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一世丹尊

第61章 教你什么是规矩

  • 作者:白馍沾糖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20-01-29
  • 字数:2,102

然而此时枯石却心中一紧,他知道自己的一拳,刚刚击中的不过是一道虚影。

那么真身现在在何处。

他赶忙回身,只能看到那些围观人轰然叫好,兴高采烈的嘴脸。

却没有吕战的身影。

“你是在找我?”

淡淡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枯石猛然回头,就看到吕战背着手,神色平淡,站在那儿似乎从始至终都没有动弹过。

枯石讥笑一声:“你如果只有这逃命的手段,今天也是难逃厄运。”

然而他话没说完,就看到吕战犹如炮弹一般,朝着他冲了过来,速度极快。

“千层雪!”

枯石一慌,慌忙举拳招架。

“嘭!”

众人只看到那枯石身形剧烈的晃了晃,连退了三步。

而吕战却站在那里,纹丝未动。

“这怎么可能?”

“对拳之下,真元一重的枯石师兄竟然输了?”

所有人都震惊了,筑基九重巅峰,硬撼真元一重,退的竟然是真元一重。

这个结果,改变了他们对力量的认知,有些接受不能。

再看向吕战的目光,都带着几分忌惮。

然而这并没有结束。

那枯石只觉得似乎有无穷无尽的力道仍旧在朝着自己涌来,退了三步,已经是很丢脸了。

然而他却明显的感觉到,那后续的尽力,他根本挡不住。

所以他不得不一退再退。他知道,自己如果不退,绝对会被那力道叠加活生生压死。

众人都沉默了,听着那枯石口中闷哼不绝,已经吐出了第八口血,面如纸铂。

“快,帮枯石师兄一把!”

陆有道承受过吕战那诡异的掌劲,只不过那时候吕战使用的是筑基五重的力量,跟现在不可同日而语。

现在他对吕战充满了畏惧,如果当时吕战全力出手,现在他恐怕已经是个死人了。

几个雄霸社的弟子慌忙上前,抵在了那枯石的背后。

然而下一刻,众人只听到及声惨叫,那几个人已经被巨大的力道震飞了出去,躺在地上,人事不省。

“好歹毒的掌劲!”

“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他真的是个杂役吗?”

这时那枯石已经退了几十步,身上经脉爆裂,已经是千疮百孔,身形依旧在退。

再退下去,他很有可能从甲板上摔出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人影从船舱深处,飞快的窜了出来,一只手搭在了那枯石的背后。

狂暴的力量传入他的体内,他也不慌不忙,另一只手却是把这尽力导了出来,一掌朝着吕战拍了过来。

“这位师弟,好歹毒的掌力,好重的杀气。

你这样做,可把我玄冰门的规矩放在眼里?”

吕战不闪不避,迎着那一掌,又是一掌推出。

只是这一次,吕战目光狠厉,根本没有留手。

这一掌,却是用上了真元二重的力量。

突然窜出来的那个家伙,一身白衣,长的人模狗样,绝对是那种花痴女一见就会尖叫的花样美男。

然而吕战却是知道,这个人就是之前出声的那个家伙。

自己这些人被凌辱,他不出面,现在倒是出来指责自己。

吕战心中冷笑,你特么也配!

来人名叫叶重山,也是雄霸社的一名高手,真元境二重的实力。

他这次是奉命将这些通过考核的人送回玄冰门。

那枯石是雄霸社的一个老人员了,面子得卖一些。

但是叶重山却没有想到,枯石竟然这么不中用。

“轰!”

吕战跟叶重山两掌相对,吕战闷哼了一声,整个人倒飞了回去,连退三步,这才把翻涌的劲力压制住了,受了轻微的内伤。

叶重山原本满眼轻蔑,然而下一刻却脸色大变,然后开始了跟枯石一样的结局。

他退了三步,喷出一口血来,又退了三步,一脸惊骇的看着吕战。

亲身体验了吕战的一掌,在明白他的真元劲道,是如何的难产。

“你……哇……根本不是筑基九重!”

噗……

吕战面色冰冷:“好一个门派规矩。这位师兄好一副义正言辞的嘴脸。

今日若非我实力过的去,恐怕就算是枉死,也没人给我一个公道。

他凌辱我们,规矩就不存在。我打伤了他,你就出来用规矩压我。

你们不过一丘之貉罢了。

我倒你有多大本事,能一手遮天。

原来不过是废物一个。”

叶重山脸色煞白一片,目光凌厉的盯着吕战。

“你待如何?”

“你既然这么愿意帮他,那我就成全你!

你记好了,我名吕战。战无不胜的战!”

战无不胜的战。

一句话随风在空中来回震荡,众人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看着场地中间,连战两位真元高手,身形却依旧挺拔的那人。

话音未落,吕战再次动了,一道残影显现,下一刻,他已经出现在了那叶重山的身侧。

“既然你一碗水都端不平,那这手臂,要来何用!”

吕战一把抓住了叶重山的胳膊,一掌排在他的肩头。

众人只见他的整只手臂迅速化成冰块,吕战掌刀一切,那条胳膊立刻离开了那叶重山的身体。

“啊!”

叶重山爆发出来撕心裂肺的惨叫之声。

“吕战,你敢……”

“哼,我自然是敢的!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牛逼,躲在背后,犹如一个仲裁者,所有人都在你的掌控之中。

在老子面前,没人能装两次逼!

第一次,老子忍了你。教训了枯石,这事情也就算了。

你又跳出来,跟老子表演乾坤大挪移?用我的掌劲来打我,你是不是觉得你那一招很帅很牛?

是不是觉得一掌能把我杀了,好成全你的威风?

嗯?”

吕战一脚蹬在叶重山的膝盖上,众人只听到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只觉得浑身一阵发寒。

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吕战体内那滔天的暴戾之气,一时间噤若寒蝉。

满场只能听到叶重山无助的惨叫声。

“有你他妈什么事?你若真的公平,我也服你。你要真能一掌把我打趴下,我也服你。

可你现在看看,你有什么骄傲的资本,你有什么狂傲的本钱?

我吕战全力出手,你又跟狗有何区别”

吕战说一句话,断他一根骨头。话音落下,那叶重山已经犹如烂泥。

“我不杀你,是因为我遵循这船上的规矩。”

吕战蹲下身子,在那叶重山脸上拍了拍,然而现在规矩这两个字,如此的讽刺刺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