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生活 > 现代修真 > 炼气五千年

第十九章 施以援手

  • 作者:衍天鱼
  • 类别:现代修真
  • 更新时间:2019-08-31
  • 字数:2,259

方承天也没再次出手,他感觉杨瑾很古怪。

他转身查看儿子情况,发现儿子惨不忍睹,双腿骨折,下颌骨也断了。

顿时怒火攻心:“杨瑾,你他妈给老子等着,这笔账,我要你百倍奉还!”

杨瑾回首,自己手下留情了,你还在叫嚣?

杨瑾问道:“你也要找我算账?”

“这个仇,我们方氏武校和你不共戴天。这笔账不算,我对不起列祖列宗!”

杨瑾冷笑:“我这个人很仁慈,我给你一个收回此话的机会!”

方承天毒怨的看着杨瑾,狠道:“收回?我方承天一言九鼎,你就等着断手断脚、掏心挖肝吧!”方承天说得十分狠绝。

杨瑾摇头:“我实在不喜欢听到这些恐怖的词语,我现在就立个规矩:谁对我说这样的词语,我就废谁!”

“无知小儿,不知死活,狂妄至极!”

杨瑾一叹,这个世界,需要调教的人太多了,道:“好!你既然说我狂妄,那我狂妄给你看!明天我来踢馆!”

方承天紧握拳头,站起身来,这小子说的什么?踢馆?

开武馆的,最忌讳踢馆了。你一来就要踢馆?你是在作死。

方承天怨毒道:“好!你有种,明天老子等着你!你要是不来,老子亲自带人来学校收拾你!”

他武校弟子上千,而且,炼气五层以上的教官就有几个。单挑不行,老子就群殴。

几个弟子有些怜悯的看着杨瑾。

方校长的脾气,他们是比较了解的,你触犯了他的逆鳞,号令全校人员单挑你一个,他完全干得出来这事儿!

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鬣狗一群,也能虎口夺食。你一个人,怎么可能干得过上千人?

杨瑾也懒得与他口舌之争,自己说过的话,从来就没虚言过,此事,自然言出必行。

他转身就走。

……

杨瑾回到出租房。

他刚走到楼下,就听见包租婆房间里传来说话声。

“儿子,我哪里有钱给你补习啊!你爷爷生了大病,住在医院里,花了我几十万。我的积蓄都花空了!现在医院还欠债五六万,我们吃饭都成问题了。你读大学的学费还不知道怎么办啊!”

“妈,那你一天还打麻将?”

“我他妈打麻将,早就从十块打到五毛了!”

杨瑾停住脚步,他知道,小胖爸爸生病去世多年,包租婆心地挺善良,这么多年,一直照顾小胖的爷爷。

遇到老人生大病,她也舍得给钱。可只有出账,无进账,积蓄很快就见底了?

小胖说道:“哎,我高三了,数学成绩拿不起来,想考985无望啊!”

“儿子,补习这事情,你找杨瑾哥哥啊!他不是各科都很厉害吗?”

“是啊,我感觉杨瑾哥比我们老师厉害多了。特别是哪些奥数难题,他解题的方法刁钻怪异,简单易学,而且都是对的!可是,杨瑾哥哥也要读书,没那么多时间来教我啊!”

包租婆一叹:“哎,如果真不行,我把这房子卖了,亏什么也不能亏待你读书!”

杨瑾回到房间,把总克洛跆拳道馆赢来的十万块拿在手中。

他来到包租婆门前,敲了三下门,道:“小胖,我在家的时候,你可以过来找我,我有时间就给你补习!”

小胖急忙打开门,高兴道:“杨瑾哥,真的吗?”

杨瑾微笑着颔首。

包租婆也激动道:“杨瑾,你可是我们小胖的贵人啊!谢谢你,谢谢你!”

杨瑾道:“包租婆,这十万,我先交几年的租金吧!”杨瑾本想送给她们,但估计她们不会接,就找了个借口。

“十万,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你这得住几十年啊!”

杨瑾淡淡一笑,住几十年是不可能的,一个地方他最多住二三十年。因为自己一直容貌不变老,邻居会认为自己是怪物。

杨瑾道:“没事,你可以涨房租!”

“涨房租?哎,我哪里有逼脸涨房租!孩子,你这钱是哪里来的?”

包租婆有些担心,一个穷学生娃,怎么突然拿出这么多钱来。他要真有钱,早就住高楼大厦了。

杨瑾忽悠道:“我给一个土豪治病,他给我的报酬!哦,对了,你们把小胖爷爷接回来,让我看看吧!”

包租婆有些犯难,小胖爷爷得的可是肝硬化,病情有些古怪,医院都治疗不好,现在都是掉着命,活一天,算一天的人。

杨瑾还是个医学院的学生,他能治疗好吗?

“肝硬化你能治疗吗?”

杨瑾道:“或许能,你让他出院,然后我瞧瞧!这个钱,你们收着,否则,没钱给医院结账,小胖爷爷也出不了院。”

“杨瑾,你能不能去……”

杨瑾知道她想让自己去医院先看看,他摆手道:“你把人接回来就行了!”

他接着道:“走,小胖,我给你补习去!”

杨瑾如此一说,包租婆也没继续说出请求。

她感激道:“杨瑾,你真是雪中送炭啊!这钱算我先借你的,你以后的吃住,就当利息支付了!我弄几个好菜,一会儿来吃哈!”

杨瑾点头,对五星大厨的手艺,他不会拒绝。

回到房间,杨瑾就开始给小胖补习。

……

第二天一大早,杨瑾刚起床,周伟就打来了电话:

“兄弟,你今天真要去踢馆啊!”

杨瑾笑道:“今天星期六,不找点事儿做,你说这日子怎么过?”

周伟无语了:“你一天上课就睡觉,是岛国片和五指姑娘招惹多了吧?趁星期六,还不好好补补瞌睡?”

“呵呵!睡觉多无聊啊!方怡瑶不是吹她家有个宝贝吗?”

周伟想了想,咧嘴一笑,原来这家伙惦记这一出?

他笑道:“对对,上次同学聚会,方怡瑶喝醉了,站在KTW的大理石桌子上,耀武耀威给大家宣布她家有块玉髓,价值十几个亿!当时把我们羡慕得差点流口水。”

周伟反应过来,急忙道:“不不,兄弟你要干嘛?那可是方氏武校,方承天可是半步宗师!”

杨瑾笑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我本来就看上了她家那玉髓。他们不招惹我,本来就这打算。可他们偏偏要来惹我!这不,他给了我一个机会!我岂能不抓住?”

周伟在电话那头一抹头发,来回转了几圈,道:“这行为,太疯狂。你想一人单挑整个武校?”

“未尝不可?呵呵!我得出门罗!”

周伟寝室的几个同学,星期六正在睡懒觉,睡得迷迷糊糊的,听见周伟说杨瑾要挑战方氏武校。顿时睡意全无,咕噜爬了起来!

“什么?杨瑾要挑战方氏武校?”

“杨同学膨胀了呀!”

“他疯了吧?”

“走走,看热闹,看热闹!”

“带两张床单,一会儿给杨瑾同学裹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