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生活 > 现代修真 > 炼气五千年

第二十七章 专治不服

  • 作者:衍天鱼
  • 类别:现代修真
  • 更新时间:2019-09-08
  • 字数:2,228

王医生气不打一处来,自己好歹也是个教授,也是西陕中心医院肝胆科的二把交椅人物,竟然说没资格当你徒弟,你是不是太狂妄了?

祁老也看出了王医生的不满,道:“小王啊!当初我求杨神医收我为徒,他都拒绝了。我都没资格做他的弟子,你还不服?”

“服,服,服!”王医生嘴上应付道,但心底却是不服。

杨瑾方才那句话,太伤人了,他百个不服。

王医生做了个请的姿势,道:“既然杨神医手段通天,这里有个现成的病人,我倒要看你能不能妙手回春!如果你真有那本事,我就跪到天亮!”

杨瑾道:“我不爱治病,但喜欢治各种不服!我满足你的要求!”

杨瑾拿出一盒银针,走到姜广勇身边,蹲下身,在内关穴,膻中穴等几处下针,嘴里还说道如何运针,激针,左几圈,右几圈等等。

祁老也是站在旁边,认真的看着,记着。

片刻,

姜广勇就开始排小便,而且数量很多。

原本肝腹水,鼓涨的肚子肉眼可见的速度消了下去。

姜广勇感觉全身轻松,躺一年病床的他,平时都是无法起床的。最后,他自己站起身来,心急火燎的跑去了厕所。

所有人瞪大了眼睛。

神医之名,果然名不虚传!

躺床一年的人,几针下去,竟然站起来了,还跑那么快?简直神了。

其是他们并不知道,杨瑾运秘法施治的同时,也在随针输入真元。

杨瑾治疗完毕,并开了两张处方,分别递给了祁老和包租婆,道:“像姜广勇这样的病人,每天一剂,连续服用三个月,便可痊愈!”

祁老再次见证了杨瑾的逆天手段,顿时佩服不已,连连称赞道:“好,好,果然是妙手回春!医术了得。”

王医生也瞪大了眼睛,患者在医院住了两个多月,自己又是他的主治医师,病情十分了解。

想尽各种办法都消不了他的肝腹水,他竟然几根银针就直接排出来了,这手段,简直逆天了。

他是学西医的,针灸之术他也不怎么懂,看见杨瑾妙手回春,他还似懂非懂。

刚出还对杨瑾不削,现在又还不好请教。

这种神奇的医术,站着当场,竟然没学到家,他有种百爪挠心的感觉。

杨瑾道:“祁老,记住了吗?”

祁老连连赞叹:“神医教诲,我字字于心!”

王医生脸色一沉,难怪国医圣手如此崇拜,神医还真不是浪则虚名。这就不得不服了,他扑通跪了下去,道:“我王明华心服口服!”

姜雪梅、包租婆和小胖都瞪大了眼睛。杨瑾手段逆天,国医圣手都毫无办法的难题,他还真给解决了。

王医生的不服,还真让他给治了。

姜雪梅更是脸色难看,她在庆幸自己没有冒失和杨神医打什么赌。她拍了拍胸脯,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杨瑾淡淡的看了王医生一眼,对祁老道:“祁老,还有什么问题吗?”

“有,有,我还有好多问题,还请杨神医解惑啊!”

杨瑾道:“那行,你到我房间去吧!小胖,搀扶祁老上楼。”

他转身就上楼。

王医生后悔,自己咋就不识趣得罪他了呢?祁老请教他的,肯定是疑难杂症,若能受教只字片语,也是受益无穷啊!

没想到,他要避开自己?

“呃!杨神医,能不能……”

王医生话还没说完,杨瑾打断道:“不能!”

这时,姜广勇上完卫生间走了出来,急忙拉着杨瑾的手感谢道:“杨神医,你简直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啊!我都不知道怎么报答你了。”

杨瑾道:“想报答我?现在就有一个机会,你看好他,让他好好跪着,就算报答我了!”

姜广勇看了看王医生,尴尬一笑。

王医生脸色比姜广勇还黑,他无语极了。本想着这个世界上,那里有什么神医!没想到,还真有。这逆天手段,不是神医,那是什么?

最气人的是,本来有个结识的良机,自己却无知的断送了,真是后悔莫及啊!

王医生肠子都悔青了,啪的给了自己一巴掌。

包租婆喊道:“杨神医、祁老你们先讨论着,我去弄几个好菜,给你们当夜宵!”

“我来帮忙,我来帮忙!”姜雪梅也变机灵了,跑进了厨房。

姜广勇是个老实人,就眼睁睁的盯着跪着的王医生。

小胖来了一句:“高手在民间啊!”说着,他搀扶着笑呵呵的祁老上了楼。

王医生看着小胖,又是一叹,小孩子都懂的道理,自己却没懂。

他接着又抽了自己一巴掌。

祁老请教了一个多小时,收获满满。笑盈盈的下楼,包租婆弄了一桌子的好菜。

包租婆做得都是拿手好菜,格外的味美。

山珍海味吃过无数的祁老,也是称赞连连。

其余几人都吃得很香,王医生跪在地上,不停的流口水。杨瑾不发话,他又不敢动。

祁老也知道,王医生心高气傲,这正好借杨瑾的手,杀杀他的威风,他也不闻不问。

王医生脸色难看,这一辈子,从来没有如此尴尬过。若有地缝的话,他毫不犹豫的选择钻进去。

饭后,

祁老道:“小友啊!你今天给我解了多年的难题啊!我正在撰写一本医书,今日所获,我都会写进去,小友这是在造福人类啊!”

杨瑾摆手,道:“呵呵,举手之劳而已!造福人类的事情,祁老你得继续发光发热啊!”

“小友谦虚,好,好!时间不早了,我这老胳膊老腿的,也有点累。这就告辞了!”说着,他还给杨瑾躬身、拱手一大礼。

王医生腿都跪麻了,期盼的我看着祁老。希望祁老借送他回医院的机会,为他求情。

祁老道:“这王医生,杨神医,你看是让他继续跪着……”

“罢了,让他送你回去吧!”祁老七老八十,自己又懒得送他,只能饶了这狗屁王主任。

王医生摸了一把汗,如释重负:“谢谢,谢谢!”

今天,杨神医给自己深刻的上了一课,以后再也不敢狗眼看人低了。

……

陈家别墅中,陈凡儿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口唇发紫。她疼得冷汗淋漓,整个人就向阳气给吸干了一样。

陈无双来到姐姐床边,问道:“姐,好些了吗?”

陈凡儿有气无力道:“疼,很疼,每个月都在加重,真是生不如死啊!妹妹,你帮我拿点止疼药吧!”

“呵呵!姐,止疼药吃多了对身体不好,你忍忍,过了这几天就好了!”

她心道:姐啊,你就多休息几天,也多给几天我和杨瑾接触的机会,加深感情。以后啊,杨瑾我替你照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