的人,找到哪里去了?”

院长也是焦头烂额的,患者家属一直没完没了的催促,让他十分焦急:“晏少,祁老马上就到,马上就到!”

晏乐圣咆哮道:“MMP!这都多久了,鬼影子还没见到。我爹病情危急,你赶紧把人给我找来啊!”

“医者仁心,我们同样着急啊!晏少,你稍安勿躁,祁老就快到了。”

晏乐圣指霍院长鼻子威胁道:“你他妈的,忽悠老子是不是?老子家每年给你们捐款两千万。要是救不了我爹,老子不但要撤回以前向医院的所有捐款!还要你们所有人下岗!”

患者家属咄咄逼人,霍院长也有些恼怒:“晏少,要是你觉得我们行动慢了,我建议你父亲转院!”

晏乐圣顿时火冒三丈,红着眼,抓住霍院长的衣领凶道:“什么?转院,转你妈个鬼啊!西陕中心医院,已经是最好的医院了,你叫我往哪里转?”

“燕京有比我们更好的医院!”

“你他妈是傻逼吗?这里离燕京有一千多公里,我爸能撑到那一刻吗?老子不管,你们赶紧给老子想办法。否则,要你么吃不完兜着走。”

“晏少,我们已经尽力了,只能等祁老,看他能不能让你父亲多活几天。”

霍院长说得很明确了,晏慕北就算家财万贯,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是下了死亡通牒。就是国医圣手祁老过来,或许只能让他多活一时半刻。

请祁老过来,也是为了按这家子人的心,让他们不找麻烦。

晏乐圣也听出了霍院长的言下之意,这不是说自己老爹死定了吗?顿时咆哮,一阵劈头盖脸的臭骂。

霍院长摇头,他作为西陕最好医院的院长,何时受过这样的气?可又能怎么样,他身份地位,却不能和开矿的儿子平起平坐。被骂了,他也敢怒不敢言。

这时。

霍院长看见杨瑾和慕容芊芊走过来。

杨瑾他倒是不认识,慕容芊芊他十分熟悉,她不仅是医学博士,还是祁老的徒弟。

祁老的弟子都到了,祁老是不是也在后面的?

他几步走过来,焦急的问道:“慕容教授,祁老到了没有?”

“我老师?这个我不知道啊!”慕容芊芊过来,并没有和老师联系。

“既然祁老没到,那你赶紧去看看!”祁老的弟子,也非等闲,希望她能稳住病情,拖到祁老到来的那一刻。

晏乐圣见慕容芊芊只要二十岁左右,一起来的,还有个穿校服的学生娃,估计是同学。

一个学生妹子,能有多大本事?霍东来这老东西,竟然让一个学生娃来抢救老爹?亏这老东西想得出来!

晏乐圣指着慕容芊芊,没好气的问道:“这么小,还是个学生妹吧!姓霍的,你让她给我爸看病?老子家里一年给你捐款两千万,你就是这样对待老子家人的?”

霍院长解释道:“晏少,这位是祁老的弟子,医学博士!也是我们医院的专家!”

晏乐圣一愣,博士?祁老的徒弟?

“你他妈咋不早说!”

慕容芊芊脸色有些难看,对这患者家属的第一印象,就是厌恶。

晏乐圣叉腰,气势汹汹道:“贱人,还楞着干嘛?还不赶紧进去抢救人?你是等着我让你们下岗,还是等着我请你们吃饭?”

晏乐圣家底雄厚,无数的金钱堆积,让他在站金字塔的顶端。这也造成他十分强势,格外的目中无人。谁的面子也不给。

慕容芊芊冷眼看着他,她可是不吃亏的主,道:“我不管你是患者什么人,不过我告诉你,患者的命在我们手中,你最好闭嘴!”

“你……”这还受到威胁了?他顿时就怂了。

杨瑾看了晏乐圣一眼,微微摇头。对这种财大气粗、素质低的人,他是相当鄙视。

晏乐圣在慕容芊芊手上没讨到好,看见一个穿着西陕医学院校服的学生娃还在看自己笑话?

顿时,他把气转身撒在杨瑾身上:“你他妈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再看,老子把眼珠子给你挖出来!”

杨瑾挑眉,这富二代有点狂啊!他淡淡道:“叫你闭嘴,还用说二遍?”

晏乐圣一楞,一个学生娃,什么时候也这么牛瓣了?医学博士、祁老徒弟叫自己闭嘴,他也忍了。

你一个学生娃也敢喊老子闭嘴,我堂堂晏少,在西陕市这一亩三分地,还没有那个学生娃敢在自己面前这么狂。

“你他妈算什么东西,敢喊老子闭嘴,老子马上打断你的腿,撕烂你的嘴!”晏乐圣威胁道。

“舌燥!”杨瑾脸一沉,一步上前,他有一千种方法让晏乐圣闭嘴。

慕容芊芊看出了苗头,以为杨瑾要动手。一看这晏乐圣就是个富二代渣渣,惹他就等于惹祸上身?

她一把拉住杨瑾。

霍院长脸上也挂不住,他脸色几变,也很想给这混蛋一巴掌呼过去。可他招惹不起。无奈道:“好啦,都别吵了,救人要紧。你们进去看看吧,祁老也快到了,我去接祁老!”

晏乐圣给他压力太大,他一秒都不想和这个二货待在一起。

晏乐圣受到慕容芊芊的威胁,他开始有些不放心了。

接着,他目露狠色,指着所有人,威胁道:“老子现在告诉你们,要是救不活我爹,我要你们偿命!”

慕容芊芊冷冰冰的看了他一眼,道:“难得理会这疯狗,走,我们进去看看!”

杨瑾忍不住想笑,一个高素质的冰山美人,爆出如此粗口,心中得有多大的火气。

以慕容芊芊的脾气,这样的患者家属,她都有招呼保安把他拖出去的冲动。但看着晏慕北的份上,忍了。

晏慕北是有名的慈善家,每年都会捐款给医院,还会购买医疗设备和慈善捐款给经济困难的患者。

慕容芊芊在这家医院挂职教授职位,有空就会过来给患者提供高医术,低价位的治疗。她对晏慕北这个慈善家,是比较了解的。

所以,她才把杨瑾找了过来,看他是否有办法!

让她没想到,一个大慈善家的儿子会是个二货,让她很不爽。

晏乐圣见杨瑾也要跟进去,顿时吼道:“你他妈一个学生娃,进去干嘛?捣乱啊?”

慕容芊芊淡淡道:“我若能救你爹,他早就生龙活虎了!你爹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他了!”

“什么?你个贱人,你没本事,还找个学生娃来折腾,你是不是想死?”一个大学生,有天大的本事,他能大过博士生?大过国医圣手?你能比博士厉害,你还当个屁学生啊!他觉得这个女人在忽悠。

晏乐圣左一声贱人,右一声贱人,杨瑾实在听不下去。

他两步上前,干脆利落,一巴掌抽了过去。

“啪!”

清脆响亮。

晏乐圣被抽飞一米多远,狠狠的摔在地上,半天都没回过神来。脸上五根血红的指痕,有些瞩目惊心。

杨瑾俯身到晏乐圣跟前,冷冷道:“注意你的言辞,小心我撕烂你的嘴?在打断你的腿!”他原话奉还。

慕容芊芊直接楞了,没想到,杨瑾会这么猛!管你是谁,一巴掌抽飞再说,大快人心啊。

霍院长简直受够了这货,也感觉心头畅快。

不过,他回头一想,这事情可闹大了。晏乐圣是什么人,晏氏矿业的大少爷,自己都不敢惹他。一个学生娃竟然一巴掌把他给抽飞了,这怎么收场?

晏乐圣这纨绔子弟,在西陕上层公子哥圈子里,都是排名靠前的人物啊。

晏乐圣半天没回过神来,在他的印象中,连老爹老妈都没打过自己,今天竟然被人‘开光’了?

晏乐圣捂住脸,有些错愕道:“你敢打老子?”

“啪!”

杨瑾反手又是一巴掌。

“你……好,你有种,你给老子等着,老子弄不死你,老子名字倒着写!”

杨瑾道:“我等着你来弄死我!”

重症抢救室中。

晏慕北的心电监护仪上的波纹越来越弱,都快成一条直线了!也就意味着,马上他就会咽下最后一口气。

科室主任陈涛云慌忙跑了出来:“霍院长,祁老到了吗?病人快不行了!”

生死之际。

慕容芊芊急道:“杨瑾,别收拾他了,我们赶紧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