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一世丹尊

第89章 惩戒

  • 作者:白馍沾糖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20-02-05
  • 字数:2,080

吕战从来就不是个仁慈的人。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想要我的命的时候,怎么没觉得你是个女儿家呢?

如此心肠,死了活该!

岳雪燕一听,面色瞬间煞白,第五峰的毒,她见识过。

梅若寒曾经给她演示过自己炼的毒丹。

那种毒,的确能毒死金丹高手。

只不过梅若寒也说过,这种毒非常珍贵,不是那么好炼的。

“你,你休要唬我。

我根本就没挨过你,你怎么可能对我下毒。”

“你不信,又慌什么?

咱们走着瞧。

对了,你中了这毒,首先会烂肚子。而且你会发现,你一点痛觉都没有。

然后就是你的五脏六腑。

三天之后,你就会全身腐烂,这个过程中,你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一切,但你却没有任何的感觉。

你会看着自己一点点腐烂掉,然后化为一滩脓水。

最主要的,是这毒,压根没有解药。”

吕战的描述,配合阴测测的笑容,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遍体生凉。

“我跟我师姐不一样,她善良,我却不善良。

用毒,我比她强太多了。”

吕战说着,向前两步。

岳雪燕尖叫一声,眼泪已经被吓了出来。

“你这个恶魔,你别过来!”

说着连连倒退,整个人抖若筛糠。

吕战冷笑一声,不再吓唬她,转身就走。

众人纷纷让出一条路来,眼中满是畏惧。

这个心狠手辣的新晋亲传的身影,永远的烙印在了他们的心中。

岳雪燕害怕极了,看着吕战离开,跺了跺脚,飞速的飞回了第八峰。

“师父,师父救命啊!”

第八峰峰主虚冲子正在打坐练气,就听到自己的小弟子,一路号丧一般,朝着自己奔了过来。

虚冲子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悦。

他一共有五个弟子,这个岳雪燕是他最小的弟子,也最得他的宠爱。

只是这行事作风,却让他头疼不已。

手一挥,一股子柔和的劲风已经飞出,直接把岳雪燕阻拦在了静室之外。

“胡闹,平日里为师是怎么教你的?

你的教养,都去了哪里?”

岳雪燕扑通在院子中跪了下来,叩头不止。

“师父,弟子知错了,还请师父救我,弟子中了毒,就剩下三天好活了。”

虚冲子一听,愣了一下,随即静室大门打开,一道身影凭空出现在了岳雪燕的身边。

“师父!”岳雪燕扑进了虚冲子的怀里。

虚冲子皱眉,一把握住了她的脉门,细细探听,深色却渐渐严肃了起来。

岳雪燕看到他的表情,心里咯噔一下,难道那个混蛋说的是真的?

“师父,我是不是没救了?”

虚冲子皱眉不语,把她扶了起来,背着手闷声不语,岳雪燕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你在外面又惹到了谁?

老实说,不得有丝毫隐瞒!”

虚冲子异常严肃,身上散发着令人窒息的威压。

“是,师父。”岳雪燕不敢隐瞒,老老实实的把事情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虚冲子面色铁青:“混账东西!为师平日里就是这么教你的!”

虚冲子为人方正,最是懂得恩义两个字。

否则当初丹辰子救他一命,他也不会记到现在。

“小燕子啊小燕子,你实在是太让为师失望了。”千算万算,没想到自己教出的徒弟竟然如此不堪。

相比她口中的吕战所作所为,真的是云泥之别。

他连教徒弟,都比不上五师姐吗?

虚冲子有一种挫败感。

岳雪燕彻彻底底的慌了,磕头如捣蒜:“师父,弟子知错了,弟子真的吃错了。”

顷刻之间,岳雪燕脑袋已经血红一片。

虚冲子终究是不忍心:“知错了?以你的心性,就算解了毒,也一定会嫉恨那吕战。为师说的对吗?”

“不不不,弟子这一次诚心悔过,以后再也不敢为非作歹。”

“也罢,为师就再信你最后一次。

行了,起来吧。换身干净的衣服,随我去见你五师伯。”

岳雪燕心头一喜:“多谢师父,我就知道师父最疼我了。”

虚冲子暗暗心伤,这岳雪燕终究是他最喜欢的弟子啊。

她的确是中了毒,而且这毒非常的奇怪。

那毒素潜伏在她的真元之中,属性跟她的真元一模一样,若非他细心,根本发现不了。

这种毒素,推动者她的真元运转,现在虚冲子已经察觉了她真元运行的加快了。

这在修炼上本是一件好事,但他却明白,过犹不及。

就好像一个人的血液运行的速度,会随着运动而加快。

但是如果超过了身体承受的能力,那么血管就会爆开。

这种毒素以后会推着她的真元运行的越来越快,不受她自己的控制。

到时候,就怕她会经脉寸寸断裂,就算要不了命,也会成为一个废人。

虚冲子在生气的同时,对于吕战的作为,却也是有几分怨愤。

虽然岳雪燕有错在先,但这下手,未免太重了一些。

顺带着对吕战的观感也是差了几分。

吕战不知道自己被八师叔惦记上了,没事人一样进了藏书阁。

内门藏书阁可是要比他们第五峰的大太多了,吕战有种回到了大学图书馆的感觉。

各种典籍,摆在高大的书架上。

吕战发现,这儿的藏书阁,竟然都是自助式的。

每一本典籍,或者每一套典籍,格子上都有某种禁制。

只需要把自己的身份腰牌放在旁边的凹槽里,会自动扣取积分,然后禁制就会消除。

藏书阁很大,人很多,但是却异常安静。

每个人都来去匆匆,只是这些人在看到吕战的时候,目光都有些异样,并且下意识的离他远一些。

毕竟这内门的藏书阁,一般亲传弟子根本不会来。

整个门派最牛的功法,基本上都是八大峰的传承,这些东西,亲传弟子才看不上。

加上吕战之前说是用毒的好手,所有人都敬而远之。

“师兄,这一招催花掌,我怎么练都练不会,师兄可否指点一二?”

就在吕战浏览这里的典籍的时候,一阵哄闹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里已经是藏书阁的里层了。

一群人围着一个人席地而坐,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卷典籍。

而被他们围着的,却是一个坐在轮椅上,满面沧桑,目光如月如尘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