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生活 > 爱情婚姻 > 人间之盛世宝鉴

第四章 人生的修改器

  • 作者:随清风去
  • 类别:爱情婚姻
  • 更新时间:12天前
  • 字数:3,224

不过没关系,吕升阳从小到大难受的时候多了,从小父母双亡的环境里挣扎着活下来,这样的人生经历也不是每个人都有的,所以他不会被因为这点困境或者难堪就被打倒。

想了想吕升阳只能自己给自己解困,他亮出手里的茶叶,勉强笑着说:“来得实在仓促,在楼下超市鉴定挑选了半天,这个是品质很不错的绿茶”

陈鹏程突然从包里掏出一个红色小盒子,主动打开后递给沈红霞:“这块翡翠佛像吊坠也不值什么钱,就当做生日礼物了。祝伯母生日快乐!”

沈红霞笑滋滋的接过来,捏着翡翠给丁云示意:“你看看,这是多好的玉,你可要好好看看。”这仿佛话里有话,谁都听的出来。

陈鹏程淡淡的扫了吕升阳一眼,男人之间的比拼还是要靠硬实力的,只会耍嘴皮子有什么用?一看这姓吕的就是那种游手好闲一事无成的土著屌丝,只不过仗着会投胎生在了上京这个大都市而已。

吕升阳小的时候,跟着曾在琉璃厂混过的爷爷学过几年古玩珠宝鉴定知识。虽然他长大后因为生活的原因忘得七七八八了,但多多少少还是懂得点。

他眼睛盯着沈红霞手里的翡翠,仔细观看了一会儿,突然开口说:“阿姨你也别高兴太早了,我看这块玉石最多值个两三百,实在没什么价,别被假货骗了。”

沈红霞还没说话,陈鹏程却差点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信口开河!怎么可能是两三百,这是我在云南玉石店花了八千八百八十八块买的!”

吕升阳伸出手来,对沈红霞说:“是真是假,拿去一鉴定就知道了,要不然现在再给我仔细看看?”

沈红霞捏着翡翠,脸色阴晴不定。她沉吟了几秒后,先将翡翠放进盒子收起来,然后才说:“小陈应该不会骗人,我相信这块翡翠是真品,所以不劳烦小吕了。”

吕升阳有点急了,“这确实是假的啊,阿姨你不相信我?”

沈红霞叹口气,语重心长的说:“小吕你不应该因为嫉妒别人,就信口雌黄的说别人的东西是假的,这样很不好。”

“我这不是嫉妒,我这是实事求是!”吕升阳简直快被气死了,这沈阿姨怎么就黑白不分呢?

“好了好了,咱们不提这个了。”随后沈红霞看了眼丁云,又继续说:“其实今天你来的正好,有件事我很早就想跟你谈谈了。我觉得,你和小云之间并不合适,咱们好说好散,还是分了吧。”

“为什么?”吕升阳下意识的反问。

沈红霞很冷静很理智的说:“也许你是一个好孩子,可你无法给小云任何保障,以小云的条件,应该去匹配更好的对象。你们之间真的不合适,别再耽误你们两人的时间了。”

更好的对象?吕升阳看了眼陈鹏程,甚至还看清楚了陈鹏程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意。“阿姨你想要什么样的保障?”

“保障有很多种,比如说有一份好工作,有足够好的家庭背景,房子也算是一种保障。你和小云都是本地人,总不能结婚后还租房住吧,那不就成了亲朋好友们的笑话了?”

上京市常住人口有两千万,市区内寸土寸金,房产也都是天价,自然可以成为很多人眼中的一种保障。价值几百万上千万的房子住着,足够给大部分人一种安全感。

原来每每提到房子,吕升阳就有苦难言,恨不能躲开这两个字。但今天的吕升阳却与从前不一样了,手里有房心里自然不慌。

吕升阳觉得自己是一个稳重的人,必须沉得住气,如今只是有一份遗嘱,还没有执行,房子产权尚未明确到自己手里,所以吕升阳决定暂时低调。

他对沈红霞说:“您也算是看着我长大的,我们家什么情况你也知道,没房子也不能怪我啊。”

沈红霞很和气的说:“阿姨并没有怪你,但不能让小云来承担这一切,是吧?”

于是吕升阳用很自信的语气,“那也请阿姨放心,房子一定会有的,而且不会太久。”

但沈红霞明显是不相信的,只当是年轻人胡乱许诺,以吕升阳的情况,想在上京买房子,那得是下辈子的事儿了。就算他能凑够首付,不也得背上沉重的几十年房贷?

“那至少现在你还没有,对吧?而丁云岁数也不小了。”沈红霞反问说。

提起丁云,吕升阳忽然想起张奇对他说过的那句话:“丁云对你确实也是不婚主义,最多谈谈恋爱打发一下时间就好,就没想着和你结婚。”

吕升阳鬼使神差的没有详细解释,转向仿佛置身事外的丁云,意味深长的说:“到底怎么样,应该让小云自己来决定。”

沈红霞瞥了眼女儿,抬抬下巴示意说:“小云你送送小吕去。”

丁云一声不吭的站起来,就往门外走,吕升阳连忙跟在后面。一直下楼走出了小区,吕升阳叫道:“到底应该怎么样,你倒是说句话啊。”

丁云立定,转过身来,正面朝向吕升阳,“对不起,我妈不让我跟你继续下去了。”

吕升阳发现自己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着急,“别管你妈说什么,你自己怎么想的?”

丁云低头看着人行道上的砖块,低声说:“我不想让我妈生气。”

吕升阳懂了,沈红霞的态度在他看来都是其次的,并不是决定性的因素。但如果丁云自己也变了心,那就真无可挽回了。

“你是个好人,真的,但是还不够好。”小云丢下这句话,果断的再次转身离开了。

吕升阳望着小云的背影,喃喃自语:“只是因为房子吗?”

其实他也明白,房子只是一个最直观、最明显的象征,内中包含有很多因素。尤其是上京市的房子,更是超脱了房产本身的含义,称为一个人综合实力的体现。

吕升阳和小云从高中开始就认识,到现在已经十多年了,没想到在今天,这段感情突然遭遇切割。

但却让吕升阳出乎预料的是,自己并没有产生预想中的痛彻心扉,甚至反而有一种解脱感。

与此同时,吕升阳仍然觉得心里发堵,可是这种堵心,却与分手无关,吕升阳自己都找不到原因。

一边感到解脱,一边又感到堵心,这种奇怪的心情究竟是为什么呢?问题出在哪里?

吕升阳一时间想不明白,但他有个见多识广的朋友,遇到想不明白的问题,就直接找那个朋友好了。当即吕升阳就与张奇张大记者联系,约了吃晚饭。

张大记者赶到后,连连惊呼,“什么?你说你真的在公证处查到了遗嘱?什么?丁云真的要与你分手?”

吕升阳皱着眉头,“我怎么就这么堵心呢?”

“这好办!看我给你解决。”张奇就拨打了丁云的电话。三人都是认识了十多年的,张奇自然也有丁云的电话。

等接通后,张奇就对着电话另一边的丁云说:“你怎么会与老吕分手?你知不知道,老吕刚刚从远房亲戚那里意外继承了上园小区的房产,今天为了与你分享喜悦才去找你!上园小区你知道吗,全上京市数得着的好地方!足够你发朋友圈炫耀的地方!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房产的小区!”

“真的?”另一边的丁云显然也很吃惊。

张奇冷笑几声:“当然是真的!我骗你有什么意思?”然后张奇主动掐断了电话,放下了手机。

立刻就是几秒钟后,吕升阳的电话铃声响起来,看看来电显示,不是别人,正是丁云打过来的。

张奇按住了吕升阳的手,“你别接通,直接拒绝就行!”

吕升阳深深吸了一口气,照着张奇的吩咐做了。随即丁云又打了几次电话过来,吕升阳全都拒接了。足足又过了十分钟,吕升阳的手机才消停下来,

张大记者嘿嘿一笑,发出了魔鬼般的叩问:“现在,你还堵心吗?是不是念头通达了?” 

吕升阳一时间无语,他有那么肤浅吗!难道自己就是因为被看不起而憋了一口气吗?然后很悲哀的发现,自己确实不堵心了。

“那为什么我又感到了解脱?”吕升阳感觉自己简直像是找心理医生咨询的感觉。

张大记者思考片刻,“可以有好几种版本的解释,但我不知道你想听哪一个。”

吕升阳的答复很简单:“那就都说一遍。”只有小孩子才做选择,吕升阳全要听。

“第一种解释,当你解决了一个人生需求后,可以用更加客观的态度,站在更高的层次看待这个世界了。于是你看出了丁云和丁云她妈的世俗和虚伪,你开始觉得,她们不配与你分享喜悦了。”

“第二种解释,当你一夜暴富之后,心态开始变化,关于找对象的焦虑感没有了,你会感觉没有必要抓着丁云不放。因为你不怕再也找不到其他对象了,所以你会变心,失去对丁云的耐心。”

“第三种解释,当你突然开始拥有一笔巨大财富后,你会非常慎重对待自己的财富,你开始考虑更多的财产问题。所以你开始对自己的另一半更加挑剔,因为这个另一半可能会与你共享财产,你会用更审慎的态度去另一半,丁云包括她妈妈则被你判定为不合格。”

张奇分析起来一套一套的,吕升阳都听蒙了,感觉张奇比自己更加了解自己,不去当个骗子都可惜了。“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那当然是甩掉过去,寻找自己新的未来!这处高档房产就是你人生的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