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架空历史 > 汉宫案

第三十五章 公事公办(下)

  • 作者:随清风去
  • 类别:架空历史
  • 更新时间:12天前
  • 字数:2,267

吴慎查看账本,发现薛夫人所说属实,她赚的乃是辛苦钱。相比之下,张家将军中陈粮充作新粮,在北方贩卖大赚特赚,反而显得像是奸商。

这军粮生意真的这么干净?吴慎有些吃不准,怎么看淮阳国的军粮官们都没有那么高的觉悟,豪商们也不会有钱不赚,尤其是粮仓的亏空确实存在,意味着其中必然有人上下其手,从中获利,否则的话赵翟就不用死。

“除了赵翟之外,还有一名叫王敖的军粮官是其副手。新旧陈粮交易,便是他们两人具体操持。”账目上没有破绽,不过吴慎从薛夫人处还是得到了新的讯息,“此人是赵翟好友,两人过从甚密。你要问赵翟之事,还不如找他。我与他们只是做生意时有些交际,除此之外全无了解,还请吴先生不要拿着鸡毛当令箭,无事扰民!”

薛夫人夹枪带棒,将吴慎顶了一顿扬长而去。吴慎叹息,果然是不能轻易拒绝女人,尤其是小气还有钱的女人,薛夫人摆明了还在记恨,这也无可奈何。

好在这一通也不是一无所获,有王敖这个线索,案子就能查下去。吴慎请示樊飞之后,便将郡中的军粮副官王敖请来询问,想要看看从这个年轻人身上能不能找到突破口。

等到一见王敖,吴慎便觉得此案有门!因为王敖太过紧张,接受询问的时候面色苍白,声音都在颤抖,紧张惊慌,一遇到关键问题便额头见汗,做贼心虚。

吴慎便开门见山问道:“军中粮仓亏空十余万石,导致军粮官赵翟死于营中,此事你可知晓?”

王敖战战兢兢,矢口否认:“下官不知。”

他是正经官吏,吴慎只是个名义不清的大头兵,虽然拿了樊飞的印信负责查案,但王敖再自谦也不必自称下官,实是慌得很了。

他毕竟只有二十几岁年纪,太年轻没见识,没见过什么风浪。赵翟死得不明不白,恐怕是将他吓坏了。

吴慎提高声音道:“你与赵翟一同署理军粮事务,粮仓这么大亏空,你怎么不知?这不知便是玩忽职守之罪!”

王敖吓了一跳,咬牙硬撑道:“粮仓类目众多,我与赵兄只管新粮入库,陈粮出库,其他地方的亏空怎会知晓?”

这也是事发之后,粮仓诸位官僚互相踢皮球无人肯担责的借口。粮仓管理复杂,分类又多,每个人都自称只负责自己一块,不知亏空是从何处发生,总之统统与自己无关,都想将黑锅完全扣在死去的赵翟头上,这才皆大欢喜。

只是别人这么能推脱,王敖也用这个借口未免太蠢。他与赵翟负责同一块事务,如今赵翟都因为亏空而死,不管是自杀还是他杀,王敖又怎能躲得过关系?

吴慎再逼问,王敖却只矢口否认,死活说自己与军粮亏空无关,一切都是赵翟自专,他也是在赵翟死后这才知晓,正自惶急,查点到底亏空了多少,尚无精确的结论。

孟庆岩一直在旁听,这时候突然插了一句问道:“你既然在查点,那亏空的到底是新粮,还是陈粮?”

王敖一怔,似乎是没想到这个问题,他犹豫了一阵,茫然答道:“是陈粮。”

吴慎与孟庆岩对视一眼,若是陈粮亏空,这案子与张家的关系就更大了。这对张胜朋来说不是什么好消息。吴慎想了想又问道:“军粮之事,暂时问到此处。我听说你与赵翟私交甚笃,对死者可有什么了解?上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他不太认为赵翟的死与私事有关,不过王敖既然来了,那当然搂草打兔子,也顺便问上一嘴。

不过王敖的回答倒是给了他惊喜:“赵兄为人质朴方直,我以兄事之。最后一次见他便是……便是他去世那夜的白天。”

原来王敖当天曾特意来白虎营,见了赵翟一面。这事瞒不过去,他也只能承认。

白天军粮官公务繁忙,来见赵翟的人多根本查不过来,吴慎也没将此作为重点调查。但王敖来白虎营见赵翟,这性质又有不同。

两人原本是同僚好友,见面频繁不奇怪,但最近赵翟调到白虎营,王敖特意来见,便令人生疑。

吴慎追问:“你来见赵翟做什么?”

王敖勉强道:“是之前有一笔账目对不上,陈粮出库之后点算约少了一万石。此事原是赵兄经手,我恐有疏失,所以来找他问一下。他说可能是记错,回头与我对一下帐便能解决,让我不必担心。却没想到……”

欠缺的不止是一万石,处处亏空累积起来,如今查到的便有十三万石之多。王敖脸色晦暗,似有自责之意,他可能觉得自己是赵翟自尽的导火索。

王敖走后,吴慎与孟庆岩分析:“如果赵翟真的是自杀,这逻辑也说得过去。王敖作为好友都找上门来,军粮亏空之事遮掩不住,眼看便要东窗事发,他也只能一死了之。”

然而关键就是孟庆岩在遗书中发现盲点,赵翟否认自尽,那么这些证据链便显得有些做作刻意了。

孟庆岩迷茫问道:“东窗事发又是何典故?”

吴慎咳嗽一声:“不要在意细节,总之这案件的表面,似乎就是赵翟发现自己走投无路,不得不选择自杀。可结论既然有变,那我们就得反过来想,是不是有人在故意造成这局面?这王敖心虚,就甚为可疑。”

王敖的拜访与赵翟的死连接太近,总有刻意之感,现在赵翟死了,当然王敖说什么都可以。这人城府不够,情绪慌张,吴慎不能不对他生疑。

孟庆岩点头道:“心虚不心虚我不知道,不过此人说话不尽不实。之前问他什么,他回答的甚为简单。你问他去见赵翟做什么的时候,他反而主动说了一大堆,像是背书一般,感觉便是套好的口供。”

他别的不会,最会背书,从小到大背书千万篇,与这王敖一样有口无心,这种感觉太明显了。

吴慎漏掉这点,如今回想起来,也承认孟庆岩说得对——王敖从头到尾都很慌张,等问到他与赵翟见面,反而突然平静下来,说话也不再吞吞吐吐,甚为流利,仿佛等着他问一样。

“这人大有嫌疑!”吴慎拍案,“我去禀告校尉,让人盯着这王敖,必要时就带回来再审!”

孟庆岩补充道:“还要封存他管理的账目,希望他没来得及篡改,我们或能看出蛛丝马迹。”

这就得完全靠你了!吴慎想起前两天来的一车竹简脑袋就疼,樊飞说这还只是历年总账,原始明细账本仍在各位军粮官手中,他们盯上王敖,就得赶紧从王敖负责的账目中找出漏洞,这估计又得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