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奇幻修真 > 伏龙

第六十章 水中巨怪

  • 作者:石青秋
  • 类别:奇幻修真
  • 更新时间:12天前
  • 字数:4,287

刀疤脸和面团脸两个人走出气泡,朝着下方的昏暗水域中游去,两人的身影很快就逐渐在水中变得透明起来,应该也是用了那种专门在水中隐匿去身形和痕迹的法术。

像个被翻过来的乌龟一样,被冰封住身躯的张宏正就那样躺在气泡中。不过稍微等了十来息,猜那两人已经潜入到了深水中,不会再注意到这里之后他立刻就开始动了起来。他可从来不是老老实实地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做什么的性子,更不会傻呆呆地束手待毙。

先尝试了一下用力挣扎,但封住他身体的这冰球极为坚实,还有一股寒意不断地在其中蔓延,也不知是不是那刀疤脸用了复数的法术叠加起来,这冰球的强度远超普通生发境法术的威能,看来以他暗劲层次的内力是无论如何也无法震破而出的,也难怪刀疤脸这样放心地将他丢就在这里。

不过努力挣扎了一下之后,张宏正发现自己手脚并用地使劲的情况下还是勉强能带着这冰球滚动的。这冰球毕竟整体还是圆形,这湖底丘陵也甚是平坦,他躺的位置还位于丘陵最顶端。于是他就努力翻动了几下,让冰球滚到了这气泡的边缘,再一用力,冰球的边缘就已经探出气泡伸到了外面的湖水中去。

冰在相对较温暖的水中融化速度可要快得多了,张宏正就是想试试将这冰球浸泡进湖水中去看看,但这冰球中的寒气实在超乎他的预料,刚刚一进入湖水中就将接触到的水全数冻结成冰,那附近气泡外壁的水面都化作了冰层,随即连整个气泡都开始波动起来。

张宏正吓了一大跳。这气泡是那刀疤脸用法术撑开的,这维持着的方圆数丈之地的无水也是法术的效用,以那刀疤脸的修为来看这多半应该只是生法境的法术,内中结构肯定不可能和先天法术那样生生不息自成循环,被这一冰冻破坏了气泡的平衡,说不定马上就要崩塌。

张宏正全力运转暗劲猛力一震,但是身周的坚冰却丝毫不动,看来那刀疤脸这样放心将他丢在这里也并不是没有道理的。不过他全力运转内力的时候身周也微微有电光一闪在冰中跳动,张宏正却也发现,这外放的一道神仙道雷法没对这冰球产生直接的破坏,却是让冰封球中那一道寒意消散了。不断隔着水靠朝骨子里渗的那股冷意没有了,原本在水中不断蔓延的冰层也停了下来。

难道这神仙道的雷法连五行法术都能克制?张宏正顿时一喜。可惜之前那一场激战将他一身内力都耗得精光,这一阵子之后力气倒是恢复了不少,但那神仙道的雷法劲力却只有少少的一缕,刚刚这一爆发之后就再也没有丝毫留存,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恢复了。

不过就这样也足够了。内壁不再结冰之后气泡也慢慢地重新稳定了下来,张宏正再用力一滚,将大半个冰球都送入了湖水中,气泡再度抖动起来,不过也能看到和湖水接触的冰球表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消蚀下去。这样看来最多只要数十息之后,这冰球的厚度和强度都会减弱到张宏正能以内力暗劲震碎而出的地步。

就在这时,这地面忽然微微颤动起来。张宏正有些意外,却也没有太吃惊,刀疤脸那两个家伙如果真潜入下去碰到了方朗卓那死胖子一番战斗是免不了的,以他们的修为和资产备得有先天符咒也是正常,打起来动静小不了。这对他来说无疑是好事,不管谁输谁赢,越激烈他才越能趁机脱逃。

但这明明不算很大的颤动却让这在水中隔离出这数丈空地的气泡突然崩碎开来,之前维持得很好的法术似乎在这震颤中一下被震得粉碎,周围被隔离的水流猛地涌入,被法术固定在这湖底地面的风气好像终于觉醒了自己的本能一般,争先恐后地朝着上方涌去。

匆忙之间,张宏正只来得及尽量呼吸了一口最后的风气,然后头脸就全被浸入了周围涌来的湖水中,眼睁睁地看着大大小小的气泡朝上升去。好在这封住他的冰球也在一起朝着湖面浮去,虽然速度要慢得多,但这里离湖底已不算太远,靠着这口最后呼来的气也支撑得住。

正被冰球带着一起在水中缓缓翻滚上浮,张宏正忽然看到两道黑影从下面的深层水域中激射而出,也朝着上方湖面飞快地游去。数息之后,张宏正就看清了那正是之前潜下去的刀疤脸和面团脸两人。

游在前面也游得最快的正是刀疤脸。他游的姿势很是怪异,只有右侧的手脚能自如划水,另一边的手脚好像是断了还是怎么的僵直不动。但即便是如此他游的速度也是极快,手一划脚一蹬就像触到了实处一样速度急增,身周水流的阻力也能消解一大部分,两息之中就甩开了下面的面团脸一截,只从这里就能看出这家伙的武道修为也相当不错,至少也是入了化劲之境才能将暗劲内力运用到如此地步。

很快地刀疤脸就冲到了张宏正的身边,这时候他们离湖面也不过数丈的距离而已,张宏正能够看得清刀疤脸的表情,那原本满是狰狞阴森的脸上现在只剩下恐惧,脸色苍白得吓人。

刀疤脸原本似乎只是要从张宏正身边擦身而过,但他微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没被那恐惧彻底支配所有的思想,没忘记这个原本的目标,侧身伸手抓住了张宏正身上冰封的冰块,手指直接插入了冰层之中。

只是连刀疤脸自己都没有预料到,在他这一抓之下整个冰层都全部崩碎了,一直在其中僵直不动的张宏正这一瞬间却是迅猛如雷,一手反格住他的右手另一手紧握成拳狠击在他的腰眼上。

刀疤脸的身躯猛地像一只大虾一样弓了起来,脸上的惊恐也凝固住了,腰眼上挨这一记猛击让他往上冲的势头也完全停顿,整个人就保持那个姿势缓缓漂浮在水中。

张宏正就转身朝湖面上游去。这一下可是将刀疤脸撕他耳朵的账都要回来了,完全是趁着那刀疤脸的左手动弹不得才能得手,他也根本没想着一击就能将刀疤脸这样的武道化境高手给彻底打死或者重伤,所以并没朝着胸腹或者头脸这样的要害,而是对着并不致命却能极大妨碍行动的腰部猛击。但是刚才得手之际却感觉不到什么暗劲反震卸力,似乎刀疤脸受了严重的内伤或者是消耗过度几近脱力,这一拳几乎将他腰眼上的筋肉都打断,完全失去了行动力。

瞥了一眼,更下方的面团脸这时候也飞快地朝湖面游来,但他对一旁漂浮不动的刀疤脸视若无睹,只顾自己猛游。张宏正也径直转身朝着湖面上冲去,只是心中忽然感觉极为奇怪,那一眼中似乎看到有什么很不对劲的东西。忍不住再转头看了一眼,却见到刀疤脸已经落到了之前那个湖底丘陵上了。

不对,并不是落到那个丘陵上。他们都已经朝湖面游上了十来丈了,但这看下去那丘陵依然还是离他们脚下不到数丈的距离,这片隆起的湖底丘陵赫然是在跟着他们一起朝湖面浮了上来。

也不对。随着这片丘陵的不断上升,那丘陵下面的部分也暴露在了日光之下,起伏有致的轮廓,畸形但分明的手臂和驱赶,看起来那赫然是一具巨大无匹的躯体,而那原本方圆十余丈的小小丘陵居然只是这具躯体的头顶。

而伴随着这巨大躯体的,是一股悠远厚重,死气沉沉,好像埋葬着数十万人的乱葬岗一般的气息。张宏正猛地转身朝着水面游去,上面正是那艘搭载刀疤脸和面团脸来的法师船屋,但张宏正根本都来不及多想什么了,发疯一样全力划水之下整个人一下冲出湖面数尺之高,然后径直落在船头甲板上。两个贝场法师和几个船工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他也不解释什么只是仓皇之极地一个劲地挥手:“快走!快走!快开船!”

“你……你是……”那两个法师指着张宏正,似乎是见过通缉他的画像文书,一个伸手就要去腰间摸符咒,另一个却还是一脸惊惶地左右四顾,似乎周围有什么看不见的恐怖事物正在接近。

哗啦一声,那面团脸也冲出水面抓住了船屋甲板,带着哭腔大叫:“快……快开船!”

张宏正上前一步一把拉住这面团脸将他直接拉上了甲板,对着那两个法师连连挥手咆哮:“你们聋了么?叫你们快开船!下面的东西要上来了!”

那个左右张望的法师终于转身跌跌撞撞地朝着船屋的阁楼里跑去,另一个本来要对张宏正施法的见状也收回了手,跟着一路跑了进去。

“别愣着!拿船桨一起帮忙!”张宏正丢下面团脸,对着那几个船工大吼。这法师船屋一般是以法术驱使,但也是备得有船桨以防万一的。那几个船工仓皇间正手足无措,听了之后连忙转身去拿挂在船屋侧面的长柄船桨。

被张宏正丢下的面团脸这时候却是全身瘫软地趴在了甲板上,先是哇啦哇啦呕了几口清水,然后也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怎么样,居然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老姜!土行元气太过浓厚,驱水阵运行不起来了,法术也用不出来!”刚刚才跑进去的法师又跌跌撞撞跑出来一个,凄声大叫。“你快来帮忙啊,我们用上灵晶一起来用神念强行驱动看能不能成!”

面团脸爬了起来半跪着,似乎是腿软一时站不起来,只是满脸眼泪鼻涕地发着愣看着那法师,都还没有从之前的情绪中彻底清醒过来。张宏正连忙冲过去一把将这面团脸搂了起来,一半扶着一半拉扯着将他往阁楼里送。走了几步之后这面团脸的脚步终于也能跌跌撞撞地跟着跑了起来,张宏正这才将他往那法师身上一塞,转而又跑出去对着那几个已经拿到了船桨的船工大喊:“丢给我一只!大家一起划啊!”

立刻有船工丢过来一只长柄划桨,张宏正刚刚接住,就听见哗啦一声,不远处湖面破开,那一片他们曾经立足过的小小丘陵已经冒出了水面。

冒出水面的面积并不大,不过数丈方圆,看起来宛如一个随时会被波涛淹没的小小孤岛

,弓着身子的刀疤脸还静静地躺在上面,只是再也没有了丝毫的生息,那张狰狞阴森的脸,脸上的刀疤,甚至还有那凸出的眼球都呈现出一种腐败了的土灰色,好像这个死人早就已经在阴沟里浸泡了几百年一样。而这露出水面之后,他那灰败的身躯就开始飞快地崩塌分解了下去,不过呼吸之间就成了一堆和那丘陵相同颜色的灰烬。

水面之下那巨大的阴影微微动了动,湖面上顿时掀起了数尺高下的波浪起伏,那庞大身躯散发出的不详气息更浓郁了。这并非只是观感上的错觉,张宏正可以很清晰地感觉到,自身的气血运行都仿佛受到了什么不明力量的干扰一样,微微有些凝滞起来。那边的几个船工已经只能呆在那里傻傻地看着,浑身瑟瑟发抖,他们也许并不清楚这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到底是什么,只是一种发自内心深处最原始的本能让他们就像是巨蛇之前的青蛙,除了恐惧之外再也感受不到任何东西了。

“快划啊!不想死就快划!”张宏正大叫着一船桨抽在两个船工的后背上。他除了没用暗劲冲击之外所用的力道着实不轻,将这两个船工抽得一个踉跄,不过也将他们两人给抽得醒了过来,连忙拿起船桨猛力划动起来,同时伸脚连踹将剩下的几个船工也给踹醒过来。

张宏正也拿起船桨猛力划动,不惜内力暗劲都一起全部用上,每一划都能在水中激起阵阵暗流,那边的船工也是老手,在几人的奋力划动之下这船屋便开始动了起来,以不慢的速度远离着那个水中的巨大阴影,数十息之后船屋就已经冲出了数十丈之远。

湖水中的巨大阴影还是在微微摆动,而且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好像一个刚刚苏醒的巨人在抖动僵直太久的四肢,活动自身的血脉,湖面被激起的波浪也越来越猛烈。虽然那阴影依然还是在原地没有移动,但是谁也不怀疑他随时能动起来。

这时候船身微微一震,然后船下的水流忽然变得如激流一样涌动起来,船屋前行的速度陡然加快,奋力划船的船工们齐声欢呼,这是船屋和法师们的御水术终于用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