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生活 > 现代修真 > 炼气五千年

第五十六章 鸠占鹊巢

  • 作者:衍天鱼
  • 类别:现代修真
  • 更新时间:2019-10-08
  • 字数:2,391

他走出别墅。

杨瑾缓步在漫花飘落的世界中,淡淡的桃花香,夹杂着时而可以捕捉到的丝丝灵气,让他有些沉醉。

灵气渐渐复苏,将会再现妖兽横行,强者恒生的场景。

未来,将会很精彩。

盘龙湖畔很大,景观也十分漂亮,吃喝玩乐一一俱全。

两家五星级酒店,已经彰显了此地的豪气。

高档小区的各种配置,该有的都有。

杨瑾闲来无事,就慢慢的瞎逛着,一逛就是下午五点过了。

他再次回到别墅。

此刻发现,自己的别墅门竟然开着,并有不少人聚集。并有几辆豪车驶进了别墅的地下车库。

杨瑾纳闷,这是怎么回事?

杨瑾远远一看,他看见了熟悉的面孔:穆亦芯和姜晓筠。

姜晓筠不停的招呼着一些穿着讲究的公子哥些。这些人,都是商学院的豪少和她的朋友,是姜晓筠请来为她庆祝生日的。

杨瑾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姜晓筠老爸是搞房地产的,看来,这片别墅的开发商是她老爸了。由于没有交房,她竟然私自动用别人的别墅,在此为庆祝生日?

还不仅于此,隔壁的别墅好像也被他们动用了?

自己家别墅人影还算稀少,隔壁就热闹了太多,有不少男男女女出入。还有几个彪形大汉在维持秩序和收礼物。

大佬之女过生日,收礼都要维持秩序了?果然够牛皮。

姜晓筠家,虽然财大气粗。但私自动用别人别墅,这胆量也没谁了。

不过想想也释然,你在接房前,你的房子有没有被人住过,做了些什么,不是谁都知道的。

杨瑾也没直接赶他们走,姜晓筠在高中的时候,对自己还是不错。今天是她的生日,只要做得不过分,也就不扫她的兴了。

不仅如此,杨瑾转到商业街,花了两万多,为她定制了一个大蛋糕。

杨瑾带着蛋糕回到别墅。蛋糕盒上还零星飘落着几片桃花花瓣!

大厅中,有一些男男女女,人数并不多。各种美食美酒倒是不少。

俊男靓女们都很惬意的碰着杯,聊着天。

杨瑾拿着蛋糕,刚进入大厅,一个帅气男子急忙叫道:“呃,送蛋糕的,你怎么不穿鞋套就进来了?这栋别墅一块地砖就价值几万块,弄脏了,你赔得起吗?”

此人叫祝文柏,是姜晓筠商学院的同学。也是姜晓筠的追求者。

杨瑾蹙眉,你们这么多人,我都没嫌弃你们弄脏我的别墅,你还嫌弃我来了?

杨瑾并没有计较,道:“好的!”他转身去鞋柜拿了一双鞋套。

“哟,怎么又来蛋糕了?不是已经送来了吗?”一个女生说道。

“送蛋糕的,你是不是送错了呀!”

大厅里所有目光都聚焦到了门口。

穆亦芯一愣,杨瑾?他还真来了。在座的,也只有穆亦芯和姜晓筠是杨瑾的高中同学,其他人都不认识杨瑾。

姜晓筠眼见一亮,嘲笑:“哈哈,杨瑾,我开个玩笑,你还真来了?哈哈哈!你一个穷得连繁衍后代的权利都没有的人,你真以为我会为你生孩子啊!”

杨瑾挑眉,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姜晓筠和穆亦芯是闺蜜,看来,自己在她眼中,也就是一个穷酸、可消遣的同学而已。

杨瑾并没生气,道:“姜晓筠同学,在高中的时候,你对我不错,为了感谢你,我特为你送来生日蛋糕!祝你生日快乐!其他的,你别想多了,你不配!”

“啊!我不配?”

所有人都对杨瑾嗤之以鼻。

“哈哈!你知道我们晓筠是谁吗?他爸爸可是姜氏集团的老总,这片蟠龙湖别墅的开发商,你算哪根葱啊?”

杨瑾颔首,果然是自己猜测的一样。

祝文伯不乐意道:“小子,你谁啊?张口就敢口出狂言!”

穆亦芯嘲讽道:“他是我的前任杨瑾,一个穷得连繁衍后代的权利都没有的穷鬼,我一脚就给他踹了。上午晓筠开玩笑说,今天晚为他吃十片金毓婷,他竟然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真的来了!哈哈,笑死我了!”

祝文伯眉头一挑,姜晓筠可是他追求的对象,这小子竟然对她有不良心想法?且不说做不做,就是有这种想法,都不应该。

祝文伯阴阳怪气道:“我女神晓筠的确很漂亮,一朵鲜花人人都想拥有,这无可厚非。但是,你不行,因为你太穷,连穆亦芯这样的女人都嫌弃,太丢男人的脸了。赶紧滚吧!”

穆亦芯秀眉一蹙:“祝文伯,你什么意思?我这样的女人,有那么差吗?”

祝文伯呵呵一笑,道:“对不住,我不小心说了实话。不对,说错了话!”祝文伯家里也很有钱,他对穆亦芯这样的拜金女也是看不起的。不是看在她是姜晓筠的闺蜜的面子上,可能都不会邀请她来参加派对。

“你……”这差点让穆亦芯跳脚。她明白,祝文伯是故意这么说的。

穆亦芯家里条件其实也不差,一两个亿还是有的。她考进商学院,为的就是傍富二代。在祝文伯这个真富二代面前,她毫无反驳之力。

姜晓筠见两人气氛不和谐,急忙道:“好了,好了!今天我过生日呢!”

祝文伯也不想理会穆亦芯,对杨瑾道:“看在你送来蛋糕的份上,你把蛋糕放着。去拿两样美食,出门记得把地擦了,滚吧!”

杨瑾道:“擦地倒是没问题!但是,你赶我走,是不是过分了?你以为,这是你家啊?”毕竟是自己家,擦擦地的确不算下作。

祝文伯楞了一下,装道:“不是我家,难道是你家?不妨告诉你,这栋别墅就是我和晓筠的婚房!以前没给大家宣布!”

几个女生都向姜晓筠投去了羡慕的目光。

“哇,晓筠,好羡慕你啊!”

“这栋别墅,在西陕都是最好的地段,价格也是最高的!这装修下来,得好几个亿吧!”

祝文伯装逼道:“购买和装修下来,花了十个亿!”

“哇,天呐!难怪这么豪华,十个亿的豪宅啊!晓筠,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今天是你的生日,要不要来个双囍临门,先拜个堂,再入洞房啊!”有男生起哄。

杨瑾嗤之以鼻,霍反蛟给自己说,他花了三个亿,这家伙也太能吹了。

姜晓筠也只是傻傻一笑,她很清楚,这套别墅的业主是霍爷,而隔壁别墅业主是陈氏玉矿的陈无双。

祝文伯拿来装逼,她竟然不好反驳,否则,祝文伯将颜面无存。

杨瑾摇头道:“你要是出十个亿,我把这别墅卖给你!”

祝文伯噗嗤就笑了:“哥们儿,你比我还能吹!赶紧把踩脏的地方擦了,滚蛋吧!”

杨瑾道:“不用擦,你们一会儿开完party,打扫干净就行了!既然不欢迎我,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哈哈哈!这口气,真当别墅是你的呀?”

杨瑾也不理会,看在姜晓筠以前给自己留下一丝好感的份上,他转身就走。

穆亦芯嘲笑道:“别啊!杨瑾,现在比较晚了,我们不好找清洁阿姨!你就留下,等我们开完party,帮着打扫残局,我给你五百块劳务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