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一世丹尊

第79章 狗急跳墙

  • 作者:白馍沾糖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20-02-03
  • 字数:2,067

结果已经不重要了,一刻钟之内,炼制了二十四课二级上品的丹药。

这种水平,就算是放在各大势力,也是了不得的存在了。

而吕战今年才多大?十七还是十八?

以后此子定然要一飞冲天。

至于郝剑,输了,输的太惨了,底裤都输没了。

郝剑心中愤恨难平,半个时辰又一刻之后,他才成功炼制出了丹药。

原本他说半个时辰六颗,不知道是不是迫于吕战带来的压力,这一次,竟然炼制出了八颗丹药。

如果在以前,这绝对是值得恭贺的事情。

毕竟炼丹水平到了一定的程度,想要增长极其困难。

但是现在,放在吕战面前,简直是米粒与日月争辉,不值一提。

一向高高在上的郝剑,这一刻从众人眼睛里看到的只有鄙夷和同情。

他,内门第一人,自认比许多亲传都强。

炼丹术更是他骄傲的事情。

让他有了足够的底气追求梅若寒,丹武双修,这是多么完美的一个人。

然而此刻,被吕战碾压成了渣渣。

他才入门一个月啊!

郝剑之前不把吕战放在眼里,现在却不得不正视这个人。

他的拳头狠狠的握了起来,盯着吕战,犹如饥饿的狼,满是怨毒狠厉。

金不同叹了口气,宣布了结果。

“这次丹道切磋,两位都呈现出了高超的炼丹技艺。

我花间舍来此交流,也是受益匪浅。

两位都是丹道翘楚,今日看在金某的面子上,不如就当平手如何?

都是同门师兄弟,共同进步。”

金不同说这话的时候,脸有些红。

吕战挑了挑眉,这家伙以为自己好大的脸啊!

刚要开口,却听郝剑阴测测的说道:“男子汉大丈夫,言出必践。

输了就是输了。

老包,你自裁吧!

你放心,这个仇,我一定会为你报的!”

听着他的语调,所有人都齐刷刷的打了个寒颤。

再看郝剑,眼底都是一抹惊异与畏惧。

那包大海可是他的忠实狗腿子,没想到他说抛弃就抛弃,没有丝毫的情义。

这让原本亲近郝剑的人,都下定决心以后要远离他,否则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种薄情寡义的人,以后怎么会有人给他卖命?

包大海此时却不干了,谁愿意去死?

“郝剑?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包大海为了你干了多少事情?

如今你让我去死?

去你妈的!

我摊牌了!

吕战,针对你是他郝剑的意思!

郝剑之所以对梅若寒死追着不放,是因为梅若寒的体质是……”

包大海也是破罐子破摔了,当然,用狗急跳墙来形容,也是可以的。

然而他话没说完,郝剑身形猛然动了,一爪抓住了包大海的脖子,众人只听咔嚓一声,包大海的脑袋彻底的歪到了一边,满脸都是难以置信。

“郝剑师兄,你做什么?”

“你当真杀了包大海!”

郝剑擦了擦手,恢复了平静,他淡淡的看着吕战,冷声说道:“赌约我已经履行,吕战,从今日开始,你便是杀害我兄弟的凶手,我与你不死不休!”

众人被他的无耻惊到了,这事情算起来能怪的了人家吕战?

要不是你馋人家师姐的身子,想方设法羞辱人家,包大海能死?

所有人都不是傻子。

对于郝剑的崇拜也到今天为止。

这人就是彻头彻尾的伪君子,今天终于露出了本来面目。

梅若寒脸色阴晴不定:“郝剑,我早知道你图谋不轨,如今更是杀人灭口。

你想把这仇怨栽在我师弟头上,是要公然跟我第五峰宣战吗?

我告诉你,有我在一天,你动他一下试试!

我倒要看看郝长老能不能护的住你!”

梅若寒又岂是好惹的,他们第五峰又岂是谁都能威胁的?

一个长老而已,她不行,上头还有师父,怕你个鸟!

郝剑深深的看了一眼梅若寒,冷笑道:“你别急,早晚轮得到你!

梅若寒,你若不信,咱们走着瞧!”

“你找死!”

梅若寒大怒,刚要出手,却被吕战拦住了。

“师姐,咬人的狗不可怕,它咬了你一口,是因为它是畜生。

你还能跟畜生一般见识?

郝剑,既然撕破了脸面,那么你可要小心了。

我吕战是个睚眦必报的人,当心哪天吃饭喝水猝死。

你需要记住一件事情,我善于下毒。说不定你现在就已经身中剧毒了哦!”

吕战语气平淡,但是表情却有几分狰狞。

郝剑心中一凛,赶紧屏气调息,却没发现任何异样。

“你吓唬我?当老子是吓大的?

一年一度的门派试练就要开始了,吕战,到时候就是你的死期!

哼!

什么狗屁研丹社,老子今日退出。

今天的事情,你们要敢乱传,不妨试试!”

这是赤裸裸的一种威胁。

目光所过之处,众人纷纷低下了脑袋。

金不同夜芳菲却是面色不喜,这郝剑竟然连最后的体面都不要了,亏大家都觉得他是个君子。

郝剑大笑着扬长而去,众人愤然,颇有些同仇敌忾的感觉。

“梅师姐,现在我们怎么办?以郝剑的性格,定然会报复我们的。”

“是啊梅师姐,你可要给我们主持公道啊!”

梅若寒也没想到带吕战来一趟会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也是一个头两个大。

吕战却笑道:“他的目标是我,你们不必这么担心。

这研丹社,今日便解散吧。

研丹社是怎么来的,你们心里应该清楚。

我师姐无心管你们的事情,以后大家用心修炼才是。

我想那郝剑不会没事去找你们麻烦的。退一万步,你们好歹也是内门弟子,我不信区区郝剑还能一手遮天不成?”

众人闻言,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他们当然知道研丹社是怎么来的。

郝剑为了投其所好,追求梅若寒搞出来的。

梅若寒确实不太管社团的事情。

“唉,大家都散了吧,以后研丹社怕是也没了,各奔前程吧。”

梅若寒对此也没有什么意见。

她本就不喜欢这些事情,若非没跟郝剑撕破脸,她早就退出了。

而如今却又是另一番的光景。

越是相处下来,她对这个师弟越是满意。

毕竟有担当的男人,总是让人安心。

这事情,他处理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