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生活 > 现代修真 > 炼气五千年

第三章 三生幻神针

  • 作者:衍天鱼
  • 类别:现代修真
  • 更新时间:2019-08-16
  • 字数:2,824

两人来到抢救室。

心电监护仪的波纹已经成了一条直线,久久才微微波动一次。

生死已定,无力回天,医生们都放弃了抢救。

慕容芊芊急忙道:“我给你介绍一下病情……”

杨瑾摆手:“不用,赶紧拿银针来!九六”

傍边的一个护士妹妹,赶紧递给杨瑾银针。

慕容芊芊挑眉,不说病情,你就知道怎么治疗?她疑惑问道:“还有救吗?”

重症抢救室中,所有人都是一愣。他们都认识慕容芊芊,她的光辉实在耀眼:专家、博士生,特别是国医圣手的弟子身份,她就代表着医术的至高境界。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慕容专家并没有亲自上前检查、抢救,而是问旁边的学生?

大家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科室陈主任陈涛云很是不屑,阴阳怪气道:“慕容医生,你是祁老的弟子,你不亲自上,你问一个学生娃病人有没有救?你带的是哪门子神医?”

陈涛云本有晋升专家的机会,却被空降的慕容芊芊横压了他一头,导致他晋升失败,他很是不舒服。

陈涛云讽刺着,嘴角泛起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晏慕北那纨绔儿子和老婆,很是难缠。晏慕北在自己科室挂了,那两娘母,定然会找自己麻烦。

正甩不了锅,没想到,却莫名来了两个替罪羊,他心头也是小小的美了一把。

慕容芊芊并未搭理陈涛云,看着杨瑾上前。

杨瑾也没动手检查,边取银针,边说道:“重度尘肺,双肺百分之八十器质性病变!”

所谓器质性病变,就好比肌肉组织变成了肿瘤,它原本的质已经变了!

杨瑾继续道:“肺泡严重阻塞,左肺叶下方的肺主动脉血管破裂,胸腔积血严重,若不及时采取措施,三分钟后,神仙也救不了他!”

杨瑾早就外放神识,查看了晏慕北的情况。

这种神识外放,本来需要先天修为才能办到。然而,杨瑾修炼到炼气一百二十层的时候就能办到了。

此刻,他对晏慕北的身体了如指掌。

所有人都楞了,杨瑾所言,一字不差。而且还说出了刚出现的症状。

要说他看过病例,他和慕容芊芊一起来的,也有可能。

但是,刚出现的症状,也就只有抢救室的几个专家知道。

他能平肉眼看出来,这就神奇了。

其他人都还好,特别是慕容芊芊,她完全可以确定,杨瑾对这病人是毫不知情的。竟然说的如此准确?

这家伙,精通《神农本草经》,那一定没错了。

杨瑾道:“幸亏及时,还有救,你们都出去吧!”

陈主任不屑的看着这学生娃,嗤笑道:“这里有李、张、王,三位专家,都下了死亡定论。你一个学生娃,竟然能说有救?你以为自己真是神医啊!就是祁老来了,他也不敢有这么大的口气。”

所有人都露出不削,肺动脉破裂,血液想水泵一样往胸膛聚集,很快就会失血而死。连手术都来不及了,你说你能救?

所有人都觉得这个学生娃很无知,这是在往火坑里跳。

在座的专家抢救,要是病人死了,患者家属也没得说,毕竟是家属签了字,画了押。

可你一个学生娃,来冲什么大头鬼?还自以为是的来趟浑水!

你是想去那个天天有饭吃,房价永不上涨,而且还发银手镯的地方了?

“哎!同学,你不但狂妄无知,还傻得可爱!”有人出言。

慕容芊芊一把拉住杨瑾,人命关天,患者本来就没救了,你还有把自己搭进去?她自然明白这个道理,道:“你真能治吗?”

杨瑾郑重道:“我说过有救,那么就有救!如果你们再耽误时间,那真就没救了!”

所有人都闭嘴了,这也是个甩锅的。

人命关天,谁也不敢担这个责任。这搞得他们不上不下,去留不是!

陈涛云冷笑:“你要是能起死回生,我他妈马上卷起铺盖回家种地!什么玩意儿,牛皮还吹上天了。难道你比国医圣手还牛皮?”

杨瑾也不怒,道:“你在浪费别人的生命?”

杨瑾这句话,逼迫所有人离开。

“你……”

陈主任满脸通红,愤愤走了出去:“老子倒要看看,你个青沟子娃儿有几斤几两!”

其实他内心是很高兴的,这黑锅,老子甩都甩不掉,怎可能继续背?这个傻逼,还不知死活的想当背锅侠?

其他医生也摇头走了出去。对杨瑾是相当无语。

情况危急,

杨瑾拿出银针,三生幻神针能救他,三生幻神,三死三生,拂乱阴阳,起死回生。

人体一个720个穴位,其中有36个致命穴,也称为:死穴。

三生幻神针,一共九针,四个生穴,五个死穴。

然而,前三针为生穴,第四针为死穴。其中四个生穴到是没有过多考究。

但是,五个死穴,进针深度,如何捻针,左转几圈,右转几圈,以及退针进针、激穴等等,就变化莫测了。

只要一个环节出错,患者会在一分钟之内死亡!完全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针法。

杨瑾运转修为,真元随着银针丝丝入体,修复着晏慕北的肺动脉。

当他施到第三针时,晏慕北一口血吐了出来。接着他呼吸就缓缓变得畅通起来。快成一条线的心电图,已经有了波纹。这意味着他已经有了心跳。

这时,

重症抢救室外,国医圣手祁老在一男一女的搀扶下,快速跑了过来。男的是自然是霍院长,女的是晏乐圣的老妈:吴曼容。

吴曼容不赖烦的说道:“祁老,你快点,你个老家伙,咋跑这么慢!”

“老师!”

慕容芊芊见七老八十的老师被两人拖着走,顿时有些温怒的跑了过去,代替吴曼容把祁老扶住。

祁老年事高,走路都累,更别说跑了。他上气不接下气,都无法回答慕容芊芊。

几人到了抢救室门口,看见一帮医护人员都在围在外面。

吴曼容顿时火大,气汹汹的问道:“你们这些医生,站在外面干嘛?我老公呢?”

晏乐圣急忙道:“妈,有个学生娃在里面抢救!”

吴曼容一听,学生娃在抢救自己老公?

“什么?我老公怎么能让一个学生娃抢救?”她指着所有人的鼻子,质问道:“我家一年给你们捐款两千万,你们就这样对待我老公?是谁指使的?”

“就是这个女人!”晏乐圣指着慕容芊芊。

吴曼容咬牙道:“你个小贱人,找个学生娃来给我老公治疗,是不是想害死他?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偿命!”

“现在,我可以负责的告诉你们,我老公要是在医院死了,我要你们倾家荡产,陪一千个亿!”

慕容芊芊一向矜持,也气得满脸通红。自己老师来了,也不一定能回天。所有人当中,也只有杨瑾或许能救晏慕北,她还嫌弃,这女人简直不可理喻。

这一家人,个个强势。所有医生都低头不语,不敢答应她,生怕惹祸上身。

霍院长心中咯噔一下:“这……”

这帮医生,怎么犯如此低级错误?晏慕北就算十死无生,你们也得认真抢救啊!这家子人,个个不讲道理。你都跑出来了,这下还不被他们揪住不放?

这时,吴曼容看见晏乐圣脸色的巴掌印,问道:“儿子,你脸上是怎么回事?”

“被那个学生娃打的!”

“什么?我儿子在医院被打了?是谁打的,我不剁了他的双手,我吴曼容名字倒着写!MMP,简直要翻天!”儿子是自己的心肝宝贝,自己都舍不得打,竟然有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简直是找死。

众人摇头,这家子人,完全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祁老停下来,喘着气。看着这两娘母,也是直摇头。

陈涛云快步走了出来,迎接道:“哦,祁老来了啊!这就好了。晏夫人,有祁老在,晏总肯定会平安无事的!”

祁老摇头:“别说得如此绝对,我是医师,不是神!”

吴曼容狠狠瞪了所有人一眼,拨开人群,吼道:“祁老,人命关天,你还什么喘气啊?亏我一年给你们捐款两千万,一群人,都是吃干饭的!”

陈涛云嘴角微动,露出一抹难以觉察的笑容,就神仙也救不了晏慕北。现在祁老也来了,天塌下来,有个子高的顶着。还有那学生娃顶祸,这就怪不到自己头上了,美滋滋。

祁老在慕容芊芊的搀扶下,往抢救室中走去。

“快把突发的病情给我讲一下!”祁老道。

陈涛云急忙拿出大大小小的检查结果,递给祁老,边走边说患者病情。

祁老脸色也是越看越凝重。

吴曼容冲在最前面,抢救室内,家属是不能入内的,护士妹妹拦都拦不住。

她一进去,就看见杨瑾正在下针,加上这混蛋还打了儿子,她怒气上头。

她气势汹汹,几步上前,不分青红皂白,一把拽开杨瑾:“滚开,你是个什么东西?敢乱给我老公治病,你是想死啊!”

杨瑾挑眉,患者病情刚稳住,治疗可还没结束,在下第四针时,竟然被拉开了?而且,患者家属还这么凶?

杨瑾脸色一沉,比慕容芊芊的脸还冷,方才情况危急,不是自己运转真元,竭力救治,恐怖晏慕北早就死了。

这费力不讨好,还遭了家属一顿怒骂,这是哪门子事?他只想以心甘情愿的态度,过随遇而安的生活。这就让他很不爽。

“滚啊!站在这里干什么?祁老,你赶紧过来救人!”她用威胁的口吻说道:“要是救不了我老公,我要这女人和这学生娃统统蹲监狱!”

陈主任一看心电监护仪,竟然又恢复了心跳?这小子还真有几手啊!在震惊的同时,他转念一想,这个功劳,自己要抢过来。只要讨好晏夫人,以后当晋升的机会就多多的有了啊。

他也助攻吼道:“一个学生娃,医师资格证都没有,竟然敢抢救重症病人,还不滚出去!而且还敢打我们晏少,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杨瑾一叹,道:“我有把握治好他!”

陈涛云不怀好意,挥手驱赶道:“有把握?你一个学生娃能有什么把握!赶紧滚,否则,后果自负!”

吴曼容先前得知丈夫大出血,已经快不行了。她专门快马加鞭去接祁老。现在看见丈夫病情稳定,也放心了不少。

能稳住丈夫的病情,她不相信一个学生娃有此能耐。

现在,可以抽出身来,为儿子找回面子了。

这小子竟然作死,打自己儿子?这特么得了!晏氏家的人,地位崇高。就算门前的一颗狗尾巴杂草,也不是谁想扯就能扯的。

儿子竟然被打了,这个面子不找回来,晏氏家的脸面往哪里搁?那里还有B脸在上层圈子混?

所谓的上层圈子,就是大佬们的圈子,身价上千亿的,属于一线大佬。身价百亿的,属于二线大佬。身价十亿的,属于三线大佬。

晏氏矿业,好歹也挤入了二线大佬圈子。

吴曼容趾高气扬,指着杨瑾鼻子质问道:“是你这混蛋打了我儿子?”

杨瑾挑眉,道:“是又怎么样?”

慕容芊芊和霍院长都感觉不妙,这事情要闹大。

吴曼容威胁道:“好,我们晏氏家的人,谁都不可以欺负,你就等着下你的双手吧!”

杨瑾冷笑:“呵呵!我辛辛苦苦救人,还要遭遇胁迫?既然如此,老子还不奉陪了!”

说完,杨瑾转身就走。

陈主任站在一旁,露出一抹是笑非笑。如此轻松就挤走了杨瑾,这结果他很乐意看到。

他接着对祁老道大声说道:“祁老,我们百般努力,占时稳住了病情,才拖到了你老到来!你老再看看情况。”

这句话,他是故意说给吴曼容听的。告诉他,这是他稳住病情,才拖到祁老到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