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万古最强神婿

第一章 你也配污蔑我?

  • 作者:月落歌不落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19-11-28
  • 字数:2,356

“叶轩,给我跪下!”

  一声暴喝,响彻整个林家大堂。

  所有林家高层的目光,都齐聚在了大堂中央站立的那个名叫叶轩的青年身上。

  叶轩今日身穿一袭白衣,但白衣上却多处破损,并且沾染了无数鲜血,显然是经历过一场惊险的战斗。

  他听到这话,却是不为所动。

  “叶轩,你这大逆不道的家伙,还不快快给我跪下?”

  大堂首座,一名白发老者将手中的拐杖狠狠一敲,旋即便有一股无形的气势扩展开来。

  林家的高层都知道,大长老这次是真的怒了。

  奈何,叶轩依旧没有任何动作,继续笔直地站在原地,甚至还露出了一抹玩味般的笑容。

  “笑,你还敢笑?”

  “叶轩,你不要以为你姓叶,就可以在我林家胡作非为!”

  “对,既然入赘了我林家,那便是我林家的人,有错,就得罚!”

  林家高层在那不断指责着叶轩。

  这时,边上一名脸色苍白的青年突然露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对着首座的中年人哭喊道:“大长老,你得给我们做主啊,此次我们狩猎队近乎全灭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强摘炎阳草,从而招惹到了那只烈焰豹……”

  “这就算了,这家伙意识到不妙后,竟然直接丢下我们独自跑了……”

  “林威、林震、林云、林耀等人全部命丧豹口,要不是我施展了破浪刀法劈伤烈焰豹,恐怕也难逃一死!”

  听到这,所有人的脸色突然凝重了起来。

  “叶轩,你还有什么话可说?”首座的中年人震怒道。

  叶轩扫视了一圈,无奈地叹了口气。

  其实,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来到这大堂上了。

  他是穿越到这个世界的人,可让他没想到的是,穿越过来的时候肉身湮灭,剩下一缕只能依靠附身而活的灵魂。

  不仅如此,他还被困在了同一天中。

  无论他附身在谁身上,干了什么,到了第二天的时候,一切就会重置。

  这种日子,他已经过了足足一千年。

  这一千年下来,他不知道附身了多少人,小到农民伙夫,大到宗派宗主、一国之君,甚至连大帝级的高手也被他拿下过。

  以至于,现在的他在丹道、阵法、符道等领域可谓是登峰造极,甚至用无所不知,无所不会来形容。

  可他依旧没有办法打破时间重置的格局,只能不断附身在不同的人身上,玩着角色扮演,以此来打发时间。

  今日附身的这个人名字虽然也叫叶轩,但其实已经死了,不过由于他的附身,让这具肉身活了过来。

  这时,叶轩又重新扫视大堂内的所有人,旋即才淡然笑道:“林芒,就凭你,也配污蔑我?”

  此话一出,林芒的父亲立即反驳道:“放屁,林芒怎么会干出这种蠢事,肯定是你所为。”

  叶轩瞥了他一眼,不禁冷笑:“就因为我在你们眼中,只是一个纨绔,所以你们更愿意相信林芒?还是因为,林芒是林家嫡系子弟?”

  “哼,我林家向来至公无私,倘若林芒真敢做出这种事来,我定然重重责罚!”大长老信誓旦旦地说。

  “好!”叶轩低喝道:“大长老,我可否问林芒几个问题!”

  “问!”林家大长老低喝道。

  叶轩微微点头,旋即转头看向那名青年,不屑道:“林芒,就凭你也能学会一阶上乘的破浪刀法?既然你说你用这招击退了烈焰豹,那就当众展示一下?”

  那叫做林芒的青年愤愤地解释道:“我现在身受重伤,如何施展?更何况,当时是因为危在旦夕,情急之下才碰巧施展出的。”

  “真是死鸭子嘴硬。”叶轩轻哼道:“你说是我强摘炎阳草,可我怎么听说,强摘炎阳草从而惹怒烈焰豹的人,是你?”

  林芒一听,脸色立即一变,反驳道:“狗屁,炎阳草对我又没有什么用,我取它做什么?”

  “你的未婚妻近日遇到了修炼桎梏,倘若有了炎阳草,她应该就可以突破到开武境五重了,你不也答应给她弄一株吗?”叶轩淡淡地说。

  虽然不知道叶轩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情,但林芒也管不了这么多了,解释道:“她的确需要,但我不会用这种方式去获得,我林芒是绝对不会拿同族子弟的性命开玩笑的。好,既然你说是我强摘的炎阳草,那你说说,东西在哪?”

  叶轩嘴角微微翘起,道:“那株炎阳草,不就在你床底下的暗格中么?”

  此话一出,林芒脸上的横肉一颤,心中大叫不好。

  “这家伙,怎么知道我床底下有暗格?”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真的把炎阳草藏在床底下的暗格中了。

  还不等他开口,大长老便微微示意一人前去查看,没过多久,那人就拿着一株像是火焰一般的草药归来。

  林家大长老见到后,立即皱眉道:“林芒,你作何解释?”

  “大长老,他这是在污蔑,这株炎阳草是我前些日子买下的,准备在兰兰生日的时候送给她。”林芒立即解释道。

  “是吗?”

  所有人转头,看向叶轩。

  叶轩将目光落在了炎阳草上,道:“既然是你买下的,那为什么上面会有血迹?”

  “这,这我怎么知道?”林芒有些支支吾吾地说,当时情况危急,他怎么可能发现这种小问题?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叶轩继续解释:“当时你强摘炎阳草的时候,林耀想要阻止,却不料烈焰豹突然杀出,所以林耀的手被炎阳草划伤了。”

  听到这,林家大长老眉头再度一皱,道:“取血脉晶石!”

  血脉晶石,是用来验证血脉的奇特矿石。

  当林芒听到这话的时候,知道大事要不妙了,但他不敢承认,只能硬着头皮等着。

  很快,就有人取来了一个血脉晶石,还顺便把林耀的亲弟弟带了过来,进行血脉比对。

  “九成相似,这的确是林耀的血!”

  在场的林家高层都震惊了。

  这足以证明,这株炎阳草就是引发这一系列事件的那一株。

  此时此刻,在场的人都面面相觑。

  难不成,他们误会叶轩了?

  真正的罪魁祸首,难道是林芒?

  “污蔑,他这是污蔑。”林芒继续狡辩道:“他知道我床底下的暗格,那株炎阳草肯定被他调换了。”

  众人一听,感觉有这道理。

  “林芒,看来你是不死心,既然如此,我便让你死个痛快!”叶轩突然转头道:“诸位,我这还有一个关键证据,请看门外!”

  “门外?”

  林家高层听的一头雾水。

  这时。

  “林芒,我要杀了你!”

  突然一声暴喝,从大堂外传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