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生活 > 现代修真 > 炼气五千年

第四十七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

  • 作者:衍天鱼
  • 类别:现代修真
  • 更新时间:2019-09-28
  • 字数:2,222

窦夏岚剧痛难忍,一翻白眼,晕了过去。

陈凡儿急忙跑过来,拉着杨瑾的手,乞求道:“杨瑾,只要你救我妈妈,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做什么都可以!”

杨瑾坏坏一笑,道:“做什么都可以?”

陈凡儿眼泪哗啦啦的流,眼神有些慌乱。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他们那点花花肠子,她岂有不知。

尽管如此,她本有顺水推舟的意思,此刻脸庞露出一抹羞涩,点了点头。

让她没想到的是,杨瑾说道:“那,我要你现在放手!你不放手,我怎么救人?”

尽管窦夏岚看不起杨瑾,冷嘲热讽和不削。如果杨瑾不出手救窦夏岚,陈凡儿憎恨他倒不至于,但这个朋友算是失去了。

而且,这些阴魂邪气吸炼了窦夏岚几十年的精气,能当一枚一阶妖兽内丹。

一举两得的事情,杨瑾决定出手。

陈凡儿顿时尴尬,急忙放松手。“呼”,她长长舒了一口,只要杨瑾出手,母亲就有救了。

杨瑾取出银针,并快速施针,运转独门医术,真气气随针进入窦夏岚的心包络。他运转《吞噬魔功》一吸,阴魂邪气随着针尖一吸而出。

杨瑾并没有像先前那样,把阴魂邪气封印起来,而是直接运转《道衍经》炼化。

由于所含真元太弱,但并未让杨瑾再进一层。

杨瑾手上的银针,前端还残留丝丝黑气。他一弹指,直接震散了黑气。

用过的针,已经不能再用了。否则,这东西就可能像瘟疫一般,传给下一人。

银针也不值钱,空了去买几套便是。

片刻,窦夏岚缓缓苏醒了过来。她从鬼门关走了一朝,脸色苍白,气息虚弱。

陈景山激动道:“杨神医果然是妙手回春啊!您救了我的女儿和妻子,是我们全家的恩人呐!我陈景山感激不尽!以后若用得着我陈景山的地方,只需要说一声!我陈景山扑汤蹈火,在所不辞。”说着,他躬身一礼。

陈凡儿见母亲没事儿了,她把窦夏岚扶上沙发,感激道:“杨瑾,谢谢你!”

杨瑾拿出一瓶丹药,道:“这里有十粒培元丹,十天服一粒,你就是再活五十二年,也不是问题。”

窦夏岚脸色苍白,此刻也是一喜。到了她们这等地位,名利双收。追求的是什么?追求的是健康长寿。

自己还风韵犹存,却是一个将死之人,心中凄凉难以言喻。没想到,杨神医还能让自己潇洒几十年?还能什么比这更让人开心的事情吗?

“谢谢,谢谢神医!”窦夏岚也是满满的感激。

陈凡儿取出一粒小药丸,喂进了母亲的嘴里。

丹药入口即化,一股精彩的灵气填补着窦夏岚的虚体。

片刻,窦夏岚的精神面貌就好了不少,几十年来,一直有些苍白的脸,此刻变得红润了起来。

陈凡儿调侃道:“妈妈,你的脸色红润了,看起来好有女人味儿!”

“臭丫头!”窦夏岚一戳陈凡儿的秀额,嗔怪道。

能入陈景山法眼的女人,的确不差。就是五十二岁,还遭遇阴魂邪气吸取精气几十年,容貌、身段也是风韵犹存,气质更是高贵典雅。

杨瑾道:“好了,你们的‘传家宝’我拿走了,没事的话,我告辞了!”

陈景山和窦夏岚相视一眼:“传家宝?”

接着,两个矜持的大佬,也忍不住一笑:“呵呵,没想到杨神医还如此风趣!”

陈凡儿噗嗤就笑了出来,这家伙,太能搞了,道:“我家的传家宝都给你了,你是不是该负点什么责任了?比如八抬大轿……”

杨瑾挑眉,这家伙,又借机要来‘正题’?他装傻,急忙打断道:“我不喜欢负责任,告辞!”

陈凡儿一噘嘴,都想拿犍稚敲他的榆木脑袋了。

“呃,别走啊!我逗你的,吃了饭在走啊!”陈凡儿松开母亲的手,急忙追了出去。

陈景山急忙道:“杨神医,请留步,晚宴都准备好了,吃了饭再走!”

有饭吃?

“行!”杨瑾留了下来。

窦夏岚抓瞎了,他看着陈景山,一个劲儿的眨眼睛。

陈景山一挑眉,窦夏岚和他一起几十年,两人默契度,早已达到一个眼神就会意的地步。他心中咯噔一下:“你……”

窦夏岚脸色难看,刚开始,她认为杨瑾就是吴曼容请来戏弄她的,根本就没有待见杨瑾的意思。

陈景山叫她安排晚宴,她没准备刀砍人就很客气了,岂会好酒好菜款待?

“赶紧去找几个大厨来……”

陈景山肺都差点气炸,责怪道:“你,你呀你……”

现在没办法,只有先把杨神医安抚着,他上前道:“凡儿,你先陪杨神医在亭子里逛逛,我们去安排安排!”

“好的!杨瑾就交给我了!”

陈景山扶着窦夏岚,心急火燎的向厨房走去,边走边打电话召集厨师。

但他得到消息是,陈无双早就召集了五个大厨,已经在自家厨房做菜了。晚宴就快好了!

陈景山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开心一笑,凡儿是自己的开心果。但,双儿是自己的省心果啊。

晚宴就绪,夫妻两都松了一口气。

陈景山看着庭院中有说有笑的杨瑾和陈凡儿,摇头一叹。

窦夏岚见陈景山叹气,问道:“今天杨神医解决了我们的家族遗传病,应该高兴才对,你叹什么气啊?难道你觉得杨瑾配不上咱们凡儿?”

“我不是这个意思!杨瑾是高阶武者,医术通天,配我们凡儿是绰绰有余!可是……”

窦夏岚微微一笑:“可是什么啊!杨瑾张得很帅气,本领还高强。他和凡儿郎才女貌,很般配!这门亲事,我同意!”

窦夏岚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

“哎,你有所不知,双儿也喜欢他!”

“啊!”窦夏岚一惊。

“她们两姊妹,刚才在门口就怼起来了!”

窦夏岚呵呵一笑:“不管他取谁,都是咱家女婿,肥水都没流到外人田!”

陈景山白了她一眼,这妈当得也太无语了。她不担心两个女儿为一个男人反目成仇,却在庆幸肥水没流外人田?

饭桌上,

各种美味佳肴满满一桌,远远的他就闻到香味了。珍藏版的拉菲都拿了出来。

杨瑾左边陈凡儿,右边陈无双。两人都帮杨瑾夹菜,你夹一块,我加两块,都不示弱。

看得陈景山和窦夏岚尴尬不已。

杨瑾恍惚置身事外,反正看左边是一张脸,看右边还是那张脸,反正对她们没想法。谁愿意尴尬,谁尴尬去。

他目的是吃,又不是把妹,管那么多干嘛。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只顾享受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