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生活 > 现代修真 > 炼气五千年

第十六章 刻骨铭心

  • 作者:衍天鱼
  • 类别:现代修真
  • 更新时间:2019-08-28
  • 字数:2,138

显然,吴曼容并没有把杨瑾怎么样!

他身价只上十亿,他又能做什么?这杨瑾究竟是什么人?这次踢到铁板上了?

校长也直挑眉,杨瑾家庭背景,他是清楚的,不就是一个农村的孤儿吗?他凭什么让晏氏矿业的大少爷折服当小弟了?

只有慕容芊芊,一向矜持的她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昨天,杨瑾两巴掌把晏乐圣抽得不知道南北,她可亲眼所见。

晏乐圣也不管孰是孰非,用命令的口吻道:“我不管你们是怎么回事,赶紧给我大哥道歉!否则,我会让我爹开股东会决议,让你退股!”

慕容芊芊站了出来,‘落井下石’的把所有过程都解释了一片。

晏乐圣听后,一憋嘴,对翁忠贵道:“原来是你那不真气的儿子下毒手啊!他也幸好遇到我大哥这么宅心仁厚的人。要是换着我,你儿子估计四肢都没了!要是报警,你儿子下半辈子都没了。你还不知足?”

翁忠贵得知真相,想想后果,一阵后怕。顿时就怂了。

晏乐圣立马把礼物双手递给杨瑾。

“大哥,这是您需要的百年以上的人参,感谢您救了我爹!这是孝敬您的!”

杨瑾毫不客气,接过礼品袋,从中拿出一个精美的玉盒。

杨瑾淡淡一笑,对这么珍贵的药材,晏慕北还知道用玉盒装,看来,他对灵药还有些认识嘛!

他打开玉盒,一株酒杯大的人参散发中浓浓的灵气。

杨瑾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株人参大概有两百年左右,灵气流失很少,保存比较完好。已经是十分难得了。

比自己预期的还好。

杨瑾取出人参,直接开吃。

然后把玉盒扔给了晏乐圣。

晏乐圣砸吧着眼睛,惊讶道:“大哥,价值三千万的人参,你就这样吃?不逮几条蛇再加点狗鞭什么的,补肾壮阳、祛风除湿啊?”

校长和慕容芊芊都识货,百年人参直接吃?简直就是在暴殄天物。

杨瑾颔首,道:“对了,你提醒了我!”

杨瑾为了突破炼气期,最近研究出了一个新型的筑基丹配方,需要四阶以上妖兽内丹炼制。

现在手中又没有存货。

在灵气匮乏的华夏,最可能从普通动物修炼成为妖兽的,无疑就是最具灵气的蛇和龟了。

银环蛇在西陕地区极为稀少,翁明彦定然是从蛇贩子手中购买的。哪些蛇贩子一天都穿梭在深山老林中,或许知道一些蛇妖兽的消息。

杨瑾接着对翁忠贵道:“教你做人这一课,上得还深刻吧?”

翁忠贵脸都成了猪头,确认过眼神,这学生娃是他惹不起的人。

加上晏乐圣这座大山施压,这一课简直刻骨铭心啊,能不深刻吗?

他急忙点头:“杨老师教导有方,深刻深刻!”

杨瑾继续道:“嗯,很好!现在,只要翁明彦给我办一件事情,你们父子惹我这笔账,就算揭过了。走吧,去见翁明彦!”

校长和慕容芊芊也松了口气,只要杨瑾不追究翁明彦的责任。那么他们就有办法把这件事情的影响降低到最小。

杨瑾、翁忠贵、晏乐圣三人来到医务室。

翁明彦躺在病床上,面如死灰。他感觉天都塌下来了。

此刻,他看见杨瑾这个杀神走了进来,顿时吓得坐了起来。

由于动作较大,腿上一阵撕裂般的剧痛,疼得他龇牙咧嘴。

“杨…杨瑾,我…我错了!我给你道歉,对不起,对不起!”翁明彦以为杨瑾不依不饶,还要找麻烦。

他接着看见他爹和晏乐圣走了进来。而且他爹和他一样都成了猪头。

老爹也被揍了?杨瑾这个疯子。

他顿时感觉大事不妙。

“爹,晏少!”

晏乐圣为了讨好杨瑾,上前训斥道:“翁明彦,你个狗日的,胆子够大啊!敢坑害我大哥?”

“大哥?”翁明彦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杨瑾这个土著,什么时候成了晏少大哥?人以群分,物以类聚。杨瑾分明是个土农民啊!他们咋搅到一块儿的?

但他并不傻,晏少这个纨绔子弟,一向桀骜不驯,能让他喊声大哥,那得有真本事。这次的确,是踢到铁板上了。

翁忠贵满脸通红,一辈子没挨过打,今天因为这个逆子,还被一个学生娃打了,脸都丢到姥姥家去了。

而且,这件事情处理不好,医药公司的股份还可能丢,让他十分窝火。

翁忠贵气势汹汹的走到翁明彦跟前,抬手就想给他一巴掌。

可是他举起手,并没有打下去。

翁明彦也是吓得一缩。

“杨瑾同学,我错了,我真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杨瑾平手,道:“我给过你两次机会,可惜你没抓住。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你那条银环蛇是在哪里弄来的?”

还有机会?哎呦,我们杨同学就是大人大量啊!这个机会可得抓住。

翁明彦急忙道:“这条蛇,是我从一个武者手中购买的!”

“武者?”

地球灵气枯竭,修仙传承已入没路。然而,有那么一群人,在灵气枯竭的地球上顽强修炼,他们想让修行传承延续。

而这群人,被称为:武者。

“对,此人常年住在深山老林中。偶尔出山,在偏僻的城边卖些药材和蛇类!”

杨瑾颔首,这样的人,或许有能从他们手中得到一些上年份的药材或者妖兽消息。

杨瑾道:“我需要认识他,你安排一下。你放毒蛇这件事情,就一笔揭过。”

翁明彦一喜,杨瑾若报警,自己下半辈子都完了,既然揭过,这就好了。

他急忙道:“此人生性古怪,不常出山,你稍多给我几天时间!”

杨瑾颔首,这些所谓的‘世外高人’,都有一些臭架子。

他转身向教室走去。

翁明彦摸了一把额头,一手的汗珠。但他眼中确闪过一丝异光,老爹都被他打了,这口恶气,怎么咽得下去?

你不是很能打,我看你能不能打过武者。

老子就花些代价,让武者把你带到深山老林中,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你做掉。

翁忠贵是商人,戾气没有飞扬跋扈的翁明彦那么强烈,他抱着和气生财的心态,只有杨瑾不继续追究责任,已经是万幸。

翁忠贵长长舒了一口气,没想到,杨同学如此大人大量。这件事,算有惊无险,过去了。

他转身对晏乐圣道:“晏少,我有几天没去看晏总裁了,他可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