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生活 > 现代修真 > 炼气五千年

第七章 一脚踢飞

  • 作者:衍天鱼
  • 类别:现代修真
  • 更新时间:2019-08-19
  • 字数:3,062

大家惊讶看过去,见角落中坐着一个美女粘身的少年。

正是杨瑾!

陈凡儿瞪着杨瑾,楞了楞:“不,不,这不对啊!我们杨同学没有学过跆拳道,翁明彦黑带五段,分明是欺负人嘛!”

方怡瑶冷笑:“现在慌神了九六,刚出不是说你心目中的男神,要大杀十方吗?出丑了吧!”

“你……”陈凡儿气得磨牙。

这时,馆方裁判站了出来。

在前不久,也有两人为了私仇来这里解决的。结果实力悬殊,一人被打残,事情闹大了,馆方还配合过警察的调查。做生意的,他们也不希望在馆里再出什么事情。

裁判问道:“这位同学,有人挑战你,请问你是什么段位?”

杨瑾双手抱胸,往椅背上一靠,悠闲道:“我?白带吧!”

“什么?白带?”

“这怎么打?”

“呵呵呵!”

馆内一片笑声。

热爱跆拳道的同学都知道,白带则是跆拳道中最低的级别,代表着这个人对跆拳道一无所知。

这黑带五段的巅峰高手,怎么挑战最低级别的人?

“翁明彦,你怎么挑战一个白带啊?”

“对啊,他一个黑带打白带,不是轻松碾压吗?”

“这还用得着说,肯定是那个白带同学惹到翁明彦了!”

很多人都莫名其妙。

而只有本班的同学知道,一是争风吃醋,二是今天课堂上惹的祸。翁明彦是要借机收拾杨瑾。

台上的裁判皱了皱眉道:“你确信要挑战这个白带?”

他说完又看向杨瑾道:“由于你是白带,他是黑带,你们两段位差距巨大,你有权利拒绝。”

裁判对现在的年轻人比较了解,一被挑衅,打不打得过,绝不丢面子,就算躺半个月也在所不惜。

他如此一说,是想给杨瑾一个台阶下。

翁明彦来回跳了几番,跃跃欲试的看着杨瑾,挑衅道:

“小子,怎么,现在不敢上来了?”

杨瑾站起身来,陈凡儿一把拉住他:“杨瑾,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你今天惹了翁明彦,他肯定会下黑手!断胳膊断腿都不知道啊!”

让她没想到的是,杨瑾看着翁明彦,淡淡道:“你竟然叫我小子?就算你八十代祖宗,也得叫我声爷爷。你是不是太过狂妄了?”

此言一出,全场一阵唏嘘。

这货在作死,火上浇油啊!

翁明彦气急,这是侮辱他老祖宗啊!这口气,那能忍!

“好,就平这句话,你死定了!你不敢上台,我下来!”

杨瑾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这么说,你真要和我打了?”

“怎么,怕了?”

翁明彦指着杨瑾鼻子,狠道:“怕了你跪地喊我三声爷爷,然后帮我把三十遍《神农本草经》抄了,否则,明年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杨瑾最讨厌别人威胁自己,冷哼一声道:“我怕你不够我打。”

“我不够你打?”翁明彦摊了摊手,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他转过身来,大声对台下的人道:“这小子说我不够他打,你们说好不好笑?”

翁明彦这话一出,顿时众人一片哗然。

“竟然手黑带五段的人不够白带打,他是疯了吧。”

“翁明彦可是达到开馆立派的程度了,除了这里的馆长大彪哥,谁敢说稳胜他?”

“呵呵,人家说不定是隐世的高阶武者呢?哈哈!”

“开什么玩笑,武者可是修仙的人,就跟熊猫似的,还高阶武者!”

台下观众见有好戏看,顿时来了劲,纷纷站了起来。

不少人之前对这个白带还抱有一些怜悯。毕竟从体型对比。翁明彦一米八几,少不了一百八十斤,杨瑾才一米七几,比较瘦削,一百四不到,一看就处在弱势一方。

段位,就是鸿沟了,大家天然同情杨瑾。

但这家伙不仅死鸭子嘴硬,占人家便宜,当老祖宗的爷爷。而且还狂妄至极。

所以,同情也变成了嗤之以鼻。

练过跆拳道的都知道,段位虽然不是真理。但白带和黑带的差距,就不言而喻了。何况两人的身高体型更不是一个等阶。

杨瑾偏瘦,翁明彦就显得十分强壮了。

而且,没有真实实力,是不可能拿下黑带三段这个头衔的。

到了黑带三段这种巅峰实力,杨瑾要是没有修炼博大精深的武术,永远不可能是对手。

“孬种,别以为你懂点《神农本草经》狂妄让天了,今天老子就要好好让你低调低调!给我上来受死吧,蠢货!”

翁明彦勾了勾手,挑衅道。几件事情让他怒到了极点,铁心要重创杨瑾。

他摆了个跆拳道的标准姿势,然后凌空来了两个标准的回旋侧踢。脚起之时,虎虎生风,引得少女们尖叫连连。

他炫耀后,蔑视的看向杨瑾,要让这小子知道两人之间的差距。

没想到杨瑾不屑的冷哼一声:

“花拳绣腿。”

这句话一出,不仅翁明彦脸色大变,全场所有人脸色都一沉。翁明彦代表着跆拳道的至高段位。就像一个行业的标杆。

标杆都成了‘花拳绣腿’,这可不是讽刺翁明彦一个人了,是讽刺在座所有跆拳道爱好者,甚至是跆拳道的名声。

所有人都用敌视的目光看着他,对杨瑾彻底失去同情心。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这家伙却是茅厕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只要一过招,就会原形毕露了。

“这么牛皮,你到是上啊。”有人不忿叫道。

“小子,口出狂言,你是找死。”

杨瑾一步一步缓缓向擂台走去。

翁明彦冷冷一笑:你既然敢上台,也就别怪我让你躺个半年了。就算让你出现意外死亡,最多赔个几十万。

像你这样的孤家寡人,赔钱都没人接手。

“来得好!”

当杨瑾一步踏上台,翁明彦嘴角冷笑,他早就怒气攻心,迫不及待的要干掉杨瑾。

他也是人狠话不多,双脚一用力,直接高高跃起,第一招就七百二十度回旋踢。

杨瑾挑眉,一来就是杀招?他本可一脚踹飞,可他选择后退一步避开。

“砰!”

擂台一阵颤抖。

翁明彦身手非常伶俐,加上下了杀心,第一招就用了必杀手段,而且力道非常大。这一脚要是踢到人身上,不死也得断几根骨头。

陈凡儿色变,她是内行,看出了对方在下狠手。她唰得站了起来,吼道:“翁明彦,都是同学,怎么一来就用杀人的招数?”

翁明彦假惺惺的冷笑:“呵呵!我们杨瑾同学口气那么大,我有点怕怕!所以出招狠了一点!对不住啊!”

翁明彦不怀好意的看着杨瑾,又是一个凌厉的飞踹、侧踢,动作连贯凶猛,又是杀招,直攻杨瑾头部。

如果踢中头部,毫不怀疑,能把人踢的昏迷过去。

但在杨瑾眼里,这些杀招,和小朋友拿着小拳头哼哼哈嘿打闹一般。

杨瑾背负双手,连续让过他好几个侧踢和高抬腿。

杨瑾挑眉,见翁明彦一直在下重手,不由冷哼一声。

翁明彦一个鞭腿踢来时,杨瑾冷不丁的一脚踢出,直接踢在翁明彦大腿下方。

翁明彦大惊,猝不及防下,被杨瑾踢中。

整个人被踢得在空中翻滚了360度,面部朝下,轰的砸在台上,来了个狗吃屎。

翁明彦自视甚高,这几招都用了全力。没想到,杨瑾出招速度如此快,还没看清楚,就被一脚给踢趴下了。

翁明彦全身气息一涌,半天都回不过气来。

还好擂台有软垫,和杨瑾手下留情。否则,光这一下,他就半年起不来。

“赢了?”

全场众人大跌眼镜。

方怡瑶更是差点把眼珠都鼓出来。

她都以为杨瑾要被翁明彦暴虐,结果杨瑾轻描淡写的一脚,翁明彦就被打趴下了?而且,还爬都爬不起来。

方怡瑶有些不相信道:“这,见鬼了……完全不符合常理啊!”

“不对呀!连个白带都干不过,翁明彦这黑带五段是不是有水分?”

“呵呵!看来他敢说跆拳道是花拳绣腿,不是装逼,是真牛皮。”

陈凡儿也瞪大了眼睛,杨瑾平时就一瞌睡虫,咋会这么厉害?“哇喔,帅!”接着鼓起了掌声,她也不管翁明彦粉丝的伤口是否在巨痛,一把盐,干脆利落的撒了上去。

杨瑾的好友周伟,开始见翁明彦挑衅,他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见杨瑾一招败敌人,也是连连鼓掌。

“没想到,我这兄弟这么厉害!”

台下的人议论纷纷,一些人看杨瑾的眼神和心情已经变了。

大家本以为他就是一只嘴硬的死鸭子,但连黑带五段都败了,看来,他还是有些能耐的。

方怡瑶脸色骤变,没想到这个土著竟然赢了,而且赢的这么轻松。自己刚还信誓旦旦的承诺,翁明彦输了,自己就上台挑脱衣舞,这可就咋整?

她顿时感觉脸上火辣辣的,想想就满脸通红。

……

坐在办公室的馆长大彪哥看着直播,挑了挑眉,道:“呵呵,如此狂妄,没想到还有几下啊!这一脚确实惊艳,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不像一个普通人能打出来的,必然是个练家子。看来,若自己不出手,这十万块要保不住啊!”

大彪哥站起身来,走向擂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