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生活 > 现代修真 > 炼气五千年

第十一章 作死四人组

  • 作者:衍天鱼
  • 类别:现代修真
  • 更新时间:2019-08-23
  • 字数:2,156

包租婆从房间里冲出院坝,吼道:“水不要钱呐,租金不交,老娘打牌输得内裤都没了,你还给老娘要水!做梦!什么时候交了租金,什么时候通水!”

杨尧摊了摊手,此刻的心情,比光着身子还尴尬。

“你先开水吧!我洗完就下来交!”

杨瑾租这房间,属于单间配套,水电气都是单独的表,包租婆完全可以单独控制。

包租婆正在气头上,并没有理会杨瑾,气冲冲的,转身进了屋。

杨瑾尴尬了。

这时,

隔壁大哥来敲门,名叫曹远航,人称:曹胖子。

曹远航“咚咚咚”的敲了几下杨瑾的门,道:“兄弟,没水了是吧!来来,我家洗!我家洗!”

具杨瑾观察,这个曹胖子并非善类,对他们早有一些芥蒂。

他此刻来相助,不能说远亲不如近邻,雪中送炭什么的,也只能算个江湖救急。全身泡泡的确很尴尬,迫于无奈,不好拒绝别人的一片好意。

杨瑾裹着浴巾,道:“感谢曹大哥,那我就不客气了!”

曹胖子笑得慈眉善目,大义道:“都是兄弟,江湖救急,甭客气!”

隔壁房间布局都是一样的,单间配了一个厕所,做饭都在房间窗台边,来个爆炒满屋油烟。

杨瑾裹着浴巾刚走出门,正遇见三个黄毛楼抱着妹子,准备把她们送下楼。

三个妹子看见裹着浴巾的杨瑾,嘻嘻一笑:“哇,好精壮的男人,我好喜欢!”

一个黄毛在妹子肥殿上捏了一把:“臭婆娘,老子不精壮,但是很厉害!快点给老子滚!”

六分钟后。

杨瑾洗完出来,

他就看见了桌子上摆放着两把尺余长的砍刀。先前进去的时候,是没有的。

杨瑾能确定,这曹远航很‘江湖’。

曹远航坐在桌边,桌子上摆放着酒鬼花生,卤菜啤酒等等。

他丢了一粒花生在嘴里,微笑的脸庞带着一丝意味深长。道:“兄弟,洗好了啊?”

杨瑾挑眉,看他这身肉,应该是个带头大哥。杨尧说道:“洗好了,曹大哥,感谢!”他不想跟这种人有太多纠葛。

曹胖子笑嘻嘻的,脸上成堆的肥肉把眼睛都挤成了一条缝,嚼着花生道:“兄弟,洗干净了?就这么甩手走了,不太好吧!”

杨瑾停住脚步,这是要收钱?

“曹大哥,你的意思是?行,转背我给你五十块,你看行不?”

曹胖子脸一沉,眼睛忽然大了一些,冷笑道:“五十块,打发叫花子啊!”

杨瑾现在才明白,天下的确没有免费的午餐。道:“那你要多少?”

曹胖子比了个巴掌,重重道:“五万!”

他打着如意算盘,知道这小子现在没钱,让他先打个欠条,然后天天逼债。还不起钱,就让他去当小弟收保护费,学生娃,好控制。

杨瑾被他逗乐了,道:“大哥,嗑坏脑袋了吧!隔壁邻居的,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杨瑾也不是什么圣母婊,不碍着我的事儿,管你干什么,我也懒得搭理你们。

这时,走进来三个黄毛,人手一把砍刀,死死把门堵住,都笑嘻嘻的看着杨瑾,一脸的不怀好意。

他们来的时候,就看见杨瑾是个学生,早已打好算盘,要发展他这个下线。这被他们逮着一个机会,怎么能放过。

曹胖子淡淡道:“不瞒兄弟,大哥我呢,是收保护费的。所以,我这水很值钱,五万是没得商量了。你也说了,隔壁邻居,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我知道你个学生娃,没钱!这样,你先打个欠条,有了再给我们!”

杨瑾摇头,这种货色为钱无所不用其极。

杨瑾还是面带微笑,淡淡道:“写五万欠条,是不可能的。这样,我今晚吃泡面,再给你加十块!”

曹胖子摇头道:“不给现款也可以,你去给我们收保护费,收够五万,也行!”

杨尧摇头道:“不仁不义的钱是不能赚的,你们需要改造了!”

曹胖子脸色一寒:“油盐不进,给我打,打到他写欠条为止!”他顺手抓起桌子上的砍刀。

杨瑾笑得人畜无害,这几个‘害虫’,皮痒了?

他镇定道:“既然这样,就把门关上吧!”

杨瑾决定教教他们做人。

四人堵在门口,不怀好意的一脸邪笑。

关门,这小子很识抬举啊。老大发话,哥三个,只管动手就对了。

四人正欲动手,但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这小子忽然消失了?

他们人影都没看清楚,啪啪啪啪,四人左边脸上一片火辣。

当看清楚人影的时候,啪啪啪啪,右边脸又是一片火辣。

四人顿时肿成了猪头。右边脸还没感觉到疼痛,肚子上又被干了一脚,全给趟地上了,脸色苍白,疼得气都回不过来,更别说爬不起来了。

手上的砍刀那里还握得住,哐当就掉在了地上。

杨尧还特地‘关照’了几拳曹胖子。

“哎呦,疼,疼!”

一片哀嚎。

“哟,对不住,几位,刚才出手重了点儿,这次我轻一点儿!”杨尧戏趣的看着几人,又欲进行下一轮猛如虎的操作。

曹胖子皮糙肉厚都疼的话都说不出来,急忙挥手。特么的,以为是个青铜,原来是个王者,踢到铁板上了。

好半天,曹胖子缓过气来,满头冷汗,求饶道:“大哥,你别打了,别打了,以后你爱洗多久就洗多久,永久向你免费。”

“免费?我不稀罕!”杨瑾又一拳打在胖子的肥肚子上。十分有弹性。

“嗷哦!”

胖子吃痛,鼓大着眼睛,一声怪叫。双手捂住肥的流油的肚子,顿时缩成了虾状。

曹胖子疼得满头大汗,求饶道:“大哥!真不能再打了,我快要疼死了,麻烦……麻烦您叫个救护车,我还能……还能抢救一下!”

另外三个黄毛躺在地上,吓得瑟瑟发抖,又不敢跑。

杨瑾冷冷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曹远航急忙道:“大哥,我们井水河水,永不相犯!”

“但,你已经犯了我,怎么说?”

懵逼

“任凭处置!”

“任凭处置!”

杨瑾道:“收拾收拾,立马滚!若再敢踏进这里一步,我就打断你们的腿。”

这些不友善邻居,直接打发便是。这几个货色,深更半夜,老是弄得妹子鬼叫鬼叫的,很影响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