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生活 > 现代修真 > 炼气五千年

第四十一章 动了不该动的人

  • 作者:衍天鱼
  • 类别:现代修真
  • 更新时间:2019-09-22
  • 字数:2,286

杨瑾蹙眉。

这两个女孩,对自己都不错。你们动谁不好,偏偏要动她们两?

片刻,陈凡儿和慕容芊芊就被姚大师提了进来。两人都昏迷了过去。

杨瑾一看,果然是她们。

杨瑾送了送领带,拳头捏的咕咕作响。

翁明彦哈哈大笑:“杨瑾,你不是很牛吗?自己的女人都救不了,眼睁睁的看着我师尊糟蹋,你还个男人吗?”

他接着道:“来,师尊,我帮你把两个女人的衣服拔了!九九八十一个姿势,可得用完哦!如果师尊玩够,也赏赐弟子玩玩!”

姚大师冷笑:“好,乖徒儿,真懂事!”

杨瑾道:“你们若动她们一根毫毛,我会把你们铸成水银雕塑,永生永世,跪在此地。”

“哈哈!死到零头了,还给老子嘴硬!老子现在就要享受享受!老子看你能把我怎么样!老子喜欢玩尖叫的,把她弄醒。”姚大师一道真元输入慕容芊芊额头。

慕容芊芊缓缓苏醒了过来,头脑昏昏沉沉的,还十分剧痛。

她被翁明彦骗上了车,然后就被他用一张纸巾捂住了闭嘴,后面的事情她就不知道了。

慕容芊芊睁开眼睛一看,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之中。

她缓缓坐了起来,当看见铁栏中的杨瑾时,顿时一惊:“杨瑾,杨瑾,你怎么在这里?你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她努力的向杨瑾爬过去。

翁明彦仰天大笑道:“慕容老师,你不是喜欢杨瑾吗?我是让你们在这里双宿双飞啊!”

这时,慕容芊芊才发现,翁明彦竟然站在身后,而且还看见了一个骷髅一样的恐怖面孔。她顿时吓得连连后退。

“翁明彦,你想做什么?”

翁明彦血红双眸,淫笑道:“我要做什么?等你伺候好我师尊后,你就知道我要做什么了!”

慕容芊芊惊恐道:“你们两个混蛋!”

杨瑾咬了咬牙,站起身来。

姚大师对杨瑾很是畏惧,见杨瑾起身,他一按墙壁一处机关。

“轰隆隆!”

一块巨大的石墩砸落而下,把墓室洞口堵住了。

“哈哈哈!你不是大宗师吗?我现在看你怎么出来!徒弟,给我把这女人衣服拔了!我喜欢听女人尖叫。”

“啊!不要!杨瑾救我!”慕容芊芊惊恐大叫。

杨瑾被堵在墓室中,还能听到外面传来的撕心裂肺的尖叫声。

他双眸寒光闪烁,胸膛在起伏。

这是近一千年来,让他最恼怒的一次。

杨瑾提起棺椁,来到铁栏前。

他双手泛起金紫色光芒,这是他机缘巧合下得到的阴阳二气本源,阴阳二气,比真元之力更为强猛。一般情况下,他不会动用阴阳二气。

杨瑾已经怒极,全力运转阴阳二气,双手猛的插入石墩之中,接着浑身一震。

“啪嚓!”

巨大的石墩顿时一分为二,直接陷入了两边的墓壁之中。这样的石头,他完全可以一拳轰碎,但是为了避免伤到慕容芊芊和陈凡儿,他并没有如此做。

“轰隆隆!”

由于动了铁栏,碰触到墓顶的水银机关。无数水银倾泻而下。

杨瑾一跺脚,棺椁弹射而起,他举着棺椁,刻意装了满满一棺椁的水银。

水银倾斜完毕,他把棺椁轻轻的放在地面。

翁明彦为了讨好师尊,正在拉扯慕容芊芊的衣服,姚大师满脸淫邪的看着,这准备下一刻好好享受一番,然后在吸干两个女人的精气。

两人真正沉浸在美妙的幻想之中,下一刻他们却楞住了。

那家伙竟然能把上万斤的石墩一分为二?石墩中间,有一条三尺左右的裂缝蔓延开来。

而且杀气宛若滚滚洪流,铺天盖地向两人席卷而来。一道恐怖的身影,缓缓出现在两人眼前。

翁明彦傻眼了:“怎么可能?他,竟然把这么大的石头分开了!”

姚大师也是愣愣看着:“握草,这,太恐怖了!简直不是人啊!”

两人全身汗毛倒竖,全身鸡皮疙瘩。感觉招惹的就不是人,而是一头来着洪荒古域的恶魔。

杨瑾身形一闪,姚大师感觉身体忽然下坠,双脚一软。疼痛都没感觉到,就跪在了地上。

翁明彦刚想转身逃跑,本来就断了一条腿,此刻另外一条腿也莫名一软。同时也跪了下去。接传来了撕心裂肺的疼痛。

姚大师身为宗师,他岂会就此认命,手中金刚环向杨瑾猛的攻去。

杨瑾一伸手,一道光幕挡住攻击,接着,他手掌猛然突破光幕,直接把姚大师引以为傲的法器金刚环抓住手中。

姚大师惊恐得无以复加,自己的法器攻击对他没有丝毫用处?而且还想还失去了对法器的控制?

这是炼气三层的修士吗?

他几度试图催动金刚环,却毫无作用。他现在明白了,这个炼气三层的小子,一直在扮猪吃虎,其实恐怖如斯。极有可能是先天甚至金丹高手。

姚大师满是恐惧,眼睁睁的看见杨瑾把金刚捏得粉碎。

他彻底失去了再度出手的勇气,死亡阴影笼罩在他心田,求饶道:“大,大,大宗师!求求你饶了我这条狗命!”

翁明彦疼得死去活来的,见宗师都给杨瑾求饶了,他心也凉了。死亡之神已经在向他招手。

“杨,杨瑾同学,我,我……”他想求饶,但一时不知道怎么说了!

慕容芊芊早已吓得魂不附体,见杨瑾解决掉二人,她扑进了杨瑾怀里,哭得梨花带雨的。

杨瑾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这大小姐,从来没受到过惊吓吧?这是吓坏了。

杨瑾安慰道:“好啦,没事儿了,有我在,天王老子也动不了你一根毫毛!”

杨瑾轻轻推开慕容芊芊,为她轻轻擦拭着眼泪,道:“你站在一边,我去完成诺言!”

姚大师和翁明彦双腿断裂,想跑也跑不了,两人相互看了一眼,满眼的惊恐。他的诺言是什么?那是要把两人灌注成水银雕塑啊!

翁明彦被吓得魂都没有了,结巴道:“他,他,他说了什么?什么诺言?”

姚大师也是脸色苍白:“他说,他要把我们铸成水银雕塑,像汪精卫一样,永生永世跪在此地!”

翁明彦惊恐大叫:“不,不,我不想死,我不要死!”说着使劲的给杨瑾磕头。裤裆已经湿了一大片。

杨瑾道:“我再三饶你,但你好像不作死,就对不起祖宗似的。我得让你对得住翁家的列祖列宗!”

见杨瑾神情淡漠,他转首向慕容芊芊求情:“慕容老师,我错了,你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我真的不想死!”

慕容芊芊一扭头,这混蛋想侮辱自己的清白,还想让这鬼一样的东西吸干自己精气,送他四个字:死有余辜。

杨瑾一手提一个,直接把两人拖到墓室中间的石台上。然后出手震碎他两人全身骨头。让他们保持跪地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