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一世丹尊

第76章 有人喜欢跪着

  • 作者:白馍沾糖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20-02-02
  • 字数:2,041

要知道炼丹之前,要温鼎,就是把炼药鼎给加热,以方便提取药材中的精元。

温鼎需要时间,更需要一个火候的掌握。

温鼎这一步的好坏,直接关系到炼丹的成果。

由于温鼎不过关,炸鼎的比比皆是。

这郝剑提出的半个时辰,完全是把这个时间也是包含在内的。

这说明他对药鼎的习性也是极为了解。

这也是为什么炼丹师都有自己固定的药鼎的原因,使用起来能得心应手,是很大的帮助。

不料吕战却在一旁问了一句让众人绝倒的话。

“二级益气丹的炼制,需要半个时辰?而且只能成丹六颗?

师姐,这么垃圾的水平,已经能在你们这研丹社担任副社长了?”

吕战一脸的纳闷。

虽然他没有炼制过丹药,但是有了丹皇诀,在他的演算中,现在就算是炼制三级丹药,也不过需要半个时辰左右,而且在丹火的配合下,加上自己的十八手飞龙探云手的提取手法,这个过程可能还会缩短。

同样的材料,他不会有丝毫的浪费,一份材料,至少能成丹三十六颗。

如果是二级的话,估计能达到七十二颗。

他却是不知道,他的一个疑问,让所有人脸色都难看了起来。

炼丹是个很复杂的工作,火候的控制,药性精华的提炼,都需要消耗大量的精神力,这其中自然会有大量的药性浪费,提取不干净。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吕战的一番话,让在座的人都感觉自己成了一个废物。

如果郝剑的水平都不能坐在这里,他们这些不能炼制二级丹药的算什么?

梅若寒也是被这话给吓到了,扭了他一下:“师弟,别乱说。你没学过炼丹,不清楚也很正常,这已经是很厉害的水平了。”

吕战将信将疑,梅若寒是不会骗他的。

这么说来,是自己的丹皇诀太牛逼了?

好吧,吕战不得不在心里接受这个设定。

“师姐比他厉害吗?”

“这是当然,同样的材料,同样的时间,我能炼出比他多一倍的丹药。”

吕战哦了一声,有些兴趣缺缺。

看着两人亲密的模样,郝剑冷笑道:“师弟口气这么大,不知道你能炼制几级的丹药?”

吕战摊了摊手:“就跟你一样吧,不过时间要比你少一些,成丹要比你多一些。”

郝剑不怒反笑:“好好好,我倒要看看你有几斤几两。

准备两份益气丹的材料。

我也不欺负你,就跟你用一样的药鼎。希望你过一会还有好心情说笑。”

现在郝剑更加确定这家伙是完全不会炼丹的,毕竟不知者无畏。

他能问出这种话来,就说明他根本不知道炼丹是什么。

“靠,不知天高地厚,我都看不下去了。”

“等着瞧,郝师兄一出手,他的手肯定保不住了。”

“郝师兄加油,弄死这个自大的垃圾。”

郝剑深吸了一口气,伸手压了压,心里却是无比自信。

“好了,都静声,省得某些个垃圾觉得是你们干扰了他。”

很快有人把材料跟药鼎还有火精石搬了过来。

火精石是一种火红色的石头,里面蕴含着火焰的力量,经过真元的催发,能冒出火焰来。

因为这东西便于携带,而且没有烟尘,是炼丹师很喜欢用的燃料。

但这火精石也是价格不菲,所以说炼丹其实是一个很烧钱的职业。

梅若寒检查过药材,确定没问题之后,两个人站在药鼎前,那金不同放了一个沙漏,然后喊了一声开始!

这边郝剑不慌不忙的催动了火精石,开始给药鼎加热。

而那边吕战却还在把玩着火精石,想要弄清楚这东西的工作原理。

众人看到这一幕,都低笑出声,窃窃私语。

“这垃圾果然连火精石都不会用。”

“就这还敢跟郝剑师兄比,我看这也是嫌自己命长。”

“就是,今天就要让他知道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

此时众人已经笃定,吕战必输无疑。

在一旁观战的梅若寒也是心里焦急,可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她也不可能靠近吕战,否则就有作弊的嫌疑。

规矩有的时候,就算是她梅若寒也不敢破坏。

然后在大家的注视之下,吕战竟然把火精石揣进了怀里。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这是什么操作?

这家伙难道是穷惯了?连火精石都拿?

他们这些弟子,大多是内门弟子,虽然不富裕,但火精石他们却还不缺。

梅若寒脸都黑了。

“小师弟,你在干什么?”

吕战茫然的回头看了一眼黑脸的梅若寒,挠了挠头:“没干什么啊,这石头挺好看的,回头摆我房里,照个亮也是好的。”

众人闻言,哈哈大笑起来。

而与此同时,众人耳闻一声嗡鸣声。

对面郝剑那里,药鼎已经通红一边,发出了嗡嗡的声音。

“不愧是郝师兄,这才一刻钟就温鼎成功,触发了鼎鸣。”

“郝师兄这一次赢定了。”

“那个傻子竟然还在想着偷火精石,第五峰的脸,今天怕是要被丢尽了。”

梅若寒看着吕战笃定的表情,虽然气的牙痒痒,但没来由的却是心里安定了下来。

吕战没有着急动手,而是朝着郝剑靠近。

只不过走到半途就停了下来,仔细观摩着他对火焰的应用。

“怎么?现在想认输?

吕战,只要你跪下来叩三个响头,以后见到我,绕着走,我可以不追究赌注。

如何?”

郝剑以为吕战已经是破罐子破摔了,不免得意。只要能让吕战在梅若寒面前丢进面子,郝剑不在乎其他的东西。

如果让他跪下扣头,那无疑是对他最大的折辱。

“就是,师兄比你年长,磕个头也不算丢面子,这事情就过去了。”

“没错,虽然你是亲传,但郝师兄也是身份不凡,你也不吃亏!”

包大海在一旁叫嚣的非常兴奋,此刻他已经完全放了心。

这家伙连温鼎都不会,更别提能赢了。

吕战一脸淡定,扫了一眼众人,满眼讥讽。

“难怪你们炼丹水平这么垃圾,原来都是习惯跪着。

师姐,你不介意我显露咱们第五峰的绝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