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生活 > 现代修真 > 炼气五千年

第八章 虐馆长

  • 作者:衍天鱼
  • 类别:现代修真
  • 更新时间:2019-08-19
  • 字数:2,331

方怡瑶跑上台,怒视杨瑾道:

“都是同学,你下这么重的手干什么?”

要说下重手,杨瑾还真没下重手,他讨厌麻烦,手下留了情,十分之一的力道都没用到。

杨瑾淡淡一笑:“先不说是他主动挑衅。单单他之前那几招,那次不是杀人的招数。请问,换着你们任何一个人,后果会怎样?”

方怡瑶一窘。

懂跆拳道的同学们都看出来了,翁明彦几次出手都是杀招,要换着在场的任何一人,估计都得进医院抢救。

这时,一个强壮魁梧的男子走上了场,上身赤裸,腰带竟然是黑带九段。

“呵呵!既然这位兄弟说我们跆拳道是花拳绣腿,那我来挑战你如何?”

此人一上台,顿时引起全场一阵尖叫。

大彪哥?馆长,黑带九段。

这些字眼,刺激着所有人的神经,这可是十足的传奇人物。

黑带七段就是荣誉的象征了,九段已是跆拳道的顶点,大彪哥就是一个传奇。而且人又张得十分有男人味,这就让无数少女痴迷了。

克洛跆拳道馆,能常常满座,大多数人是冲着大彪哥而来的。

大彪哥是跆拳道的骄傲,也是年轻一辈的骄傲,是男神一样的存在。

大彪哥,五岁就迷上跆拳道这项运动,到现在苦练二十几年。以击败教练为准则,他换过无数教练。到目前,已经没人敢教他了。

大彪哥一出手,这狂妄的小子绝逼要倒霉。下一刻他就知道什么是:祸从口出。

翁明彦的粉丝已经开始幸灾乐祸了。

陈凡儿和周伟楞在那里,感觉事情不秒啊!跆拳道黑带九段,有着跆拳道的极限水平。这可是高手中的高手,杨瑾怎么干得过?

翁明彦回过气来,痛苦的说道:“教练,帮我废了他!”

大彪哥看了翁明彦一眼,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

翁明彦见大彪哥这表情,心底也是一凉,自己是大彪教练的得意弟子,给师傅丢脸了。

他有些羞愧,不敢看大彪哥的眼睛。

杨瑾眯了眯眼,这大彪哥被传颂为跆拳道的神话,你若不识趣,我就让这个神话破灭。

杨瑾淡淡笑道:“你也要和我打?”

大彪哥为人心狠手辣,可随时都是一副笑容可掬的容颜,典型的笑面虎:“呵呵!兄弟如此看不起我们跆拳道,我做为馆长,岂容你放肆?不让你横着出去,我的面子往哪里搁?”

“我就怕你找不回面子,反而还丢了面子!”杨瑾淡淡道。

大彪哥脸色一沉:“狂妄加上无知,是要付出代价的!”

杨瑾这话一出,下面有人不满了,大彪哥的粉丝赵莹莹一声冷哼。

“臭小子,你太狂妄了,击败翁明彦也就速度快了点、力量大了点而已。大彪哥可是黑带九段的顶尖高手,你就等着进医院吧!”

在座的,不少是大彪哥的仰慕者。杨瑾先前那句‘花拳绣腿’就得罪了很多人。

现在连跆拳道巅峰的大彪哥都不放在眼里,这下可就捅了马蜂窝。

这个无知的家伙,侮辱跆拳道!一直以跆拳道引以为傲的大彪哥,岂不让他躺半年?

杨瑾闻言,也只是摇了摇。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我力量比你大的多,速度比你快得多,我还和你玩什么技巧?管你是跆拳道还是什么,任你万般拳术,技巧,我一拳就能破万法。

大彪哥脸色也有些阴沉:“口舌之争,毫无意义,拳脚见真章,才是真理。”

“别客气,出招吧!”杨瑾不惧,反而挑衅的做了个请的之势。

一个小小的跆拳道,就想和自己炼气九千八百八十层较量?这叫什么,这叫自不量力。

“哼!接招吧!”

大彪哥运足劲道,大喝一声,猛地助跑几步,然后急停一个帅气的侧身回旋踢。

还是和翁明彦同一招,右脚踢出,在空中划过了二百七十度,借助冲力和腰部扭动的回旋力,如神龙摆尾一般,带起了凌厉的劲风。

他已经用了跆拳道最高深的腿法,这一脚要是踢到地砖上,都能把地砖踢裂。

同样的招式,在大彪哥脚下,比翁明彦强了何止十倍。

台下的女生见到这么高难度的动作,忍不住尖叫出来。

“呵呵!花拳绣腿!”杨瑾还是不屑的微微摇头。

方怡瑶也是内行,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她可看出了这一脚的杀伤力。这一招,比翁明彦厉害了十倍不止,他杨瑾怎么可能当的住。下一刻就是杨瑾趴下吐血的场面,她已经在暗暗欣喜了。

陈凡儿捂住了眼睛,“啊!”一声尖叫,她不行看到杨瑾倒地吐血的场景。

杨瑾看向吓得花容失色的陈凡儿,微微一笑,理都没理会天之骄子的狂暴攻击。

只是轻描淡写的向背后一挥手,就挡住大彪哥灌注全身劲道的攻击。

杨瑾接着用力一震,大彪哥顿时倒飞了出去。他连连退了十几步,直到擂台缆绳才停了下来。

陈凡儿从指缝中看见杨瑾没事?这狂暴的一招,他竟然挡住了?还有几下子啊?

她顿时来了劲,一声口哨:“好!”

所有人都震惊,大彪哥这一招,究竟有多刚猛,大家心知肚明。

可杨瑾看都没看,就那么随手一挥,不仅挡住了攻击,还震得如此高手连连后退。

“难道,大彪哥也治不了他的狂妄症吗?”

“这……人家好像有狂妄的本钱啊!”

大彪哥瞳孔猛地一缩,他哪怕再高估杨瑾,也没想到他这么强。自己若战斗值六千,这小子最少一万。

“再来!”

大彪哥被打出了真火,他也不藏着掖着了。双脚一开,右腿打得笔直,全身力气灌注在右腿上。

“完了,大彪哥发怒了!”

“他要用全力了?”

“九段之怒,要出人命啊!”

大彪哥右腿灌注上强大的力道,直接狂暴的踢向杨瑾的脑袋。这股力道,有水银从万米高空倾泻般的攻势,踢得空气都产生了“啪啪啪”的连连爆破声。

“呵呵!又是杀招,我讨厌杀招!”

杨瑾背负双手,此刻,右手缓缓握成拳头。

他身形未动,双手都背负在身后,十分悠闲的样子。

可他右手拳头上运转的真元之力,有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

“小心。”

翁明彦脸色顿大变,他已经发现杨瑾暗藏的恐怖。

可为时已晚,大彪哥已经来不及收手,脚尖已经踢到杨瑾的脑袋前。

杨瑾快若闪电侧身避过,一拳砸向大彪哥的胸膛。

这一拳就如同怒吼的炮弹出膛,凭空打出了噼里啪啦的撕裂声,轰然砸过去,要将所有阻拦的障碍统统砸得粉碎。

大彪哥战斗经验丰富,举双肘格挡。

“咔嚓!咔嚓!”

连续两声断骨声。

第一声是来着大彪哥的肘骨,第二声来着大彪哥的胸骨。

大彪哥丝毫没挡住,形同炮弹一样,倒射了出去。砸到擂台缆绳时,缆绳都顿时被崩断。他直接飞出了擂台,摔在台下,死活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