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一世丹尊

第116章 惊天之秘

  • 作者:白馍沾糖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20-02-09
  • 字数:2,143

大道罗盘本就具有推衍天机,蒙蔽天机的作用。

吕战本以为这个伪装易容的功能是个鸡肋,没有想到,竟然这么快就碰上了用场。

吕战从阴影处走出,大道罗盘已经记录了那于人傲的方位,不停的旋转着,给吕战提供者他的方向信息。

他大摇大摆的从暗处走出来,看到了许多观望的人群,然后再大摇大摆的从人群中穿过。

没人知道,这个刚刚从他们身边经过的人,就是在这一场劫难中的主要目标人物。

“咦?”

吕战跟着大道罗盘的指示,穿街走巷,朝着冰坨城的城南走去。

吕战本以为于人傲此时会出城躲避,却没想到,快到南城门的时候,大道罗盘突然一转,提示那于人傲此时竟然折了回来,朝着城中走去。

“怎么搞成这样?以你的实力,在这冰坨城应该没人是你的对手吧?”

黑暗中,有一个不男不女的人突兀出现,拦住了于人傲的去路。

于人傲浑身紧绷,在看清来人之后,缓缓放松了下来。

“我也以为是这样,可惜遇到了玉珑儿。”

来人一愣:“玉珑儿?如果我没记错,她修炼的功法有缺陷,真元二重的实力,已经停留了很久。她能伤的到你!”

“老花,你是有多久没在外头走动了?那个臭女人,此时已经是真元六重了。

而且她的真元特别怪异,凝实的不像话。

更让我意外的是,她竟然修炼出了丹火。

区区真元境,竟然练出了丹火,我怀疑这丹阳宗定然藏着外界不知道的秘密。”

被称作老花的人,听了这话,微微皱眉。

“竟有此事,看来丹阳宗的细作打探消息的能力欠缺啊。这么重要的情报,竟然没有一点消息。

走吧,圣女怕你出意外,让我来接应你。她正在等着你的结果。”

于人傲点了点头:“也好,我这伤势的确是不能再拖下去了。圣女此时还在阁内?

不过话说回来,玄冰门怎么会派你过来?”

老花笑道:“因为谁也不会想到,一个废人,竟然会是堂堂十二灵将之一。

派我来,那些玄冰门的废物们,才会放心。”

吕战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缓缓走了出来。

只不过他的心,却沉了下去。

“花柞木!”

吕战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花柞木竟然是十二灵将之一。

他竟然是千灵教的人!

这个消息,实在是太过震撼了。

要知道这花柞木,可是第一峰亲传大弟子。

虽然废了,但是在玄冰门弟子中,威望颇高。

这种人,想要接触玄冰门的核心消息,实在是太容易了。

吕战不敢想象,若有一天,千灵教对玄冰门发动攻击,有这种内应的存在,玄冰门将会是什么下场!

吕战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个消息,不能随便传出去。

毕竟他入门时间极短,说的话,自然也不会有人相信。

而且他还记得,梅若寒曾经说过这个花柞木的事情。

花柞木玄冰门第一天才,八级武魂,以三十岁的年纪,名列金丹。

可惜,之前在讨伐血魔的时候,不幸断了双腿,道心受损,从那以后,境界大跌,如今维持在真元九重境界。

所以吕战相信,就算自己跟自己的师姐,师父说这事情,也不会被她们相信。

要知道,这花柞木的腿,就是为了讨伐血魔的时候断掉的。

按理说,他才是最痛恨血魔以及千灵教的人。

就是因为如此,玄冰门才对他毫无保留的信任。

毕竟这是一个正面对抗过血魔的战士,他断掉的双腿,就是他的荣誉。

这种人都要怀疑,未免让人心寒。

“可惜,若是有摄像头之类的东西就好了。此时无凭无据,根本不可能揭发他们的阴谋,最大的可能就是我自己被卷进去,被反咬一口。”

吕战权衡了一番,只得放弃了狙杀于人傲的打算。

或许他拼进家底,能弄死于人傲,但是有花柞木在,他绝对逃不掉。

真元九重,绝对不是闹着玩的。

而且吕战没有把握,那花柞木是不是隐藏了自己的真实实力,在玄冰门故作消沉。

吕战赌不起,也不敢冒这个险。

丹鼎阁地下,有一个巨大的祭坛。

八个方位,立着八个形态各异的夜叉雕像。

唯一相同的是,这八个夜叉手中都握着一个钩子。

此时八具尸体,正挂在上面,鲜血滴滴答答流入雕像之下的血槽之中,缓缓汇聚到中央祭坛之上。

云水谣身上不着片缕,盘坐在祭坛之上,缓缓运转着邪功。

血槽之中的血液似乎受到了某种牵引,缓缓爬上了她白皙的皮肤,犹如一条条血蛇,慢慢覆盖了她的全身。

云水谣呻吟一声,似乎受到了极大的痛苦。

一条条血蛇沸腾翻滚,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气。

云水谣此时睁开了眼睛,双眼血红一片,犹如地狱景象。

那些血蛇嘶嘶有声,缓缓浸入了她的皮肤,游走在她的血脉之中。

白皙的皮肤底下,血流翻涌,犹如有虬龙在其中游弋。

“呼!”

云水谣缓缓吐出一口浊气,那浊气之中似乎带着非常猛烈的血毒,就连空气都能腐蚀。

犹如硫酸落在了金属上,散发着滋滋的响声。

“恭喜圣女,血魔天功更上一层!”

“恭喜圣女,不愧是血魔大人亲自挑选的容器,对于血魔天功的亲和力,果然非常人可比。”

花柞木跟于人傲走进了祭坛,齐齐行礼。

花柞木低头奉承了一句,默默的退到一边,犹如老僧入定。

至于那于人傲,则肆无忌惮的把目光放在了云水谣姣好的身姿上,更是毫不掩饰内心的贪婪。

云水谣咯咯一笑,看着于人傲,笑靥如花。

然而紧跟着下一刻,她素手一挥,一道血色触手,突兀的冒出,直接把于人傲抽倒在地。

“我的身子,也是你配看的?

于人傲,再有下次,你的下场,就只有一个字,死!”

于人傲眼底闪过一道狠厉,不过他身上有伤,此时也只能暂且躲避这女人的锋芒。

“圣女恕罪,小人知错了。”

“哼,别以为侍奉了我几次,就能做我的男人。于人傲,你还没有那个资格。

倒是你,灵将花柞木。

今日,便是本圣女为你赐福的日子。”

花柞木闻言,微微皱眉,却依旧没有抬头。

“圣女厚爱,可惜,我早已不能人道,怕是无法满足圣女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