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一世丹尊

第13章 九天之龙

  • 作者:白馍沾糖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20-01-05
  • 字数:2,031

这一刻,所有人都鸦雀无声。

看着云水谣,犹如看一个智障。

这女人到底做了什么?

一个能成为龙飞九天的存在。

而另一个却连正面对战都不敢。

这女人莫非是瞎子?

云水谣这一刻感觉异常的屈辱!

盯着吕战,无比怨毒以及仇恨。

吕战不在乎。

在她脸上拍了拍:“你说我不配碰你,我现在要跟你说,我不碰你,是因为……

你脏!”

诛心之言!

云水谣身子猛然一颤,竟然憋出一口血来!

她这辈子都忘不了吕战眼中的嫌弃,以及轻蔑。

仿佛高高在上的神灵,在看一只蝼蚁。

“废物,你这个废物,凭什么这么说我?

凭什么?”

云水谣无力的嘶吼着,撕心裂肺。

吕战轻笑:“凭什么?

这世界,无非是拳头说话罢了。

哪有那么多凭什么。”

说着他握紧了拳头,在云水谣丹田位置,重重的敲了一下。

“你,你做什么?”云水谣怨毒之色尽去,取而代之的是无边恐惧。

“你的修为,是我给你的。

现在我想拿回来!

我没有给自己留后患的习惯。

你这女人,心比蛇蝎还毒辣,我不得不防。

不过你放心,我不但毁了你的丹田,顺带着帮你熄灭了六阳残脉。

这算是我最后的情义。

云水谣,从今天往后,再见,我们只是陌生人。

你如果想把我当敌人,也行。

不过下次,我不会这么好心。”

“不,你这个畜生,你怎么敢如此对我?

爹,爹,他废了我,快,杀了他,杀了他!”

云天英嘴角都咬出了血。

他也想。

但是他不能啊!

云家这么多性命,在他手里攥着。

他不敢!

吕战飘身而起,落在了演武场中央。

冲着云天英拱了拱手。

“云族长,我们之间的恩怨,到此结束。

你若想要我的命,尽管派人来取!”

说着他把目光落在了云冰身上。

“有困难需要帮忙,就来找我。

我欠你一个人情。

就算刀山火海,只要你来。

我吕战说到做到!”

吕战在心脏位置轻轻锤了两下,语气难得有了几分温情。

他感受过很多落井下石。

唯有云冰,为他雪中送炭。

虽然那本龙游八极,就算她不给自己,自己也能找到。

但,这是情义。

情义无价!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池中物。

九天风雷冰凰动,一遇风云便化龙!”

吕战了却两辈子恩恩怨怨,在冰雪中洗尽一身是非,一身轻松。

大笑三声,长歌而去。

潇洒肆意,豪情狂狷。

云冰脚底下忍不住跟着他的背影,小跑了几步,最终看着他的背影渐渐消失。

一颗芳心,怅然若失。

“若,我的要求是与我在一起。

你,会答应吗?”

她默默念叨着,可惜远去的人,听不到。

这一刻,云冰读懂了自己的心。

这么多年,她眼看着自己心中的男孩一点点长大。

眼看着他天天围着云水谣打转,眼里心里容不下任何人。

作为家族的隐形人,她知道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事情。

因为很多人,都不会避讳着她。

只是当她不存在。

所以她见过云水谣与柳剑秋约会,就在后山那个榕树下。

他们都不知道,那里是她最喜欢去的地方。

因为在那里,她可以看到吕战的小院,时而能看到他的身影。

当然,更多的是看着云水谣出来进去,云战对着她大献殷勤。

再到后来,她就渐渐麻木了。

心里想着可能会这么过一辈子吧。

她默默的修炼,所有人都不知道,她也觉醒了五星的武魂,是一朵冰牡丹,很漂亮。

是跟他一样的属性,这让云冰很开心。

她听着别人叫吕战废物,她就想,我好好修炼,以后就能保护他。

大家都以为云不凡才是第一天才,却不知道,她,早就已经筑基八层了。

她一直没有机会,只是默默的把他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直到那一天,他跟云不凡约了生死之战。

她担心极了,她见过云不凡的剑有多快。

但她什么也做不了。

后来她选了一本身法,让她高兴的是,他还记得自己,采纳了她选的身法。

再到后来,他失踪了。

她每天在榕树下等待,期待着有一天那小院子里会有他的身影。

然而就这么过了半年。

直到他说休了云水谣,掷地有声,她的一颗心,才完全活了过来。

心中第一次被希望点亮。

“吕战,下次见面,我一定会还你一颗糖。一定。”

云冰心里泛起一丝甜意,她感觉人生第一次跟吕战扯上了联系。

可惜,她是个丑八怪。

这个念头,让她自卑。

他那么优秀,应该会喜欢长的好看的女孩子。

如此三番,一颗心起伏不定,怅然若失。

随着吕战的离开,漫天风雪也渐渐消失。

唯有地上的冰霜,提醒着众人刚刚这里发生的一切。

冰雪虽然没了,但是侵入众人体内的寒气,却没有消除。

众人想要养好伤,怕是要费一番功夫。

“族长,这一切都怪云水谣这个贱人。

要不是她不守妇道,搞处这么多事情,败坏我云家声誉,我云家怎么会丢失这么一个人才?”

“没错,老夫联名弹劾族长有意迫害自己义子,云天英,你这族长之位是否该让出来了!”

“吕战那孩子,把你当亲生父亲,对云水谣有多好,大家都看在眼里。

可你们,竟然妄图夺取他的武魂。

此举有违伦常。

云天英,你难道不该辞去族长之位?”

云冰耳听这些人危机刚刚过去,便争权夺利,心中一阵失望。

这样的云家,根本不值得他为此卖命。

他离开是对的。

我,也要离开了!

云冰坚定了心念,她要去找他!

云水谣听着众人的指责,嘴角满是讥笑,望着倒在自己面前的冰雕,柳剑秋那恐惧的表情都被冻结了。

活灵活现。

“原来你才是废物,我云水谣真的是眼盲心瞎。

废物!”

她用尽全身力气,一脚把冰雕踹了下去。

哗啦啦!

柳剑秋四分五裂。

吕战的嘲讽,似乎还在耳边。

这就是你选的男人?

他柳剑秋,又算什么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