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生活 > 现代修真 > 炼气五千年

第九章 水蛇一样的腰肢

  • 作者:衍天鱼
  • 类别:现代修真
  • 更新时间:2019-08-21
  • 字数:2,032

大彪哥也是骇然,杨瑾打出这一拳打,速度太快、力量太大。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给他。自己的拳头没挡住对方丝毫,就感到一股势不可挡的狂暴力量狠狠砸在他胸口上。

全场一片寂静。

所有人目瞪口呆。

谁也没有想到,一个瘦削的青年,会如此恐怖。一招就赢了大彪哥,而且赢的那么轻松。

这一拳,打碎了跆拳道的骄傲,也打碎了所有人的骄傲。

翁明彦和方怡瑶都呆若木鸡。

“大彪哥被虐了?”

“大彪哥就这样败了?”

这家伙究竟是什么人?大彪哥就这样被他一招打败了?结果太过虚幻?

“好!杨瑾,你大杀四方的样子好帅啊!”

陈凡儿看杨瑾的眼神满是迷恋,她也不怕拉仇恨,拍手称快。

陈凡儿和周伟见杨瑾一招打碎在场所有人的骄傲,心中倍儿爽。

开始,许多人轻视杨瑾,觉得他太过狂妄。打败翁明彦可能是意外,但是轻描淡写击败大彪哥,这就毋庸置疑,这是真正的实力。

刚才的鄙视,现在都变成了鸦雀无声。

翁明彦在方怡瑶的搀扶下,好不容易站起身来,说道:“方怡瑶,快去看看大彪哥!”

“放心,他死不了。断了几根骨头,暂时晕过去罢了。”杨瑾出手有分寸,只用了不足一层的力气。

杨瑾怕麻烦,在众目睽睽之下,并没有下杀手。要是换做无人之地,大彪哥已经是一具死尸。

方怡瑶冷哼一声,狠狠的看向杨瑾,眼中充满毒怨。

杨瑾环视四周,淡淡道:“还有谁不服?上来吧!”

没有人说话。

上来,开什么玩笑。

跆拳道黑带九段的武者都败了,谁还敢不服?

跆拳道馆的黑带拳手也默不作声,无人敢挑战。

特别是翁明彦,他是何等高傲的人,眼中什么时候有过杨瑾这样的土著,今天却被杨瑾当众击败,而且如同轻描淡写。一时间,他觉得信心遭受到万点暴击。

角落里,一个男子咬了咬牙,他是副馆长,黑带五段。他跟身边的两个大汉耳语了几声。

这时,陈凡儿也是个爱闹事的主,吼道:“方怡瑶,杨瑾大杀十方了,赶紧完成你的赌注吧!给大家跳个脱衣舞!”

大家都一愣,

“脱衣舞?”

方怡瑶虽然没有慕容芊芊的冷艳,也没有陈凡儿那样娇俏可人。但她却有些娇蛮难驯,让男人对她产生一种想征服的欲望,加上身材皮肤都不错。场下顿时轰动。

“嘘!”口哨声。

“呵呵!没想到,还有这种福利?”

方怡瑶气得满脸羞红,她怨毒的盯着杨瑾,都是这个家伙想让自己出丑。

她对自己的言行开始后悔了,刚出口伤人,还许诺下赌注。这会儿,怎么办?

杨瑾只是淡淡一笑,对她出口伤人很不爽。说自己土农民,咱能忍。但是你说自己算什么东西?这不能忍。何况你还说了男人的禁忌:痿了!这绝对不能忍。

杨瑾笑道:“看什么看,你不是巾帼吗?还让须眉了?”

翁明彦吼道:“杨瑾,你一个大男人,逼一个女孩子在众目睽睽之下脱衣服,是不是过分了?”

“过分?且不说她是如何的‘出口成脏’,要是今天败的是我,摸着你的良心说,你会不会逼我跳脱衣舞?”杨瑾反问。

方怡瑶一脸孤傲,狠狠道:“老娘会!”

杨瑾笑道:“那不就完了,别说我逼你!跳不跳,你自便!”说完转身走下了台。

若真让杨瑾逼一个女孩跳脱衣舞,他还真做不出来。

方怡瑶也是头倔牛,她也是傲骨铮铮,不输这口气。

她一咬牙,开始扭动腰肢,开始脱衣服……

“哇喔!”

“啧啧啧!”

“喔,喔,喔!”

今天还有这等眼福,不虚此行。

台下轰动了。

方怡瑶边脱边咬牙切齿道:“杨瑾,这件事,我跟你没完!我要你付出百倍的代价!”

陈凡儿跑过来拉着杨瑾,急忙道:“杨瑾,快转身看看,方怡瑶的腰跟水蛇一样,好柔啊!”

杨瑾微微一笑,这女人,脱了?

他并没回头,道:“从小练武的人,关节肯定会柔软一些!”

翁明彦靠在台绳上,楞楞的看着方怡瑶舞动腰肢。他作为豪少,玩过的美女何其多。不过,腰肢这么柔的,他还是第一次见。他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的确很带劲啊!他脑海中已经出现了某种场景的画面了。嘴角不由泛起一丝若有若无的邪恶笑容。

陈凡儿一噘嘴,羡慕道:“哎,看看那些男生,口水都流出来了。真羡慕她啊!看来,我得练练瑜伽了!不然,连你这样的男人都嫌弃,我以后还怎么嫁得出去。”

杨瑾一头黑线,这话说得?我这种男人很差吗?

杨瑾并没有继续留下来,陈凡儿是杨瑾的跟屁虫。杨瑾都走了,她那里还有兴趣继续玩下去。

两人领十万奖励后,直接走了出去。

大街上,

陈凡儿笑嘻嘻道:“杨瑾,你今天赚了那么多钱,请我吃芭菲盛宴吧!”

杨瑾直接扔给她一万,道:“自己去!”

“哼!榆木疙瘩!”陈凡儿把钱塞给杨瑾。

杨瑾见一辆的士车开过来,举手招呼,车很快就停了下来,他直接把陈凡儿塞进了车里,催促道:“快走!”

因为他发现,有三个大汉,一身黑衣,从跆拳道馆中走了出来。而且目光一直落在两人身上。

“杨瑾,我从明天开始,又要请一个星期的假!一个星期后再见!”

开学两个月,这家伙每个月都请了七天假。这个月也不例外了?

杨瑾只想毫无打扰的度过每一天,没有陈凡儿吵他,他更能落个清静。

至于她为什么每个月都要请假?杨瑾也不想知道,也懒得知道。

送走陈凡儿,杨瑾大步向前走去。

三个黑衣男子一直紧紧的跟在后面。杨瑾住在城边的村,他向回村方向走去。

一条偏僻的小道上,周围一片田野草丛,加上天快黑了,村民早已收工回家。蛐蛐的叫声已经开启了白天与黑夜的交替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