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生活 > 现代修真 > 炼气五千年

第四十三章 大佬的警告

  • 作者:衍天鱼
  • 类别:现代修真
  • 更新时间:2019-09-24
  • 字数:2,420

三人回到西陕,已经是下午五点过。

为了圆慕容芊芊说的谎,说今天是杨瑾的生日,三人找了家五星酒店,点了一大桌子美味佳肴。

慕容芊芊一口气喝了三杯红酒压惊,到现在,她还惊魂未定。看着一大桌子的菜,丝毫没胃口。

陈凡儿却没心没肺的大口朵颐,有杨瑾陪着,吃什么都香。

饭后,

陈凡儿招呼冷浩,回家了。

杨瑾把慕容芊芊送到楼下,见她惊魂未定,笑道:“怎么,还在害怕吗?”

慕容芊芊拍了拍胸脯,道:“今天连串的事情,对我冲击太大了!我们三人都在鬼门关走了一朝,现在,我心脏还跳的厉害!根本就平静不下来。”

杨瑾颔首,清白和小命都差点没了,对于没经历过生死的大小姐来说,心理承受不住是正常的。

杨瑾道:“我给你们两的,都是护身法器,并有我的神识烙印。只要你佩戴它,遇到危险,运转真元催动它,它就会保护你的。与此同时,我也会知道,我会在最短时间内赶过来的!所以,你就放心吧!没人能伤害到你。”

慕容芊芊还是有些不相信:“真的?但我不知道什么是真元啊!”

“真元呢!需要修炼的,以后我会传给你修炼之法,然后你就可以催动它了!”

杨瑾向慕容芊芊颈项上的阴石一点指,顿时一道光幕把慕容芊芊笼罩在中间。

慕容芊芊张大了嘴,惊讶的无以复加。这种手段,只有在电视和小说中见过。没想到,这个世界,还真有如此神奇的事情?

现代修真世界,真如小说中的一样吗?这太神奇了,太不可思议了!

杨瑾一挥手,光幕消失。道:“现在总相信了吧?”

慕容芊芊点头,心中恐惧消除了一些,但是她还是很害怕,道:“杨瑾,今晚能陪我吗?我真的很害怕!”

杨瑾摇头道:“小胖高三了,还等着我给他补习!再说,我陪得了你今天,陪不了你一辈子,你得自己克服心理障碍!”

“我……”其实她想说,我想要你陪我一辈子。但是她想着杨瑾的种种表现,他可能更喜欢陈凡儿。这句话,她说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好啦,相信我,有我在,没人能伤害得到你!”他把着慕容芊芊的双肩,轻轻的一转,让她面向上楼通道,道:“回家吧!”

慕容芊芊回首,点了点头。这个男人,给了她满满的安全感。

杨瑾回到城边村出租房,小胖在楼下坝子中做着作业。他都望眼欲穿了。见杨瑾回来,急忙过来请教。

小胖的爷爷姜广勇也住在包租婆家,病好些了,精神状态也不错。

杨瑾指点完小胖,姜广勇就拉着杨瑾闲聊。

杨瑾也很乐意和他聊天,或许是因为自己有年轻的身体,却有一颗老年的心吧!两人聊起天来,也很有话题。

自己虽然是修真者,但,也是一个凡人,这样的生活,算是另一种体验,也很惬意。

……

第二天早上。

杨瑾一如既往的上学,身边却多了个姜广勇陪同跑步吹牛皮。

到了学校门口,姜广勇慢慢往回跑,锻炼身体。

杨瑾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微微一笑:“这小子,昨晚和我聊天,还聊上瘾了?”

这时,

一辆宾利添越停在杨瑾跟前,车上走下来一个器宇轩昂的中年男子。此人正是陈凡儿的父亲,陈氏与矿业的总裁:陈景山。

在西陕,这位算得上是终极大佬中的一员。生名崛起,地位显赫。真正的千亿富豪。

什么翁忠贵、方承天与之比起来,那就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就算晏慕北,也不敢与之叫板。在西陕,属于真正的跺一跺脚,就地动山摇的人物。

杨瑾也难得理会,转身向学校走去。

陈景山语气生硬,带着命令的口吻喊道:“小子,你过来,我找你有点事儿!”

陈景山并不知道杨瑾是能治疗她女儿的神医。因为,他日理万机,请神医这件事情,他全权交给了二女儿陈无双。

陈无双是商界奇才,被商界冠名为商界双花之一,又是他陈景山的女儿。他认为,请个医生这件事情,由自己二女儿出马,也是给足他面子了。

他昨晚应酬回来,已经很晚了。今天一早得知,学校有个男生想对大女儿心怀不轨,顿时有些气恼。

他下令调查杨瑾的背景,结果这小子是一个‘三无’土著,竟然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还了得。

他上班本是不顺路的,他却特意叫司机折了过来,为的就是警告杨瑾。

杨瑾指了指自己,道:“你在叫我?”

“对,我在叫你!”

杨瑾并不认识陈景山,问道:“你有事儿?”

陈景山没好气道:“不是我有事儿,而是你有事儿!”

“呵呵!那,我谢谢你关心,再见!”又是找麻烦的?杨瑾难道和他口舌,转身就走。

车上另一人也走了下来,名叫:习怀寒,一个筑基中期的武者,真正的宗师级人物。

也只有陈景山这种大佬,才能驾驭得了如此强者。

“站住?你知道他是谁吗?你敢转身就走?”习怀寒道。

杨瑾看了他一眼,筑基中期?这等修为已经算不错了。

但在杨瑾眼里,他却什么也算不了,道:“我管你是谁,我只想以心甘情愿的态度,过随遇而安的生活,希望你们不要找我麻烦!”

陈景山淡淡笑道:“小子,你很牛气啊!连我陈景山的面子都不给?”

杨瑾一听,陈景山?不是陈氏玉矿的总裁吗?找我做什么?

杨瑾道:“呵呵,原来是陈氏玉矿集团总裁陈景山?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找我什么事儿?说吧!”

“你……”习怀寒脸色一变,这小子既然知道陈总,竟然还是这幅态度?就是市里一把手,对陈总都是客客气气的。你算个什么东西?

陈总威震江湖,何时遭遇过如此待遇?还只给一分钟时间?什么时候学生娃变得如此傲气了?简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陈景山倒没有生气,道:“你很嚣张,但是我告诉你,我陈景山的女儿,你配不上,我警告你,不要打她的主要,否则后果很严重!”

杨瑾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女儿是谁!”

陈景山一口气憋在胸中,这混蛋在装疯卖傻?

“那我告诉你,我女儿叫陈凡儿!”

杨瑾点了点头,没想到,陈凡儿是陈景山的女儿?这藏的够深的。

杨瑾摇头,道:“哦,原来是陈凡儿!不过,我希望你弄清楚,不是我打你女儿的主意!我也警告你一句,希望你两个女儿不要来打我的主意!”

陈景山和习怀寒相视了一眼,感觉有些懵,陈景山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你能再说一遍吗?”

“我说,我警告你一句,希望你两个女儿,不要来打我的注意!”

陈景山一听,脸都绿了,他一向很沉着冷静,此刻也忍不住发火:“哼,混账,你以为你是谁!还我两个女儿打你的注意,你算什么东西?还警告我?”

他陈景山的女儿高高在上,就是省级一把手的公子爷他也不削,你一个农村小子,无钱无势无背景,竟然口气这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