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绝世丹帝

第0053章 岳父大人在上

  • 作者:夜之明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15天前
  • 字数:2,570

侯镇一脸懵逼的看着楚非。

他明明已经死了,呼吸,心跳,脉搏全都停了,还有一股死气若有如无的弥漫,怎么可能一转眼又活了过来。

“侯镇!你还愣着做什么?给老子狠狠的打!”苏少孤横眉,“你还没看出来,这该死的小贼在耍我们?我就说这贼小子怎么会这么容易死,原来是装的!”

闻言,侯镇又看到楚非脸上尴尬又悻悻的笑,彻底明白了过来。脸色也瞬间变了,蹭的一道破风声响起,直接出现在楚非近前。

侯镇何等的实力,岂是楚非能抵抗的。

跟拎鸡崽儿似的,直接把他拎了起来,砰地一声,又狠狠的摔在地上。

“卧槽。侯镇,你来真的!”楚非被摔的七零八落,胸闷气短。

只是,侯镇根本不听他,也不管什么招式不招式,如同揍不听话的小弟似的,拳打脚踢,各种狂虐。

“我……诶,停停停,听我说!我真不是故意要骗你们的,我是有意为之!”楚非被揍得鼻青脸肿,死去活来。

“哼!”苏少孤冷哼,“继续打!管你什么理由,先打了再说!小崽子,你真是比你父亲还欠揍!”

于是,在苏少孤的监督下,楚非被侯镇揍了一波又一波。直到侯镇打的手疼,才停了下来。

“说出你的理由。敢胡扯,我让你假死变真死!”苏少孤的气下了一大半。

楚非靠着石椅大口喘着粗气,道:“我给你们说,这笔账我楚非记下了。总有一天,我要打回来!”

“嗯?你还敢以后还手?”苏少孤撸了撸袖子,向前逼去,“既然如此,我先给你算算你害小小哭的那么伤心的帐,小崽子,看不出来啊,本事不小嘛?和我女儿没待几天,就把她的心骗走了!”

“额!”楚非愕然,这……如果不出意外,这笔账看来是算不了了,苏少孤是谁,搞不好就是老丈人!这还怎么打?只能被打!还能反抗!

一念至此,楚非猛然起身,躬身拜道:“岳父大人在上,受小婿一拜!”

“卧槽!牛叉!佩服!佩服!”侯镇看的目瞪口呆,楚非还真是厉害,还没怎么样呢,张口就叫岳父。

“嗯?谁是你岳父!”苏少孤横眉,直接甩出一道气劲,将楚非甩飞。这该死的小子还真不是省油的灯,顺杆趴的真快。

楚非懵了,这不是顺理成章吗?两情相悦,不应该是在一起的吗?看苏少孤的样子,也没有强烈反对啊,叫声岳父是表示尊重的,怎么会是这个结果?

“小子,我说你笨,你还不信。八字还没一撇,你就喊人家岳父?你不觉得唐突吗?不过,你这直接的性子,倒也不是坏事。先给他提醒一下,让他有个心理准备。”鼎灵在楚非心头笑道。

“原来如此。”楚非悟了,再次从地上爬起来,不在提及此事,很神秘的道,“宗主,侯师兄。我假死也是突然有的想法,所以来不及给你们讲。”

楚非借着先前苏少孤他们的安排,开始圆谎:“要想蛇出洞,必先打草惊之。从谢江口中已经得知,夜方城是真的已经反叛,但他身边到底有多少人还不知。”

“还有副宗主夜昭山的立场,也难以捉摸。我有宗门英雄的身份,所以就借此假死,看一看事后到底有谁在露头。”

“你就派人去查这件事,定能查出一二。对了,我突然想到一件事,你关注一下谢江的尸体,夜方城肯定会派人去看谢江到底死了没有,若是死了,也就算了。”

“若是未死,他必会杀人灭口。以免被我们问出什么。”

说道这里,楚非突然又道:“对了,我假死的法门有些特殊,不到时间不能自己醒来,这期间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这话说完,他才放下心来,这样一来,这个慌,就扯的万无一失了。

侯镇听的瞠目结舌,楚非果然是个神人,他临时决定的假死推断,竟然和事后安排以及事态走向,一般无二!

即便苏少孤心中也震惊,这小子还真是个人才,这一手做的漂亮,攘外必先安内,即便最后反叛之人不能全部揪出来,也能查出七七八八,缓解宗门压力。

侯镇讲述了一遍楚非‘死’后发生的事,楚非装的很像,很认真的听着,时不时的还点头插上几句嘴。

“看来我杀谢江杀错了。”侯镇自责道。

楚非故作高深道:“不!谢江你杀的很对!他不死,说不定夜方城已经知道了咱们已知他已反叛,到那时,他必会百倍防范,不给我们筹划的时间。”

“只有谢江死了,死无对证。他才会安心!你只需去查一查,有谁去看过谢江的尸体,就能查到一些人。我们要的结果是一样的!”

侯镇倒吸一口冷气,由衷道:“佩服!我侯镇甘拜下风!”

楚非含笑摆了摆手,道:“侯师兄折煞我了,我这点小手段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苏少孤都气笑了,骂道:“你就得瑟吧你!有你哭的时候!”

“行了。这次算你做的对!不过,既然局已经布出去,那就不能让局散了。你,还继续死吧。我给你找个地方先呆着。”苏少孤道。

“小小那里……”楚非小心的问道。

闻言,苏少孤狠狠瞪了他一眼,又叹息道:“大事要紧。先瞒着她吧,虽然小小会伤心,但这未尝不是一件坏事。或许,因此能激发她体内的潜能……”

“潜能?什么潜能?”楚非疑问。

“你不需要知道!”苏少孤瞪眼,“赶紧的,继续装死。我让侯镇送你去太上长老那里‘火化’!再给你立个碑,让人祭奠一下。”

楚非听得毛骨悚然,这还真是要‘死’了。自己坟都出来了。

“对了,宗主。你赶紧去给我老师打声招呼,我怕他发怒杀人。”楚非突然急道。

苏少孤摇了摇头,道:“放心吧。周前辈比我更相信你!若非如此,他早就来找我麻烦了!”

楚非这才安下心,直挺挺的躺在地上,闭目装死:“老师,还要麻烦你一次。”

“无妨,小事儿!”鼎灵笑道,而后又将楚非变成了‘死尸’。

苏少孤和侯镇看的咂舌,暗道楚非的手段还真是可怕,若非亲眼所见,还真以为楚非死了,这装死装的,根本让人看不出任何破绽!

事已定计,各自行动。

侯镇扛着楚非,还没走出去,苏牧走了进来,看到侯镇背着楚非,皱眉道:“少孤,楚非他是怎么回事?”

对苏牧,苏少孤当然没有任何隐瞒,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讲述了一遍。

闻言,苏牧看着楚非的‘尸体’,不住点头:“少年英才!他于九曜山之恩,少孤你要时刻放在心上。”

苏少孤脸都黑了,他都把您宝贝孙女拐跑了,这些还不是他应该做的?不过,这事儿还是过些时日再讲,道:“您放心,孩儿知道。”

“嗯,镇儿,你我分开走。把楚非带去我那里吧。”苏牧对侯镇道。

“是,爷爷。”侯镇微微欠身,率先走了出去。

苏牧和苏少孤又密谈了些许时候,便起身离开。

苏牧常年闭关之地,便是武兵冢后的密室,这里有九曜山最好的炼器炉,更有那传说中的神剑,隐于兵冢,苏牧除去偶尔炼器之外,便是守护武兵冢!

武兵冢是在一座隐秘的山洞内,里面烈火炎炎,温度极高。有无数武兵乱中有序,横陈在这里。

侯镇穿过武兵冢,按开沉重的石门,进入苏牧的闭关密室,把楚非放下。

“这个气息!”楚非豁然睁开双眼,他感受到一股极强的武兵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