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生活 > 现代修真 > 炼气五千年

第十章 月黑风高无人夜

  • 作者:衍天鱼
  • 类别:现代修真
  • 更新时间:2019-08-22
  • 字数:2,221

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

三个黑衣男子见四下无人。立马加速,围住杨瑾,嘴角都挂着冷冷的笑容。

杨瑾淡淡一笑,早知道这几人来者不善,道:“跟我这么久,现在时机到了?”其实,杨瑾故意绕到了这个鸟无人烟的地方,月黑风高无人夜,解决问题,你好,我好,她也好!

其中一个男子一米八,壮得跟座山似的,他是克洛会馆的副馆长,冷笑道:“小子,我们克洛跆拳道馆的钱是那么好拿的吗?”

另外一个刀疤男子也讥笑道:“呵呵,这小子还天真的认为,打赢了就能拿走十万!你他妈还真没长醒。”

杨瑾看了三人一眼,把十万拿在手里:“克洛跆拳道馆,是输不起了?”

刀疤脸道:“小子,十万还回来!还有三位爷的辛苦费十万,打伤大彪哥的医疗费十万,精神损失费十万。一并给了吧!否则,就别怪三位爷不客气了!”

杨瑾摇头失笑:“输不起还要到敲诈一把,也不知道谁给你们的勇气?”

副馆长带着戏趣,看了看周围,一片田野草丛,说道:“当然是它给我们的勇气了!”说着,他掏出了一把手枪,枪口前方还按有消声器。

另外两个男子也抽出匕首。

刀疤脸脸色沉道:“小子,识相的赶紧拿四十万出来,否则,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杨瑾云淡风轻道:“这十万就在这里!有本事你们拿走,没本事,我回头烧几千个亿给你们!”

刀疤脸脾气火爆,这不知死活的,竟然还敢挑衅他们?

他狠道:“二哥,先废了他!”

副馆长也干脆利落,朝着杨瑾的腿,扣动了扳机。

“砰!”

一声闷响。

杨瑾瞬间出手,子弹离他大腿三寸的时候,他把子弹牢牢抓在手中。他整个手掌泛起紫金色光芒。

他缓缓张口手掌,一金色铁片出现在掌心。

三人楞住了,他竟然徒手接住子弹?在不到两米的距离开枪,0.1秒的时间都要不了,就能射入他的肌肤。

子弹竟然被他抓住了,这还是人吗?

杨瑾眼神犀利,盯着副馆长,猛的一握掌,子弹顿时变成了齑粉,从他掌下洒落。

副馆长喉咙发干,杨瑾这一握,他不由自主的浑身一抖,心脏都骤然一紧,感觉都被捏碎了一般。

这是踢到铁板了?可他不信邪,他不相信这个世界有人能抓住子弹。

他举起枪,朝杨瑾脑袋砰砰连开两枪。

杨瑾一指伸出,对着射击而来的子弹微微一拨,两粒子弹顿时改变了射击轨迹。

另外两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应声倒地。两眉间都出现了一个细小的窟窿。

副馆长懵逼,自己分明射杀的是这小子,怎么他旁边的两人脑袋上出现了窟窿?这小子简直不是人啊!

他已经失去再开枪的勇气了,他看着杨瑾冰冷的眼神,全身都在颤抖,不由自主的往后退,然后转身就跑。

杨瑾并没有追上去,而是随手摘下一片圆圆的草叶,轻描淡写的一挥手。

草叶比子弹还犀利,直接从副馆长的颈后透过咽喉而出。

“我杨瑾的钱,没人吞得了!”

……

杨瑾租的房子属于城边小镇,是一处两层的红砖房,单间配套,没有装修,条件不算太好。

但是好在比较安静。

杨瑾住在二楼最边上一个房间。

杨瑾刚走到楼下,肥胖的包租婆坐在楼下坝子中搓洗着内衣,不时看向二楼杨瑾隔壁房间,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杨瑾挑眉,一个星期前,有个很胖的男子租下了隔壁房间!

这是?包租婆对租客不满意了?但以包租婆吃了火药一样的火爆性格,咋没赶走呢?

杨瑾笑着问道:“包租婆,晚上好啊?”

包租婆肥得跟冬瓜似的,不友善的看了杨瑾一眼,吼道:“好你妹啊好!”

“呃,包租婆,发这么大的火,今晚吃的火药啊!”

“你管我吃什么?杨瑾你的租期到了,房租翻倍,八百一个月,最少一年交。不然,你们都给老娘滚,看见你们这些租客就烦人。”包租婆带着不满,噼里啪啦跟爆竹似的。

杨瑾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以前就自己一个租客,包租婆还有个读高三的儿子,经常找自己补习课程,而且还是免费的。所以包租婆对自己挺好的。

出现这种情况,定然是新来的租客惹到包租婆了。自己是遭了鱼池之殃。

这时,一个身高一米七,体重一百九的少年走了出来,少年是包租婆的儿子姜平安。他完美继承了母亲的肥胖基因。

杨瑾平时都叫他小胖。

姜平安看见杨瑾,立马跑了过来,笑盈盈道:“杨瑾哥,你回来了啊!”

杨瑾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姜平安接着对包租婆说道:“妈,你吼杨瑾哥做什么呢?杨瑾哥又没惹你!”

“我管他惹没惹我,我的房子就是不想租了!”

“妈,你不租房子给杨瑾哥,那你拿钱给我去补课!”

“老娘盐巴都买不起了,那里有钱给你补习?你给老娘滚回去做作业!”

姜平安一叹。

“杨瑾哥,你几天没回来了,你上楼休息吧!我妈这里,我来处理!”

杨瑾拍了拍小胖的肩头,道:“好的!”

杨尧隔壁,住着一个虎头虎脑的胖子,体重最少250,比小胖还胖,走路楼道都在颤抖。

杨尧也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前几天,自己晚上都在家。看见每天都有几个黄毛来他家喝酒聊天吹牛逼。

隔天还带几个妹子过来,由于房间不隔音,哼哼哼,啊啊啊的,弄得声音很大,十分扰民。搞的楼下小胖子都无法安心学习,严重带坏青少年儿童。

杨尧感觉这几人就没个正经的工作,属于好吃懒做还爱找乐子的人。

隔壁房间里,

黄毛喝了一口酒,搂着低胸超短裙的女子说道:“大哥,隔壁是个学生娃,找个机会拖他下水。”

胖子丢了一粒花生,磨叽个嘴道:“可以,我们队伍要扩大,哥儿几个就可以享清福了。”

……

杨尧上楼,第一件事情就是洗澡。

他把泡泡打得满身都是。

结果再拧水龙头,没水?顿时就懵了逼。包租婆来真格的?还把水给断了?

杨瑾光着身子,伸个脑袋大喊道:“包租婆,为什么突然间没水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