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生活 > 现代修真 > 炼气五千年

第二十一章 踢馆成功

  • 作者:衍天鱼
  • 类别:现代修真
  • 更新时间:2019-09-02
  • 字数:2,281

张教官把指关节握的啪啪着响,冷笑:“小子,你炼气三层就如此狂妄,真不知道死活!”

王教官也讥讽道:“年轻人,狂妄过头了,会付出代价的!”

李教官有接着讥讽……

他们在拖延时间,几番下来,时间已经过去一分钟。

杨瑾淡淡一笑,拉松领带结,道:“你们说够了吗?说够了,我可要动手了!”

“你一个炼气三层,我到要见识见识你有几斤几两!”炼气八层的王教官猛的一拳打来。

杨瑾眼神一寒,忽然出手,伸手抓住王教官的手腕,往身后一拉,而他一步向前踏近,肩头猛撞击向王教官的胸膛。

“砰!”

王教官顿时飞砸向武校牌匾方向,杨瑾力道十分巨大,此方向的武校弟子被砸得倒了一大片。

而其他三个教官纷纷出手。

对付这些弱鸡,杨瑾一巴掌一个,直接扇飞。

杨瑾速度快到了极致,他宛若虎入羊群,势不可挡。

陈二小姐和顾傲松眼睛都瞪大了,只见杨瑾所过之处,人影漫天飞,都是被他击飞的。

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领带暴徒啊,太猛了。不过,自己很喜欢。

十秒,杨瑾就冲出了十米,离牌匾还有上百米距离。

杨瑾真元外放,他都懒得出手了,直接横冲直撞。他就宛若一个推土机一样,无人能挡他分毫。

他身后一片武校弟子倒地哀嚎。

这都是杨瑾手下留情的结果了,要是他动杀念,这些弟子,早就失去了生息。

方承天脸色骤变,他再次确定,这家伙绝不只炼气三层,他甚至感觉,对方比宗师还恐怖。

“靠拢,靠拢,给我挡住他!”

他急忙召集所有武者向他靠近,守护牌匾。再拖住他两分钟就胜利了。

杨瑾速度太快了,这些人中,夹杂着武者。但完全是螳臂当车。

眨眼,杨瑾就冲到了牌匾下方。

突破一百多米的人形围墙,他只用了三十秒时间。

方承天咽了咽口水,他身边的一帮武者也是口干舌燥的。这是炼气三层的武者吗?

四大主力的教官,在武校号称:四大金刚。一个照面就被解决了,毫无还手之力!

上千的弟子,人山人海,也挡不住他片刻。

这个身穿白色衬衫,打着领带的家伙,看上去人畜无害,却是个领带暴徒啊!

方承天毕竟是半步宗师,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

他目光一寒,他手中一柄蛇形利剑,在他真元的催动下,发出嗡鸣之声。

这柄蛇形利剑,是他从地下拍卖行花了二十几个亿购买的法器,威力极其强大。

他曾经试验过,运足真元一剑,劈开过五六千斤的鹅卵石。

顾傲松色变,他同是武者,对方承天也很了解,这把蛇形法器非常厉害。

方承天本是半步宗师,加上这把法器,战力媲美宗师!

炼气三层的杨神医,虽然也表现出非凡战力,但是,怎么可能挡得住宗师之怒。

方承天身边的十几个低阶武者,都知道这柄蛇形法器的威力。见校长动用杀器,都心头一颤,不由退开两步。

方承天狠厉的盯着杨瑾,这家伙逼迫女儿跳脱衣舞,还废了自己心爱的儿子,今天还敢来踢馆。他必须死。

方承天顿时狂暴了。

“给我死来!”

方承天一跃而去,脚踏弟子肩头,猛的一剑向杨瑾劈来。这一剑,有开天辟地之势。他誓要把这个混蛋劈成两半。

杨瑾不躲不避,两指泛起一层紫金色光芒,瞬间夹住蛇形利剑。

方承天全力下劈,对方轻猫淡写的伸指,竟然无法向下劈了?

他脸色骤变,这家伙的战力,比他想象的还恐怖。

方承天震惊的无以复加,可他是半步宗师,岂能轻易放弃。

他运转真元,猛的抽剑,可剑被杨瑾两指夹着,纹丝不动。

方承天接着一脚踢向杨瑾脑袋。

杨瑾一声冷哼,两指一用力,

“嗙!”

一声金属脆响。

方承天引以为傲的蛇形利剑,顿时被折断。

杨瑾反转,断剑尖猛的刺想方承天踢来的脚踝。

“啊!”

方承天一声惨叫,脚踝顿时被刺了个透心凉。

杨瑾并没有手软,一个健步,伸手掐住方承天的脖子,双脚一用力,带着方承天腾空而起。

杨瑾直接让方承天当肉盾,猛的冲击方氏武校的牌匾。

“啪啪!”

方氏武校的牌匾,被方承天这个肉盾冲击得断成了两截,哐当掉落而下。

方承天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受了严重的内伤。

杨瑾落地后,方承天还被他提在半空中。他轻轻一扔,方承天的身体顿时砸向几个还没反应过来的武者。

再次砸到一片。

杨瑾速度太快了,整个过程,就两三秒的时间。几个武者都没有反应过来,普通弟子更跟不上节奏了。

方承天一阵呛咳,一口接着一口的吐着鲜血。

所有弟子楞了,他们心目中的无敌战神‘方校长’,在这个青年面前,如此不堪一击?

自己一生最求达到方校长境界的梦想,已被杨瑾这一飞身砸匾的招式,击得粉碎。

此刻,所有人脸色都很难看,他们那里还有勇气围攻杨瑾,都在愣愣后退。

陈二小姐美目大睁,眼神中闪过一丝异光:“馆被踢了?原本以为这个家伙是青铜,没想到还真是个王者!”

顾傲松也有些懵:“他这是怎么做到的?太不可思议了!”

周伟和一帮同学也赶到了,他们正好看见刚才的那一幕。

“握草,杨瑾真把方氏武校的招牌踢了?”

“没想到,我们班还有这么个猛人!”

“哎!这个家伙,低调了两个月,注定要名声大噪啊!”

杨瑾淡淡一笑,看了看时间,笑得人畜无害,道:“方校长,一分五十五秒砸了你的招牌。还有什么话说?”

其实,杨瑾出手,就用了五十五秒时间。

两个弟子把方承天搀扶了起来。

方承天横袖擦拭了一番嘴角鲜血,道:“我今日算遇到高手了!但是,我没有玉髓!”他想赖账。

玉本身就含有灵气,玉髓更是玉中之精华。一座玉山,估计也就那么一块玉髓。这是价值连城,有价无市的东西。

方承天修炼全靠这玉髓提升修为,这是他的命根子,他怎么可能舍得拿出来。

杨瑾颔首,道:“哦,我用命赌的玉髓,竟然说没有?那就用你的命来赌债吧!”

方承天浑身一抖:“兄,兄弟,没有,我真没有这种罕见的东西!我可以给你钱,很多的钱。”

杨瑾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道:“我不喜欢钱。既然你要当守财奴。我就成全你。你家好像有五十个武校,我空了一个一个去踢!然后我再来索你的命。”

“你……”方承天气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杨瑾继续道:“我这个人,比较仁慈,我再给你一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