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生活 > 现代修真 > 炼气五千年

第三十六章 双胞胎姐妹?

  • 作者:衍天鱼
  • 类别:现代修真
  • 更新时间:2019-09-17
  • 字数:2,181

陈凡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被搞得一愣一愣的。

“这都咋了?请假一个星期,世道怎么就变了呢?”

她急忙跑进食堂,见杨瑾坐在餐桌上啃着馒头,她走了过去:“杨瑾,早餐我给你买好了呀!”

杨瑾喝了一口豆浆,道:“我无福消受,请你离我远一点!”

“怎么啦,这是?我一个星期没来,我也没招惹你啊!你怎么如此不待见我?我还有事求你呢?”

“求我?对不起,不伺候!”

“别啊!杨瑾同学,我得了一种怪病,我听吴曼容阿姨说你是神医,你可得帮我治疗啊!”

“我不是悬壶济世的圣人,别找我!”杨瑾刚说出口,一愣,道:“吴曼容?”

“对呀!就是晏氏矿业的总裁夫人。”

杨瑾道:“你就是哪个患有家族遗传病史的人?”

当初吴曼容请自己帮他朋友的女儿治病,说她朋友的女儿患有宫寒症。但这个奇怪的病症,代代相传,都不知道传了多少代了。

奇就奇怪在她们代代头胎都生女儿,生完后,这个病就好了。但人也被伤了根本,活不过六十岁。

然而,这怪病就传给了女儿!折磨了她们一代又一代人,各种求医问药,却连病因都找不到,就别说治疗了。

陈凡儿希冀的求道:“对,杨瑾,你可得帮我!”

“对不起,我说过,我不是圣人,我不会给你治疗的!”杨瑾直接拒绝。

自从陈无双当着众人胡乱一说后,杨瑾就有点不待见她了。

然而,站在他面前的,却是另外一个人,真正的陈凡儿。

陈凡儿一噘嘴:“哼,杨瑾,你要是不给我治疗,我就给你生女儿,让你女儿也承受和我一样的痛苦!”

杨瑾一头黑线。还有这种操作?

陈凡儿说完,她忽然想到了什么?顿时瞪大了眼睛,莫不是妹妹冒名顶替自己了?

杨瑾一愣,这陈凡儿又变成以前一样了?特别是眼神,细微的动作,都与那个陈凡儿有差别。

杨瑾早就怀疑,她们可能是双胞胎,问道:“你是不是有个双胞胎姐妹?”

陈凡儿笑道:“对呀!我妹妹和我长得一模一样!她叫陈无双!”

“原来如此!”

“呵呵!我妹妹来请你给我治病,你看见过了是吧?”

“何止见过,我的名节都葬送在她手里了!但,她可没提过给你治病的事情。”

陈凡儿噗嗤笑了出来:“看来,我妹妹喜欢上你啦!”

陈凡儿挠了挠头,感觉那里有些不对劲,她思绪着:学姐的话,杨瑾不待见自己,没提过治病的事情?

这几点说明着什么?难道,妹妹真喜欢上杨瑾了?好像还代替自己和杨瑾接触了几天?

陈凡儿深深叹了一口气,妹妹刁蛮任性,性格霸道,自己什么都让着她。

可没想到,她竟然红紫夺朱?想借此夺走自己心爱的人?

自己都疼的死去活来的,她却为了一己私欲,还没给杨瑾说?

方才自己还很生杨瑾的气,同学一场,他竟然见死不救?看来,是误会他了。

陈凡儿也是越想越生气,自己其她的东西都可以让给她。但是,自己心爱的人,绝对不能让。

她想着想着,就嘟起了嘴,超级可爱。

杨瑾看着很可爱的陈凡儿,现在弄清楚了情况,一码归一码。他对陈无双有意见,对陈凡儿还是有好感的。

于是调侃道:“你叫凡儿,平凡的孩子。你双胞胎妹妹叫无双,天下无双!我看你老爹更喜欢你妹妹啊!”

“哎,得了这种怪病,我爹是希望我能像平凡的人一样生活!你倒是给不给我治疗啊?”

杨瑾调笑道:“你都要我女儿也和你一样,承受遗传病的痛苦了。我能不给你治疗吗?”

说着,他拿出一瓶培元丹递给了她:“这瓶培元丹,一天一粒,调理三天体质后,我再给你治疗!”

陈凡儿喜出望外,道:“谢谢你杨瑾,不过,我这病,你能治疗吗?”

“没问题,你家的传家宝,传到你这个败家娘们儿手里,算是终结了!”

陈凡儿白了他一眼,这也能说成传家宝?

人家的传家宝都稀罕得不得了,自己家的传家宝扔都扔不掉。

……

西陕城西二十里的清水镇上,一条并不繁华的小巷中。

一个骨瘦如柴青衣道袍中年男子盘坐在地,面孔有些骷髅感,眼眶和脸颊都有些凹陷,看上去有几分吓人。

他面前摆放着几株上了年份的黄精和一些不知名草药,而且,一个笼子里还有两条毒蛇。

旁边还挂了一个大大的旗子,写着西陕神算子几个大字。

一辆宾利停止巷口,一个带着大金链子肥胖男子走进了巷子。片刻,来到神算子面前蹲了下来。

他满脸的笑容,感激道:“大师,你简直就是再世神仙啊!你说我三天内会被追杀,我昨晚还真遇上了,小命都差点没了。好在大师提醒,我有所防备,完美躲过了一劫!这卡里有五十万,这是感谢大师救命之恩的小意思!还请大师笑纳!”

道袍男子推了推手,微笑道:“钱就不必了,你给我找几个俏丽灵秀的妹子,我就感谢你了!”

肥胖男子一笑:“大师也好这口?”

“呵呵!修炼所需,修炼所需!”

“大师,你找我,那就找对人了,我江胖子好歹也是条地头蛇,弄几个妹子,那简直太容易了。我这就作手去办!”

肥胖男子走后,一旁站了很久的青年,一条腿打着石膏,跺着拐杖,艰难的走了过去。

青年正是翁明彦,而道袍中年正是卖蛇给他的武者:姚从阳。此人筑基初期修为,真正的宗师级人物。

翁明彦问道:“姚宗师,我说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姚从阳淡淡一笑,摸了一把长长的胡须,云淡风轻道:“做掉一个武者,三百万,少了一点吧!”

翁明彦愁眉,三百万还嫌少?

“姚宗师,那小子就是一个无钱无势无背景的三无人员,贱命一条。虽然可能是武者,但是修为也不会太高,就值几千块!三百万,已经不少了!再说,对于你来说,就是举手之劳而已!”

姚从阳摇头:“再加两百万,我给你做得干净些,保正让他尸骨无存,不留任何后患!”

妈的,这混蛋简直是狮子大开口:“宗师,这太高了一些吧!我拿不出这么多钱。”

“呵呵,你也知道,你请的是宗师,而且要做掉的是不是普通人,这个价格算公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