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生活 > 商战风云 > 重生1994

第四章 外甥和舅舅

  • 作者:花尾龙
  • 类别:商战风云
  • 更新时间:14天前
  • 字数:2,835

九十年代的菜市场,不像是现在那样整洁干净,但同样管理有致。

海鲜区、生肉区、蔬菜区,各区域划分的错落有致。

菜市场人来人往。

每天大清早,买菜的多以老年人居多,佝偻着腰的小脚老太太眼珠子死死盯着肉贩手里的秤,生怕缺斤少两。

别看老人家们平时说话病病殃殃,可在跟商贩砍价的时候中气十足,据理力争,能砍一毛绝不砍价五分,激情澎湃的态势比之外交部的新闻官们不让分毫。人来人往的菜市场也是鱼龙混杂的地方,偷钱包的、乞讨的、碰瓷的等等,什么样的人都有。

一般在这种地方闲逛,都要把钱包藏在贴身口袋里,财不外露,免得逛一圈下来,菜没买到,钱包却不见了。

膀大腰圆的陈老虎是这个菜市场知名的“猪肉大王”,做事从来不打马虎眼,卖肉七八年,没有过一次缺斤短两,谁提到他都得挑起大拇指说一声好。

当然,背地里也都会戏称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妻管严”,凡是买肉的老主顾,亦或者是卖肉的同行,大家都知道陈老虎家里养了只母老虎。

脸上但凡是有点伤,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跟媳妇打架了……

“舅舅,又跟舅妈打过架了对吧?”叶国涛一来就调侃舅舅。

听着外甥的戏语,陈老虎老脸一红。“小屁孩,瞎说什么呢,不是打架,喝多了酒,在路边磕的。”

打死也不能承认是被媳妇打的。

抄起钩子上的一块肉,十多斤的样子,秤都不秤一下,切碎了放在荷叶里打包好,挂在外甥的车把上。“这肉拿回去吃,不够,再来管舅舅要。”

这年头,挣得不多,但物价也不算贵,相比起后世而言,一斤肉约莫在3块钱左右,一口气送出去十多斤,这都赶得上一个普通工人大半个月的收入了,而陈老虎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说到底,他的心里对于没帮上姐姐的忙,感到非常愧疚,没别的本事,只能通过这点微不足道的方式小小的补偿一下。

把叶国涛拉到无人注意的地方,从兜里又掏出来一把零钱,低声道:“这钱你拿着,这是今天的卖肉钱,先拿回去给你妈,我还会继续想办法多凑点。”

叶国涛看着手里这把染着油污的零钱,钱虽然不多,可依然让他心里颇为感动,在这个舅舅的心里,亲戚的情谊,远比金钱更重要。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仗义多自屠狗辈……

“舅舅,这钱你要是给我的话,回家舅妈又得跟您干仗了,算了吧。”叶国涛微微一笑,又把钱掖回了舅舅的兜里。

“不行,这钱必须拿着,不然舅舅心里过意不去!”陈老虎急了,铁了心的要把钱给外甥,哪怕是跟媳妇打架也在所不惜。

“行了,舅舅,今天找你来,不是为了借钱的,是我妈让我来的,而是希望您给我帮一个忙。”叶国涛撒了个谎。

“帮忙?行,帮啥忙,尽管张口说,只要能帮上,上刀山下火海,舅舅都帮你!”陈老虎拍胸脯。

叶国涛心里偷笑,就知道打着妈妈的旗号,舅舅肯定会答应,本来就对没帮上姐姐家心怀愧疚,现在有机会帮一把,必然不会拒绝。

叶国涛早就把陈老虎的性格吃透透的。

“是这么一回事儿,我们学校想要兴办食堂,我家里有意接过来,但是以我家目前的能力来说,肯定吃不下这么大的订单,所以希望能请您一起合作。”

“合作?怎么个合作法?”陈老虎有点想不通,他一个卖猪肉的,怎么能跟开菜馆的合作?

投钱?还是供货?在他的脑袋瓜里,能想到的只有这两个模式。除此之外,他再也想不出别的方式了。

叶国涛没说别的,而是上下打量着舅舅的装扮,满是油污的脏围裙捆在腰间,早已看不出原来的模样,短袖衫上也沾着杀猪时喷溅的血渍,活脱的一个“镇关西”转世。

叶国涛摇摇头:“这身打扮可不行,走,舅舅,带你去换身新衣服。”

“你到底要搞什么名堂?”陈老虎不明所以,但心里头记挂着姐姐家的困境,总琢磨着出一把子力气,还是跟着叶国涛去了。

早早地关了摊位,出了菜市场,跟着外甥来到镇上的一家照相馆。

“不是说置办新衣服么?怎么来这儿了?”

“新衣服多贵啊,还得订做,时间也划不来,就从这租一件吧。”叶国涛朝着照相馆的工作人员说道:“帮我们俩挑两件合身的西服。”

“好嘞,您稍等,一会儿就好。”

无论是复古的汉服、西洋的洋装、时髦的流行装、亦或者是板正的西装,照相馆里衣服的款式甚至要比服贸市场的种类还要齐全。

哪怕是光着走进照相馆,都能给你配出一整身的上相装扮。

西服穿在舅舅那健硕的身上,膀大腰圆,腆着个大肚子,还别说,挺有种暴发户的气质,就差手里头拿着个大哥大了。

看似西装革履,人模狗样,在那板正的西装里面则是半截白衬衫,只有露出来的那一小半是真的,俗称假领子,拍照撑门面专用,也算是这个时代里的特色产物。如果不是仔细看,以假乱真没有任何问题。

“舅舅,墨镜给你戴上。”同样是换了一身简洁西装的叶国涛将大蛤蟆镜递给陈老虎。

两人站在镜子前,单从外形上来讲,像极了“有钱人”。

相比起舅舅暴发户一般的形象,穿着西装,带着金丝框眼镜的叶国涛,很有文化人的气质,浑身透着一股知青味儿。

“不错,这衣服真好,同志,租一天多少钱?”

“外租的话,一天五块钱,但是要把身份证留下当抵押。”照相馆不仅仅只是照相,同样承担着外租服装的业务。

“五块钱不贵,再给我们打印几张名片吧,就写,港区好滋味餐饮连锁公司总经理陈老虎。”

听着外甥报出来的名号,陈老虎瞬间瞪圆了眼睛,赶紧把外甥拉到一边,低声道:“瞎说什么呢,哪儿来的总经理,你这不是吹牛的吗,万一被人检举怎么办!”

叶国涛笑着摆了摆手。“哈哈,舅舅多虑了,没那么严重,您想想,要是咱们不吹得厉害点,怎么能让别的商家信咱们呢?”

对于拿下学校食堂业务,叶国涛志在必得,梦想虽好,可也要切合实际问题才行,区区的一个好滋味小菜馆,两个厨师,三个服务员,无论如何都承担不起学校三百师生的吃饭问题,因此,必须要联合外来力量,一同拿下。

叶国涛的构划是,联合三到五家餐馆共同成立连锁联盟,由好滋味菜馆拿下订单,然后再将人头数做成订单,分配给联盟内部饭店,用提成的方式来诱使他们参与其中。

这种赚钱方式像极了“包工头”。

因此,想要拉拢到加盟店,必须要让他们都相信,好滋味菜馆有这个雄厚的基础能力,所以,吹牛逼在所难免……

如果不是自己外形过于稚嫩年轻的话,叶国涛就自己上了,何须借助舅舅帮忙。

租两身西装,一叠烫金明信片,再加上一个塑料大哥大,统共花了不到十块钱,叶国涛就伪装出了一个“超级暴发户”。

“舅舅,现在一定要牢记,你不是个杀猪的,现在的你是好滋味餐饮连锁公司的总经理,是个有钱人,暴发户,想象一下,找找西门庆的那种感觉。”一路上,叶国涛都在给舅舅灌输“暴发户”的理论。

“我妈还说了,只要是你帮我家餐馆完成这件事,以后所有的猪肉供应全都从你家的肉铺进。”光是用亲戚感情无法说服人心,叶国涛抛出了一个让陈老虎无法拒绝的诱惑。

相比起每天出摊卖散装猪肉,给餐厅饭馆供货,那可是利润的大头,好滋味菜馆真要是能承包学校食堂的话,一天的猪肉供应量足以赶得上他一个月销售的开销!

“成,舅舅办事,你放心,回头转告你妈,都是亲戚,什么钱不钱的!等以后事办成了,猪肉要多少有多少!”陈老虎乐的直拍胸脯。

对、我是有钱人、我是西门庆!我不是杀猪的!我家里有的是钱,外面还包养了三四个千娇百媚的小老婆,我是有钱人……

陈老虎的心里不停地默念,试图说服自己,争取向有钱人的角色靠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