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生活 > 现代修真 > 炼气五千年

第二十五章 逆杀

  • 作者:衍天鱼
  • 类别:现代修真
  • 更新时间:2019-09-06
  • 字数:2,344

杨瑾离雷区越来越近,大彪哥面露出嗜血的笑容,下一刻,就能为兄弟们报仇了。

杨瑾一步一步走向雷区。

大彪哥见杨瑾进入爆炸范围,一声令下:“炸!”

其他两人见时机已到,同时启动了爆炸装置。

“轰!”

“轰!”

“轰!”

连串的爆炸声。

顿时大地一阵颤动,土石飞溅。一股浓浓的烟雾袅袅升起,宛若一朵巨大的蘑菇云一般。

硝烟气息也是铺天盖地。

十几枚炸药同时爆炸,威力何其巨大,地表都被掀翻了一层。

大彪哥见得手,矮着的腰板也直力了起来。

“哈哈哈!”他仰天大笑,并从树林中走了出来。

“这混蛋终于死了,兄弟们,我为你们报仇了!”

另外两人也是面带微笑的走了出来。

其中一人说道:“我说不会失手,对吧!这小子已经被炸得粉碎碎骨了!”

“能不粉身碎骨吗?你说这家伙可能是武者,本来用三包炸药就可以搞定的,我们都上了十几包。是人他就得死!”

大彪哥笑道:“浪费几个弹药没关系,这个钱我出了!只要炸死这混蛋,付出再大的代价都值!”

三人都脸庞都洋溢着笑容,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中。

这时,

让他们做梦也没想到的是,密散着硝烟的废墟中,一块几千斤的石头下微微动了一下。

三人神色一紧。

“这怎么可能,难道他还没死?”大彪哥惊疑道。

一个雇佣兵戏谑道:“看你都成惊弓之鸟了,别紧张,土石松动,下落而已!”

“呵呵!铜墙铁壁都能给他炸得粉碎,他怎么可能还活着!”另外一个雇佣兵信誓旦旦的说道。

然而,巨石下的杨瑾运足真元,一掌猛的拍向巨石。

几千斤的石块猛然炸开,威力比刚才十几枚炸弹还大,碎石四溅飞射。

噗噗几声。

细小的碎石块飞射向三人。

大彪哥连双腿都没了。另外两人全身窟窿,惨不忍睹。

但三人还有意识,他们惊悚的看见废墟中,有一人站了起来,此人伶俐的眼神宛,若来自地狱的恶魔。

三人都瞪大了眼睛,露出痛苦而不相信的神情。

大彪哥喉咙呵呵有声:“这…还…是人吗?这样…都…不死!”

说完,轰然倒地。

“怎么会……这样?”

两个雇佣兵,弄死的武者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以前重来没失手过。今天加大了爆炸力度,本来是十拿九稳的事情,竟然没炸死对方?

他们到死也不相信,会有人在如此威力的爆炸中,毫发无损的活下来。

另外两个雇佣兵接着也倒了下去。

三人都瞪大了眼睛,死不瞑目。

杨瑾冷眼看了看三人,道:“我炼了五千年的体,你这些小玩意能伤到我?简直是痴心妄想!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杨瑾掸了掸白衬衫上的泥土,转身走了。

……

杨瑾刚走到楼下,包租婆,小胖都在。

小胖就迎接了过来。

“杨瑾哥,你回来啦!”

杨瑾颔首。

杨瑾看见,坝子中有一把躺椅,上面躺着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而且骨肉如柴,但是肚子较大。

此人一副病入膏肓的模样,没有丝毫的精气神。

老人旁边还在站着一个中年妇人,和包租婆年龄差不多。是小胖的小姑,名叫:姜雪梅。

姜雪梅不削的看了杨瑾一眼,一个满身脏兮兮的年轻娃,咋看都不像一个医生啊!更像一个工地上的搬砖工。

姜雪梅一脸的嫌弃。

包租婆急忙道:“杨瑾,你回来啦!你这是咋了,一身是泥,滚沟里了?”

杨瑾颔首,也未多语。目光落在老人身上,此人定然是小胖爷爷了。

他用神识查看了一番,肝硬化伴有腹水,已经十分严重了。

杨瑾道:“这位就是小胖爷爷吧!”

“杨瑾哥,是的,我妈今天把爷爷接回来了!”小胖急忙说道。

姜雪梅鄙视了杨瑾一眼,对包租婆道:“大嫂,这就是你说能治疗爸的医生?”

包租婆干笑了两声,道:“对,这位是杨瑾,正在西陕医学院读书!”

“什么?琢磨你是找了个学生娃给爹治病?专家教授都没办法的病,一个学生娃能治?”

包租婆道:“杨瑾可厉害,什么都懂!”

姜雪梅摇头,阴阳怪气道:“大嫂,你们这座两层楼的房子,都是大哥当年辛辛苦苦赚钱修的。现在大哥过世了,公公生病了,你舍不得拿钱出来医了?找个学生娃来是敷衍,这算哪门子事?”

包租婆听杨瑾的话,独自做主,给公公办了出院,这就让小胖姑姑很不满了。

一听这话,包租婆也是个脾气火爆的人,顿时有些不乐意,为了给老头子治病,一家人都揭开不锅了,结果得了这样的评价。

包租婆辩驳道:“婆家妹妹,话不可以这么说,修这房子,我也有出钱。老头子生病,我拿了多少钱,你们出了多少钱?现在,小胖连补习班都上不起了。你还在这里阴阳怪气,有意思吗?”

“我是嫁出门的女,泼出门的水,我肯定不会出那么多钱!”

包租婆更是生气道:“老爹也在这里,你问问他,他有没有区别对待你们两兄妹?同样的含辛茹苦把儿女拉扯大!为什么赡养老人就成了儿子的事情?那,养女儿又有何用?”

“再说,你大哥都死几年了,除去我儿子叫你们爷爷,姑姑外,我和你们还有什么关系?我拿几十万出来给前夫的老爹治病,已经仁至义尽了!”

小胖的爷爷叫姜广勇,他躺在椅子上,有气无力的。

由于是肝病,脸色本来有些病黑黄,此刻却更黑了。

他叹气连连,自己拖累了一个家庭,久病无孝子这个道理,他也明白。

所以,儿媳妇提出出院,他丝毫无怨言。

被包租婆一数落,姜雪梅也是无话可说。

她朝天翻了两个白眼,她转过来,把矛头指向了杨瑾,道:“大嫂啊!这个农民工娃娃能有什么本事,你莫遭人骗了!”

包租婆顿了顿,她也没亲眼见过杨瑾的本事,也不知道他有几斤几两。

杨瑾叫她把老头子办理出院,她也就信了。

在这个事情上,搞得她有点说不起话。

包租婆没底气道:“妹妹啊!杨瑾这孩子是个诚实人,他说能治疗爹的病!”

“大嫂,我看你是被忽悠了吧!这模样,估计连个大学生都不是,就是个工地搬砖的,想骗钱而已!”

小胖不乐意了:“姑姑,杨瑾哥可厉害了,什么都懂,我的课程,全靠他帮我辅导呢!”

“平安啊!你人小,还没出生社会,不知道人心险恶!这个社会,骗子多了去!”

“但是姑姑,你说话别这么尖酸刻薄嘛!”

“嘿,你这孩子,这么没教养,竟然教训起姑姑来了!”

小胖也闭嘴不语了,姑姑毕竟是长辈,他也不敢继续顶撞她。

杨瑾摇头,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怎么念是你们家的事情,与我毫无干系。矛头转向我,我就不伺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