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一世丹尊

第109章 雨我无瓜

  • 作者:白馍沾糖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20-02-08
  • 字数:2,057

“老钟,干什么发这么大的火?

我兽王宗大祭司已经算出了具体的时间,三日后,红月升,密藏开。

这事情咱们要抓点紧。

千灵教已经把报酬给了咱们,千丝融魂功。

我已经试验过了,只是吸收了两个祭品,如今我已经感觉到我的实力大增,用不了几日,我就可以突破真元九重。”

千丝融魂功正是千灵教的不传之秘,这种功法,跟玄冰门那几个修行的摄魂功完全不同。

千丝融魂功更加的完善,而且不光是人类的武魂,就连妖兽的魂灵也能吸收。

兽王宗看家本领就是驯服妖兽,所以这个功法落在他的手里,那真得是相得益彰。

兽王宗宗主名叫葛大山,早些年是本土宗门,雪兰山的内门弟子。

天生拥有与妖兽沟通的能力。

后来因为侵犯了雪兰山门内的一个女弟子,被发现,逐出师门。

葛大山一怒之下,自己创立了兽王宗,这些年逐渐发展壮大,与雪兰山成日摩擦不断。

城主府钟万金,本身也是雪兰山的弟子,与葛大山本就是一丘之貉,两个人是一根香插在地上的拜把子兄弟。

钟万金在雪兰山混不下去了,借助兽王宗的力量,霸占了冰坨城的城主府,后来又拉拢了天才弟子兰若明作为自己的打手,站稳了脚跟。

这阮媚正是上一任城主阮小七的女儿。

阮家丢失了城主的位置,阮小七更是死在了钟万金的手上。

阮媚没有办法,只好带领老部下离开。

明面上属于城主府,但是阮媚却只是借助城主府的力量,来发展壮大自身,以求回头能够报仇雪恨。

这几年,她已经暗暗有了跟城主府叫板的实力,所以将军的权,才成了冰坨城四大之一。

“兰若明死了!”

钟万金看到葛大山到来,这才收拢了怒气,摆了摆手,把一众胆战心惊的人手下给赶走了。

葛大山微微一愣,兰若明是雪兰山弟子中资质最高的,浑圆五方剑也只有他修炼有成,身手无比强悍,以后说不定能步入金丹。

钟万金对他十分看中,葛大山自然是知道的,毕竟钟万金在他身上倾注了大量的心血。

“在冰坨城中,还有人敢对兰若明动手?”

“不止是兰若明,就连你门兽王宗的八大王,也死了。”

葛大山又是一愣:“八大王?你是说刀疤那几个混账?”

“哼,不是他们,还能有谁?八大王,好大的威风,打着你们兽王宗的旗号,把冰坨城祸害的不轻。

若非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早就动手收拾他们了。

说起来,今日要不是因为这八个混账东西,兰若明也不能遇害,简直混账,死一百次都难消我心头之恨!”

葛大山有些不高兴,那刀疤再不是个东西,终归是他门下弟子。

“到底是怎么回事?”

“刀疤在街上纵马行凶,招惹了寒冰门的一个弟子。

兰若明为了保下他们,跟那人打了起来。结果被一剑打杀了。”

事到如今,钟万金也明白,就算再怎么发火,也无济于事。

葛大山是他拜把子弟弟,他能在冰坨城立足,还要仰仗兽王宗的支持,不能跟他也闹掰了。

葛大山弄明白了怎么回事,也有些尴尬。

“老钟,这事情就算是弟弟我对不起你。

你放心,今后咱们有了千丝融魂功,什么样的弟子培养不出来?

当务之急,还是要拿到真武密藏才是正经。”

钟万金冷静下来,点了点头:“没错,只要能得到真武密藏,那么整个冰坨城以后就也困不住咱们的手脚了。

若是咱们能拿下雪兰山,以雪兰山为门派根基,以后说不定能问鼎五大派。”

“说的就是这个理。”葛大山踌躇满志:“现在真武密藏的开放地点,只有咱们知道,如今需要提防的就是阮媚那个贱人。

这女人一直以来,都没安好心。

早年间让你斩草除根,你偏不听。结果怎样?这女人自己毁了容,吞了炭,弄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不就是怕你碰她?

现在好了,这女人已经成了气候。若是她从中捣乱,咱们怕是有些麻烦。”

钟万金皱着眉,有些不满葛大山提起陈年往事,冷哼道:“一介女流,就吓破了你的胆子?

放心,这事情我自有安排。

真武密藏,已经引起了五大派的注意。

如今丹阳宗,灵火宗,玄冰门的人都到了,天雷剑派的人现在还没消息。

你安排点人,四处打探一下各大门派的动向,不要让别人摘了果子。”

这边聚宝阁客栈顶楼雅间,吕战跟阮媚对面而坐。

阮媚已经摘下了丝纱,露出了一张千疮百孔的脸。

除了一双眼睛,依旧能看到昔日的风情,这张脸实在是让人难以适应。

阮媚饶有兴致的看着吕战,这副面孔,任何人看到了要么是感觉恐惧,要么就是厌恶。

然而吕战面色依旧如常,没有任何的异样,就连眼神都平和无比。

“你不怕我?”

吕战笑了:“之前跟我一起的那个姑娘,你没注意她的长相吧?

脸蛋这种事情,于我而言,一种是天生的,一种是后天形成的。

不管怎样,不过是皮囊罢了。

好看也好,难看也罢,那都是一个人背负的东西。

我没有权利去嘲笑,或者是惧怕。

再者我跟你素昧平生,你也不是我的朋友。

所以你长的好看不好看,其实对我而言,也没差别。”

阮媚愣住了,这种论调,她还是第一次听到。

这个人,给她的感觉很不同,跟很多男人都不同。

其实吕战不是圣人,只不过现在他只关心他身边的人罢了。

比如仙女姐姐如果脸蛋毁了,他绝对会想尽办法帮她恢复。

至于路人,一句话,关我屁事。

“你是我见过,最特别的人。

你若是有时间,不妨听我讲个故事如何?”

阮媚也不废话,直奔主题。

却不料吕战摆了摆手:“我没时间,你还是直接说事情吧。”

刚刚升起的好感,刹那间烟消云散,阮媚一股子怒气升腾。

“好,三日后真武密藏大门打开,我希望你能加入我的队伍,帮我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