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生活 > 现代修真 > 炼气五千年

第六十一章 试探

  • 作者:衍天鱼
  • 类别:现代修真
  • 更新时间:2019-10-13
  • 字数:2,143

时间过得很快。两天过去了。

第三天下午放学。

杨瑾向出租房方向走去。

一条小道上,一个胖胖的男子,手中拿着一瓶白酒,走路东倒西歪的,看上去已经是喝得伶仃大醉了。

男子口中喃喃自语:“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此人正是祝文伯不惜血本,花了一个亿请来的杀手:武傲。

武傲装着醉意甚浓,脚下一滑,咕噜就摔下了路边的土沟里。他爬了几下才爬起来。摔得一身都是泥。

杨瑾看了一眼,醉汉竟然是个筑基中期武者,和陈景山身边的习怀寒同等修为。习怀寒五十多岁,此人却不过二十五六,能由此成就,也算天资不凡了。

看上去,此人好像有什么心事?

不过,到筑基修为,若要喝醉,没有七八斤老白干,是达不到这种效果的。

杨瑾思绪:要么他真有心事,要么就是自己遇上了事。

杨瑾也懒得搭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嘛!自己讨厌麻烦,希望不是给自己找事儿的。

他擦身走过,却多了个心眼。

醉汉泛起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一把拉住杨瑾手臂,满嘴酒气道:“兄弟,陪我喝一杯,如……如何?”

杨瑾感觉有一把铁钳钳住了自己,他顿了一下,来者不善?接着他用力一震,直接震开了对方的手。

他继续大步向前走去。

醉汉一挑眉,能轻易震开自己的手,这是炼气三层修为能使出的力量吗?情报说对方能一招击败半步宗师,果然不简单。

武傲继续装着醉醺醺的样子,几步跑到杨瑾前方,身手拦住他,道:“兄弟,我心情不好,想找个人诉诉苦,能不能当会儿听众?”

杨瑾道:“不能!”

武傲猛灌了一口烈酒:“呵呵!老哥我心头苦啊!想找个人诉苦,你就这么不给面子!”

杨瑾感觉这个人很奇怪,最近得罪的人比较多,说不准又是那个来对付自己的。

“对不起,我没这个闲情逸致!”

“既然不给面子,那就别怪老哥不客气了!”

杨瑾冷笑:“不客气?我就是给你面子,你也只能拿去丢了!”

“哼,你的意思是说,我的脸是拿来丢的?”

“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恕不奉陪!”杨瑾大步向前走去。

武傲双目一寒:“你找死!”

他手掌似斧,直接动用了最强一招:天罡三斧。

巨大的斧头虚影,直朝杨瑾后背猛劈而来。

武傲一声冷哼,如果能一招解决,那就不用费事儿了,高高兴兴数钱。要是解决不了,权当试探对方底细。

杨瑾摇头,理都未理会,运转真元于后背。

杨瑾不知道现在的自己,究竟能抗衡什么层次的人。但是,他完全有自信,凭借玉肌和不死晶骨,任由筑基修士攻击,都会毫发无损。

“嘭!”

攻击声。

武傲攻击的劲气忽然反噬。

“咔擦!”

断骨声。

“啊!”

一声惨叫,武傲手骨断裂,他紧握着手,痛苦哀嚎。

杨瑾头也没回,大步向前走去。如果你识趣,不再出手,你就活。你若再出手,你就死!

武傲满是震惊,他引以为傲的绝学天罡三斧,要是拿着斧头,几吨的巨石也能一斧劈破。虽然是以掌代斧,威力也足以劈断大树。

自己全力一击,宛如劈到了钢铁之上。

此人竟然丝毫无损,而且反把自己的手骨劈断了。

他咽了咽口水,感觉喉咙发干。

他杀过无数武者,这是他遇到第一个不可抗衡的存在。对方的肉身实在太强,就是站着不动,让自己攻击,自己也不能伤他分毫!

武傲已经探清了对方底细,这等强悍的肉身,枪械对他威胁已经不大了。就是兄妹连手,都不是其对手。要完成任务,唯一办法就是智取。

自己已经打草惊蛇,这个任务,只能由妹妹执行。

他并没有选择继续作死,而是转身就走。

一间房间内。

武凝霜随着音乐轻盈而舞,见哥哥开门进来,她停住了舞步,问道:“哥,怎么样!你的手……”

见哥哥手骨断裂,她已经知道,这次的任务,艰巨了。

武傲神色凝重,道:“此人看上去的确只有炼气三层,但是非常强!我全力一击,不但没伤到他分毫,而且我的手还被震断了!就凭这样的肉身,力敌,已不可取!”

武凝霜上前,边给哥哥包扎,边说道:“这么厉害?看来得多费一番手脚了!”

“来,我们商量一下对策!我的意见是,你想办法接近他,在靠他最近的距离,趁他不备,伤他双目,然后杀之……”

武凝霜道:“嗯,这三天,我们对目标的行径,人脉关系等等,都做了详细调查。我已经有了一个万全之策!”

“此次是我们遇到最棘手的任务,妹妹,先说说你的想法!”

“这样……”

……

第三天中午。

杨瑾刚上解剖课结束,慕容芊芊就走了进来。

陈凡儿一噘嘴,慕容导师又是找杨瑾的吧?烦的很。

但是,她没有陈无双那么霸道直接,她选择了默不作声。

其他同学都看向慕容导师,不用说,是找杨瑾的。

男同学们摇头,杨瑾最近声名鹊起,他们心目中女神,注定被他糟蹋。可也只能干瞪眼,人家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呀。

女同学们对那个性格孤僻、生人勿进的家伙,也不想去勾搭。所以,女同学们表现的更为淡定。

但赵莹莹除外,杨瑾逼走翁明彦,她看见杨瑾,就恨得牙痒痒的。

慕容芊芊走过来,道:“杨瑾,我有事儿找你!”

“有饭吃吗?”

“饿不着你,走吧!”

陈凡儿小声嘀咕:“杨瑾,你个吃货,有奶就是娘!”

以杨瑾的听力,自然听见了。回头指着陈凡儿:“什么娘?”

陈凡儿嘟着嘴,愤愤道:“婆娘!”

慕容芊芊也听见了,冷冰冰道:“陈凡儿同学,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

陈凡儿傻傻一笑,举了举手,表示明白。

杨瑾和慕容芊芊回到洋房,桌子上已经摆上了三菜一汤。

杨瑾道:“哟,饭菜都做好了呀!今天又请我吃饭,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

慕容芊芊给了他个大大的白眼,道:“请你吃饭,话还这么多?”

“呵呵!那我不客气了!”杨瑾坐下就开吃,都不带分主客的。

慕容芊芊道:“不过,我还真有事请你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