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生活 > 现代修真 > 炼气五千年

第六章 鸿门宴

  • 作者:衍天鱼
  • 类别:现代修真
  • 更新时间:2019-08-18
  • 字数:3,387

慕容芊芊和祁老对吴曼容的邀请,也丝毫没兴趣。

慕容芊芊护送祁老回家去了。

这样的结果,吴曼容和晏乐圣都是脸上火辣辣的。他们如此身份和地位,请人家吃饭,从来没有人不给面子。今天这就尴尬了。

杨瑾回到学校。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用睡觉来度过上课时间。

杨瑾的同桌是班花陈凡儿。

陈凡儿五官身材,丝毫不比慕容芊芊差,但是气质就差了一筹。慕容芊芊的气质,是由不懈努力和各种知识堆积而来的,属于水到渠成。

两人性格也是迥然不同,慕容芊芊冷冰冰的。

陈凡儿就有些娇俏可爱了,特别是脸上的两个酒窝,十醉人。而且性格就像一个调皮捣蛋大小孩一样,很讨人喜欢。

最可怕的是,这家伙喜欢上了自己。

陈凡儿拍了拍趴着的杨瑾,嘻嘻两声,八卦问道:“杨瑾,你去了这么久,冷面老师败你石榴裤下面了吗?”

这家伙?杨瑾挑眉:“八婆!”

陈凡儿一噘嘴:“嘻嘻,你给我说说啊!你和冷面老师都做了些什么?”

“八婆,我要睡觉,别打扰!”

“哼!”

翁明彦见杨瑾和班花两人十分亲昵,心中酸溜溜的。

对陈凡儿屡次拒绝他的追求和粘着杨瑾,他就很不爽了。然而,冷面女神,这混蛋还想插一脚,这就简直过分了。

而且,他对杨瑾害他抄写三十遍《神农本草经》的事情,还耿耿于怀。

这时,方怡瑶煽风点火道:“翁少!人家杨瑾,睡着都能掠夺班花和冷面女神的芳心,你呀!可怜虫一个,没戏罗!”

不说还好,一说他更来气。自己长得帅,家里又有钱,竟然被杨瑾这个土包子压了一头,他感觉颜面无存,很是不爽。吼道:“臭婆娘,闭嘴!”

方怡瑶不削冷笑:“呵呵!没有能耐,对老娘发什么脾气啊!”

这一火上浇油,翁明彦狠狠的瞪着角落里两个有说有笑的‘狗男女’,他牙一咬:老子今天就要废了你这混蛋。

下午放学时间。

翁明彦心生一计,吼道:“同学们,为庆祝慕容女神给我们任教。放学后,我先请大家去看跆拳道争霸赛。然后咱们去酒吧喝酒K歌。所有消费,一律由我买单,前提是:全班人人都去,一个不落下。”

翁明彦露出一抹难以察觉的笑意。自己是黑带高手,到时候借机挑战杨瑾。在擂台上让他出点意外,是躺半年,还是一年,甚至出现重大‘意外’,那就看自己心情了。

翁少请全班嗨皮?同学们顿时跟打了鸡血似的。

“哦!”

“翁少!翁少!”

全班再次沸腾,土豪的手笔,就是不同凡响啊!一来就是包全班吃喝玩乐。

离学校很近的克洛跆拳道馆,大家并不陌生。

其中最具特色的是‘跆拳道擂台赛’,就是客人连续击败馆方三个黑段高手,就可以获得奖金十万。前去挑战的人很多,超刺激。

……

放学。

杨瑾对这些小孩过家家的游戏毫无兴趣,他在离学校几里远的城边村租了个单间配套的房子,体验租房生活。正准备回去。

陈凡儿直接堵住他:“杨瑾同学,我们全班人都去玩,你怎么不去?”

“没兴趣!不去!”

陈凡儿调皮一笑:“这可不行,你若不去,我就告诉他们,我也不去!你可以试试后果会怎么样?”

杨瑾蹙眉,这小家伙,又些调皮了。这是要给自己拉仇恨啊!

班花不去,估计他们都玩得不带劲。

杨瑾只想安安心心的突破炼气期。对这些集体玩乐,没多大兴趣。

“妹子,我真没兴趣,别烦我!”

“哼,小样!”陈凡儿喜欢杨瑾,杨瑾不去,她玩着也没意思。

“你嫌烦,我偏偏要让你更烦。”

她给同学们一声招呼。杨瑾就被同学们生拉硬拽的拖到克洛跆拳道馆。

放学后,喝酒、泡吧、蹦迪、看比赛,是同学们最喜欢的事情。

克洛跆拳道馆,有拳拳到肉的比赛,更是大家趋之若鹜的地方。

跆拳道馆建得非常有运动气息,和篮球馆差不多大。

刚放学,馆内就坐着熙熙攘攘跆拳道爱好者,一个黑带的学长,已经上台发起挑战了。

刚入场,翁明彦就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他快步走过去,热情的打招呼道:“大彪教练,你也在?”

这家克洛跆拳道馆,就是大彪开的,他是馆长。以前还是教翁明彦跆拳道的教练。

大彪哥一米八,全身肌肉隆起,壮得跟牛似的,而且跟任达华一样,非常有男人魅力,是完美的少女杀手。

大彪哥笑道:“呵呵!翁明彦,今天带同学们来玩啊!”

“是的,大彪教练!”

“好!你是我最得意的弟子,一会儿上台好好露几手啊!”

翁明彦被教练夸赞,顿时觉得脸色倍儿有光。他露出一丝得意:“好好,我一定不给教练丢脸!”

擂台上。

黑带学长已经和馆方黑带高手过上了招。为了十万奖金,两人也动了真功夫,完全是招招到肉,十分精彩,引起阵阵掌声。

坐在角落的杨瑾,摇了摇头,全是花拳绣腿。

坐在左边的陈凡儿看得津津有味,也是激烈鼓掌。

同学当中,有个别是学过跆拳道的。所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他们对于这样的激烈交手,懂与不懂,都非常感兴趣。

而杨瑾,就像一个睡不醒的瞌睡虫,闭目养神,对这些小儿科毫无兴趣。

擂台上,馆方的黑带十分凶猛,连续击败五个挑战者,而最强一个对手只顶住了他十五招。

“我来!”

这时,

翁明彦大步登台,一身洁白的跆拳道,豁然是黑段五段。

他长得英俊帅气、身材高挑,全身肌肉隆起,就像从港台偶像剧中走出的豪门公子一样。

他往场中一站,顿时迎来无数女孩的尖叫声。

特别以翁明彦的最大追求者,方怡瑶和赵莹莹为首。两人又跳又尖叫,几乎到了癫狂的状态。

全场轰动。

在跆拳道里面,以腰带的颜色划分段位,分别是‘白黄绿蓝红黑’。其中黑带最高、白带最低,黑带又分为九段。七段以上已经属于荣耀称号,二段就可以开馆授徒。

“哇!黑段五段!”

“我去,这就牛皮了!”

“握草,这样的高手,竟然在我们班?”

“黑带就是高手了,黑带二段就能开馆授徒。黑带五段,简直就是天下罕有啊!牛皮,牛皮!”

一片的赞不绝口声。

陈凡儿崇拜的尖叫道:“呵呵呵,杨瑾快看,翁明彦上擂台了。我的天呐!他竟然是黑段五段!”

“哦!”杨瑾毫无兴致的回答。

跆拳道五段就牛皮了?我炼气一层就能打十个九段,我炼气九千八百八十层,我膨胀了吗?

陈凡儿见杨瑾如此不屑,调笑道:“杨同学,一会儿你上台大杀十方!灭灭翁明彦的威风。”

旁边的方怡瑶白了陈凡儿一眼,鄙视道:“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土著一个,还大杀十方?我呸!”

她也是爱屋及乌,她心目中的男神是翁明彦,是最牛皮的。她看翁明彦的眼神,都冒着星星。

陈凡儿来劲道:“要是他能大杀十方,那又怎么说?”

方怡瑶不屑的看着杨瑾,说道:“杨瑾,不是我鄙视你,一个土农民,别说你大杀十方,你要是打得过翁明彦,我就给你跳个脱衣舞!”

方怡瑶家是开武馆的,她从小习武,还蝉联过两届省级青少年武术竞标赛冠军,她自认为都打不过翁明彦。

以她对杨瑾的了解,杨瑾是没有任何武术或者跆拳道根基的。练过和没练过,两者有不可逾越的鸿沟。

杨瑾看着擂台上,道:“请注意你的言辞!”

“我呸,注意言辞!你算什么东西!”她家方氏武馆,连锁几十家,翁明彦不喜欢她,都不敢睡她。一是因为她很能打,二是很难缠,三是家里也很有钱,比翁明彦家还有钱。

杨瑾的底细,班上的人都知道,农村出身,孤家寡人。方怡瑶的身份地位,与之相比,就显得高高在上了,她毫不把这个土著放在眼里。

然而,他们不知道,杨瑾这身份,是他掩人耳目故意安排的。

杨瑾坏坏一笑,道:“要不,我们抽个时间,找个无人的地方,单独比划比划。到时候,脱了衣服,我做点什么,也方便一些?”

“噗嗤!”陈凡儿忍不住笑了出来,杨瑾说话太有意思了。

“你……”她没想到,杨瑾会说得如此轻佻。

她银牙一咬:“你真以为我怕你?要不,咱们擂台上过几招?”

她那里会惧杨瑾。

陈凡儿在一旁,冷不丁的神补刀,道:“那可得在台上脱衣服哦!”

“可以,谁输,谁脱,怎么样?”

杨瑾摇头:“你不配和我动手!”

方怡瑶气急:“老娘好歹也是巾帼不让须眉,竟然说一个黑带不配和没练过武的土包子动手?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她激将道:“怎么,土著,不敢啊!哼,一副阳/痿样儿,你才不配和我过招!”

杨瑾挑眉,这女人很欠征服啊!

这时,

擂台上,

翁明彦对台上的黑带一段道:“兄弟,你不是我对手,你下去吧!”

黑带一段冷笑:“同学,我还没躺下,你就让我下台,这让我情何以堪?”

两人相差四个段位,败是必然,但凭借过人的技巧,是可以和五段过上几招的。

战败,虽败犹荣!被吓退,这面子就有些挂不住了。

翁明彦颔首:“行,我成全你!接招!”

翁明彦高高越起,一个回旋踢,力道刚猛霸气。

很显然,对手一招也挡住,直接被踢飞了出去。

整个场馆的人,被翁明彦这一招帅到惊叫连连。馆方高手,可一连击败了五个对手啊!就这样被他一招解决了?牛皮,太牛皮了!

翁明彦得意的整理了一番洁白的服装,此刻,他不怀好意的看向角落的杨瑾。

“姓杨的,上课的时候不是很拽吗?有没有胆量上来练两手?”翁明彦设置的鸿门宴,现在进入正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