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生活 > 现代修真 > 炼气五千年

第八十二章 胆大包天

  • 作者:衍天鱼
  • 类别:现代修真
  • 更新时间:2019-11-04
  • 字数:2,321

整个过程,就几秒钟时间,并没有引起多少人注意。

就连不远处,两个看着美女,正评头论足的保安都没发现。

唐毅疼得全身发抖,他乖乖的坐了上去。

其实,场中还是有不少人发现了角落里的异常,但是看杨瑾笑容洋溢,扶着唐毅宛若亲兄弟一般。

都以为他们在开玩笑。从而,也没人过于关注了。

和唐毅一起过来的男生,顿时吓得面容苍白。唐少可是唐门的人,有炼气六层修为。唐门属于古老的修仙门派,传承了上千年,势力非常强大。唐少可算得上翘楚,是唐门重点培养对象,竟然被这小子一招废了?

万幼萱嘴巴也张的老圆,她有些不敢相信这个结果,这杨瑾,究竟是什么人?这能力和胆儿都太大了吧!

杨瑾对和男生微微笑道:“来,兄弟,推唐少出去看看风景!”

男子看着杨瑾这个笑面虎,额头上,冷汗顿时就出来了。他像避瘟神一样,赶紧把唐少推了出去。

万幼萱惊讶道:“你……你真把唐毅废了?”

杨瑾呵呵一笑:“我立了个规矩,谁想断我手脚,我必然奉还!是他先破坏了我的规矩!”

“可是,他是唐门的人啊!唐氏集团我们倒可以不怕,但是唐门却是古老的修仙门派!里面高手如云,我听说,大宗师都有几个呢!我们也惹不起啊!这可怎么办?”

“没关系,你们惹不起,我惹得起!”

杨瑾接着道:“你趴着,我给你治疗治疗,我或许能让你站起来!”

万幼萱一听,有些反应不过来:“你……你说能让我站起来?真的吗?”

“呵呵!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试试吧!”

万幼萱眼泪哗啦的流了出来,十岁的时候出了车祸,自己就坐上了轮椅,现在都十八岁了。

家里虽然很有钱,各种求医问药,自己都吃成药罐子了,却没有任何好转。几乎所有的专家都断定,自己这一辈子,已经无法站起来了。

没想到,还有希望?

万幼萱含泪趴在沙发上,她内心十分可谓杨瑾能给她带来奇迹,摆脱痛苦和别人歧视、异样的眼光。

杨瑾拿出银针,道:“你的腰椎受压,伴有神经受损,肌肉萎缩严重。我现在给你修复受损的神经。但是,你想要和常人一样走路,还得经过一段时间的康复锻炼!”

“只要我双腿有知觉,我就能锻炼!”

杨瑾撩起万幼萱腰部的衣服,并把裤子也往下推了推。

于是,他开始下针,连续几针后。杨瑾让万幼萱服下一粒培元丹,然后他远转真元,动用《神农本草经》中的续经接骨秘术,快速修复受损的神经和解除压迫。

片刻,万幼萱感觉双腿开始有知觉了!

她激动道:“我……我的腿有知觉了!”

杨瑾道:“别动!治疗还没结束!”

万幼萱激动得咬着嘴唇,泪水哗啦啦的流。早已被断定一辈子都无法站起来的人,现在有希望站起来,叫她如何不激动。

几分钟后,治疗结束。

杨瑾刚把针扒出来,道:“好了!感觉怎么样?”

这时,一个雍容华贵的女人气冲冲的跑了走了过来。此人正是万幼萱的母亲:任采白。

任采白一见这场面,而且一看还是那个熟悉的面恐。她顿时怒了:“你这混蛋,在干什么?我女儿可是残疾人,你竟然还非礼她!”

她一把拽开杨瑾,这混蛋先不给自己面子,说自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会竟然把女儿按在沙发上,还撩开她的衣服,裤子也往后退了一段,大片雪白都看见了。

任采白气急败坏,在陈氏玉矿业宴会上,她不好直接动手,于是大声叫道:“保安,赶紧过来!”

任采白这一嗓子,大厅中的人都被惊动,都看向角落里。都在惊疑,发生了什么事?

万幼萱急忙道:“妈妈,妈妈,误会误会!事情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

任采白根本就不给女儿解释的机会:“解释什么?我都看见了,这混蛋简直无法无天,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非礼你!当我任彩白是吃素的,当陈氏玉矿是摆设吗?”

两个保安快速跑了过来:“尊贵的女士,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这个混蛋,混进宴会厅,猥亵我女儿,赶紧给我抓起来!”

所有人都惊呆了,有人竟然敢在陈氏玉矿业的宴会上猥亵一个残疾人?这简直胆大包天啊!

所有人都围了过来。

保安道:“先生,请问你有邀请函吗?”

杨瑾摊了摊手,道:“没有!”

两个保安蹙眉,急忙道:“尊贵的夫人,这小子是溜进来的流氓,我们马上把他抓起来,扭送派出所!”

保安也是十分聪明,先别开‘小偷’与陈氏玉矿业的关系。

万幼萱急忙道:“别,别啊!杨先生是在给我治疗!没有非礼我!”

任采白教训道:“傻丫头,这混蛋就是居心叵测,借机卡油!米国最好的专家都治不了你的病,他一个毛都没张齐全的愣头青,哪能治好你!你呀!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

这时,

一个英武不凡的男子快步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两个炼气十一层的武者。

男子正是唐毅的老爹:唐龙。

唐龙气势汹汹的咆哮道:“他妈的,那个杂碎打断了我儿子的腿,给老子出来,老子要弄死你!”

唐毅有武道根基,是唐家未来的希望,唐龙一直都是把儿子捧在手心。

今天竟然有人动他的心头肉,他立马杀将过来。

所有人又是一愣。

“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可是一线大佬的宴会,不仅有猥亵的,还有打架的?谁这么大的胆子?”

“什么?有人打断唐龙儿子的腿?唐龙虽然只是二线大。但是,威望一点都不比一线大佬弱。因为他背后可是唐门,一个古老的修仙门派!”

“这是谁啊!唐龙的人都敢动,吃熊心豹子胆了吧!”

……

和唐毅一起的那个男生指着杨瑾道:“唐叔,就是这小子!”

所有人都惊呆了,矛头又指向了杨瑾。

“我就说,刚才发现了这个角落的异常,没想到,这小子胆儿这么大!”

“我也看见了,他们和唐毅谈笑风生的,最后唐毅坐在轮椅上被推出去了!没想到,事情真相是这样!”

“这小子真是狂妄的要上天,竟敢胡作为非,不仅混进场子,还得罪三个大佬,他死定了。”

唐龙虽然是二线大佬,但是背景硬朗,根本不惧在陈景山的宴会上出手废人。

他直接向炼气十一层的武者下令:“给我废了他!”

任采白也是冷冷一笑,她和唐龙相视了一眼:“小子,唐龙不废你,我都要废你。”

她和唐龙本来是冤家对头。此刻,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两人都针对杨瑾,他们从来没有如此默契过!

正在这时,

一声大喝:“都给我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