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一世丹尊

第74章 跟老子比炼丹

  • 作者:白馍沾糖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20-02-02
  • 字数:2,024

梅若寒皱眉不语,这包大海并没有对着吕战发难,而是直接搬出了研丹社的规矩。

丹方的重要性,她梅若寒心知肚明。

人家用规矩说事情,并无任何的不妥。

可是吕战是被她拉来的,如果当着她的面被人赶出去,那丢的不光是吕战的面子,她的面子上也不好看。

但是现在若是让他留下,自己也没有理由。

所以梅若寒现在也陷入了两难境地。

念头一转,她已经打定了主意,冷声道:“我小师弟刚刚入门一个月,哪里会什么炼丹术?

今日是我带他来观摩学习的。

怎么?你们觉得你们手里的丹方,我梅若寒的师弟会稀罕?

还是你们觉得你们的手段,比我第五峰亲传更强?”

梅若寒是铁了心要维护吕战了。反正这个破研丹社她当初也是被郝剑硬推上去的。

如今如果他们敢咄咄逼人,那就带着吕战,离开便是。

以后这研丹社也跟她没有关系。

包大海再次拱手,不卑不亢,只是语气却有些不阴不阳:“师姐此话,在下却是不敢苟同。

你们第五峰手段是高,但我们掌握的东西,也是各位师兄弟呕心沥血研究出来的。

也是我们的心血成果。

如果师姐看不上我们的心血成果,觉得我们这些努力是个笑话的话,就当我没说。”

这番话却是把梅若寒挤兑到了一个骑虎难下的境地。

若是她承认了,那就是看不起他们这些人。

这样一来,怕是要犯了众怒了。

从始至终,郝剑除了开始说了一句话,其余时间都在冷眼旁观。

金不同跟夜芳菲此时也在看戏,他们知道这郝剑的心思,却是没想到会在这种场合让梅若寒下不来台。

吕战心里感动,这个性格多变的师姐,对自己是真心维护啊。

只不过自己是个男人,这种场合,怎么能让一个女人替自己遮风挡雨?

这不是他的作风。

所以吕战站了起来,缓缓走到了梅若寒前面,将她挡在了身后。

众人看着他的动作,以为他要离开,不由讥笑起来。

“知道自己不行就别给梅师姐找麻烦,自己离开,还能留点面子。”

“就是,如果是被赶出去,那这面子可栽大了。”

郝剑也是洋洋自得,自己果然聪明,使一点手段,就让这吕战待不下去了。

包大海志得意满,朝着吕战抬了抬下巴。

“这位师弟,我也不是针对你,只不过做人要有自知之明。

自己离开也比被赶出去来的体面,是不是?”

吕战斜瞥了他一眼,淡淡笑道。

“包师兄是吧?我觉得你说的对。

无规矩不成方圆。

这研丹社是大家的研丹社,也不是我师姐一个人的。

我师姐本就不愿意带我来,是我没见识过,缠着师姐让她带我过来的,却是不成想坏了研丹社的规矩。

师姐也是疼我,还请各位师兄原谅则个。

小弟初来乍到,也是着实不知道研丹社的规矩,坏了大家的兴致,也是我的不对,大家见谅。”

大厅之内,回荡着吕战清朗的声音,这番话,却是把责任全揽在了自己的身上,也大大方方的承认了错误。

这种担当,倒是博得了不少的好感。

本来作为小师弟,人家师姐疼爱一番也没什么不对,都是能理解的事情。

毕竟第五峰是什么情况,大家都心知肚明。

包大海却有些不以为然:“你既然知道是给梅师姐添了麻烦,以后就该学会夹着尾巴做人。

有些地方,不是你该来的,人贵在有自知之明。”

这却是红果果的讥讽了,摆明了是在说他仗着梅若寒的势。

吕战目光一冷,寒声道:“哦?我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夹着尾巴做人。这位师兄,你不如表演一个给我看看!”

这包大海,吕战根本没放在眼里,他不过是郝剑推出来的炮灰罢了。

为了梅若寒,吕战觉得自己已经够隐忍了,错也认了,这家伙却依旧不依不饶。

既然如此,那自己也没什么好客气的。

包大海脸色一变,大怒:“你算什么东西?真以为成了亲传就能为所欲为?

老子是给你脸,才教你做人的道理!”

话音未落,众人只听到一阵清脆的巴掌声响了起来。

“啪!”

众人只觉得眼睛一花,一只纤细的手掌,重重的落在了那包大海的脸上。

“包大海,你了不得啊!

我第五峰的亲传,也是你能随口辱骂的?

我倒要问问,你在我面前,算什么东西!

我教训你,是不是也给了你好大的脸?嗯?”

梅若寒柳眉倒竖,面如寒霜。

包大海被打掉了一颗牙齿,面色铁青,但是在梅若寒面前,他却是不敢造次。

亲传弟子不是那么好侮辱的。

“梅师妹,老包只是一时口快,何必生这么大的气。”

郝剑此时不得不开口了,这梅若寒长的是美极了,但是脾气也是极大。

自己不出头的话,这包大海说不定真的会被她给废了。

所有人被梅若寒的盛怒吓得噤若寒蝉,真元境六重的实力,可不是闹着玩的。

当然,大家看到更多的是她对吕战的维护。

这让众人又是嫉妒,又是愤恨。

“郝剑!收起你那伪善的嘴脸。没有你的指示,他包大海是狗胆子包了天?

你是觉得我是傻子,还是大家是傻子?”

梅若寒丝毫不留情面,直接跟郝剑撕破了脸皮。

郝剑面色也冷了下来,看着梅若寒却是少了几分亲热。

“梅师妹,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再说了,我不觉得老包的话有什么错。

这人是你师弟不假,但他没资格到这里来,也是事实。

就事论事,师妹何必牵扯其他!”

梅若寒气急,她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人。

吕战再次把她拉到了自己的身后,身躯笔直如剑。

他面无表情的直视郝剑,冷声问道:“有没有资格,是你说了算的?

咱们打个赌怎么样?

就在丹道上,你,郝剑,给我吕某人提鞋都不配!”

声音不大,但却霸气无比。

你郝剑,跟我吕某人提鞋都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