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古典仙侠 > 识为本

第二十八章四绝诛仙阵

  • 作者:雨中山
  • 类别:古典仙侠
  • 更新时间:10天前
  • 字数:2,023

话说这西藏游刚刚登上岸的地方正是华夏国东海岸线一个存在了不知多少年的湾口,因他旁边曾出现过一个很有名气的琅琊国,当年的那位英明神武的国王把这里封为琅琊湾。

西藏游站在岸边并没有立刻赶去京城顺天府,他回头望向海里,那离岸边不到百米的地方,有一块小山般的人型石头立在海里。

这石头据说那是一个女人变的,他男人当年出海打渔后再也没有回来,而她便一直在海边等着她的男人,等的时间长了,她便慢慢的站成了这块石头,由于她是面朝着大海站着,好像一直在望着自己夫君回来的方向人们管它叫望夫石。

传说中有了这块石头立在这里后,出海打渔的人们,只要出发前到这里拜一拜,稍作祈祷,便可以顺风顺水,安然返航。

西藏游望着这块望夫石,心里想着我那年出海安全抵达了东莹岛,是不是也有它的功劳呢?记得自己也曾祈求过这块望夫石的保佑呢。

正当他想到这里的时候,忽然,在他的神识范围里,远处差不多一千海里的地方,有一股大能级别的威压铺天盖地地从海岸线的南面疯狂扫来。

同时陆地这边有两个炼神初期的修士已是飞到距他不足百里的地方,他们一边运功传音四方,劝导临海百姓如何防范即将到来的灾难,一边不停的向着岸边海里拍出一张张的符箓。

随着那些符箓的落下,岸边的海滩都几乎生生的被提高十余米,虽不是很快,但海岸线缓缓的蠕动着,好似岸边的海里有着什么不知名的庞然大物在努力的将海中砂石泥土向岸边推来,筑成可防海啸的大堤。

同时,海水中也有了变化,西藏游能看得出来,两个炼神期修士这是在布阵。

这是一个四绝诛仙阵,以西藏游出身陌教的眼力,他看出来了。

以四件充满血煞之气的法宝,最好是刀剑之类的法宝做阵眼,引动聚集附近天地之间的血煞之气于这四绝诛仙阵中,如果那海族被引进到阵中去,绝对用不了两个时辰,必被磨去浑身血肉,身死道消。

可是西方那件法宝,西藏游的神识扫到那件被植入阵中西方这个方位的那柄骨刀,看起来比其他三个方位的刀似要更为高阶一点,但是,它是什么材质炼制的啊,这个阵绝对不行。

西藏游心里一动,这或许是我扶桑国的一个机会。

远处传来的威压他很熟悉,那一定是海里面那些无匹的庞大海族高手所发出的,这些海族天生强横,每一个都拥有着远超过同阶人族的真元力。

这种威压他几千年来不知感知过多少次了,而每一次感知到这种威压几乎都会伴随着东莹岛上发生的一次人族与海族之间的大战。

他甚至知道这头章鱼本体的海族就是这几千年来一直停留在东莹岛南方五千海里外的一处区域,它统领着那里所有的海族,只是近千年来少有露面,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

而且看它的凶威,变得比以前强了很多,强到他这个炼神后期的强者都有些心悸的感觉,这让他有点奇怪。

没过多久,果然是那章鱼本体的海族飞了过来,错了,它不是飞过来的,它是被轰过来的。

围在那章鱼本体的海族周边至少有二十多个人族炼神后期高手,每一个从修为上来看,都不比西藏游低。

而从一千多海里之外一直到离西藏游不到百里的那两个先到的人族高手布下的四绝诛仙阵,这些人族高手一刻不停的对着那海族进行着攻击。

虽说这海族的皮糙肉厚,而且经过雷劫洗练的躯体更是坚韧无比,但经过如此长时间的攻击而没有一刻的修养缓冲,也让这海族的本体表面上出现了大量伤损的痕迹,疼痛与愤怒使得那章鱼本体的海族吼叫连连,而它每一次发出的吼叫虽听起来声音不是很大,但都让面对那个方位的人族高手纷纷祭法宝抵挡或是避其锋芒,看样子,这海族的天赋神通有一种是音波攻击。

西藏游感觉到离给这海族造成致命伤害也仅仅只是时间的问题,这是典型的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就怕途中被这海族逃出生天,否则它必死无疑。

但是那柄骨刀的存在呢?就是这次围杀的变数了吧,西藏游默默的将身形向那四绝诛仙阵的西方掠去。

章鱼本体的海族虽然魂魄被雷劫击散了大部分,但显然掌管着情绪的那一部分魂魄还在发挥着作用,它一路被人族高手轰的完全回不上手,虽然偶尔也会由自己的音波攻击中得到一些安慰,但绝大部分的时间里都是在被动挨打,情绪中暴怒的表达越来越旺盛。

忽然,它觉察到自己周边的那些讨厌的人族高手们纷纷退开,只在远远的合围而不再近距离攻击了,不由狂嘶一声,大感畅快。

可是还没等它稍作休息,一股血煞之气扑面而来,冲在它的身上,伤口上,使它身上已有的伤口急剧扩大,本来是好的地方也开始溃破开来。

而它原本只要再多一点时间修养缓冲,那些伤痕将消失的无影无踪。

也许它残破的魂魄当中终于感到了死亡的威胁,它开始颤抖了,就像打摆子一样,浑身颤抖着。

合围的人族高手们知道它这是困兽之斗,当死亡的阴影笼罩在这等凶兽身上时,不知道也不敢想它会爆发出什么样的威力来,但是一众人族高手不约而同的各自向后再又退出好远。

那大章鱼一边颤抖一边身体明显的缩小了下去,慢慢的,那些伤口中本来就在流血的地方,现在竟然随着它躯体的缩小开始喷血了。

如一座稍小一点的山岳般大小的章鱼,身周四处在喷血,就像一个充满水的气球,被扎漏了很多的小眼儿,血如喷泉般四下喷涌。

一直到它的躯体缩小到它原来的三分之一大小,忽然它的颤抖停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