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一世丹尊

第118章 担忧

  • 作者:白馍沾糖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20-02-09
  • 字数:2,063

云冰看着两个人对答如流,总觉得气氛有些怪异。

此时听吕战这么说,才缓缓舒了一口气。

“哦,这样啊,倒是我多余了。你们聊,呵呵,我去看看其他师弟们。”

花柞木轮椅缓缓朝着一边挪去,耳朵却支愣着想要听听吕战说些什么。

“吕大哥,你刚才让我找梅师姐做什么?”

吕战心头一动,故意用正常的音量说道:“我是说我可能要跟将军府的人活动,要是你有空,帮我给师姐捎个信,就说我在外头很安全,让她别担心。”

云冰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她能感觉到吕战原本并非是要说这个。

不过吕战不说,她也只好压下心头的疑惑。

“好,吕大哥你放心吧,回头我一定转告梅师姐。

只是上位战,就你一个人,真的没问题吗?”

吕战眼角余光盯着花柞木,飞快的传音入耳:“花柞木是奸细,别做出任何表情。这人不可信,你们以后小心点。告诉师姐。”

短短两句话,吕战恢复了声音:“没事,这种事情,不是人多就顶用的,我一个人行动更方便。”

花柞木听了这话,哂然一笑,轮椅的速度却是加快了不少。

吕战心里沉甸甸的。

有这么一个定时炸弹在身边,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

云冰也是一脸的紧张,下意识的靠近了吕战,能感受到他喷出的灼热鼻息。

“吕大哥,你说的是真的吗?”

云冰是无理由信任吕战的,但是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过重大了。

由不得她不慎重。

堂堂第一峰亲传,竟然是千灵教的细作。

这事情要是捅出去,可以想象,将会掀起怎样的轩然大波。

吕战目光如电,不紧不慢的点了点头:“是我亲眼所见。今日我差些死在于人傲手里。而他跟于人傲在一起,而且他的腿,早就恢复了。

冰儿你切记。这事情除了我师姐,谁都不许说,明白吗?”

云冰郑重的点了点头:“吕大哥放心,冰儿知道该怎么做。”

“就是不知道把你卷进这事情里来,到底是好是坏。”

云冰嫣然一笑:“我也是玄冰门的一份子,正所谓覆巢之下无完卵,我又怎能置身事外。

吕大哥担心我,冰儿明白。

但我也不可能一直活在你的庇护之下,不是吗?”

吕战看着云冰,神色复杂。

“记住,跟着大队人马一起行动,千万别落了单。

罗随风那个人,我看还有些担当,必要的时候,可以引为助力。

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做,不能久留,我先走了。”

吕战拍了拍云冰的肩膀,随手递给了她一根竹竿:“这上面刻画了十几个三级阵法,遇到危险的时候,发动,会有奇效。”

云冰纵有不舍,也只能含泪跟他道别。

将军府。 

阮媚一身铁甲,不安的来回走动着。

“报!将军,有消息了!”

阮媚快步向前,阻止了探子下跪,焦急问道:“快说,如何?”

“将军,兽王宗跟城主府果然去报复吕战了。

不过出了一点岔子。

丹阳宗的人,出面保吕战,双方打了起来,城主府与兽王宗损失不小。

可是后来千灵教十二灵将之一的于人傲突然出现,跟着丹阳宗大小姐玉珑儿也到了。

如今丹阳宗弟子已经集合,控制了局面。”

阮媚有些烦躁:“我不需要知道这些,告诉我,吕战如何了?可有伤到?”

探子愕然,随即摇头:“不曾有他的消息。据说随着聚宝阁客栈,被于人傲一掌给毙了。”

阮媚闻听此言,整个人如遭雷击,身子不自主的晃了晃,差点摔倒在地。

“将军,您没事吧?”

阮媚咬了咬牙,摇了摇头:“我没事,去,密切监视兽王宗与城主府的动向,有任何风吹草动,立刻报于我知道。”

“是!”

还没等那探子出门,又有人报!

“将军,有人前来拜访,那人说他叫吕战。”

阮媚本想说不见,但猛然听到吕战这个名字,心里一突,一把抓住了那门房的领子。

“你说吕战来了?”

“是,是的将军,那人的确说他是吕战。”

阮媚没来由的松了一口气,缓缓笑出声来。

“好,好啊。快快有请!”

片刻之后,阮媚看着面前昂藏八尺的大汉,一双眼睛犹如铜铃,一脸大胡子的男人,面露警惕。

“你是谁?为何假冒吕战之名?”

若非对自己的实力有足够的自信,阮媚此时怕是已经叫人了。

毕竟在这个紧要的关口,有人冒充吕战前来,万一是对头派来的杀手怎么办?

吕战摸了摸自己的脸,苦笑一声:“阮将军莫要紧张,我这副样子,只是为了方便行动而已。”

说着在脸上揉了揉,阮媚惊奇的发现,吕战的脸在缓缓变化着,最终变成了她熟悉的模样。

这种手段,看的她目瞪口呆。

“吕,吕战?你这是怎么做到的?”

不光是样貌,身材都发生了变化。

她所知的易容术没有一种能达到这种效果的。

“一点保命的小手段罢了,你也知道,今天这城里可不太平。”

阮媚赞同的点了点头:“听说你的住处被血影堂的于人傲袭击了,战况惨烈,我还在担心你是否会遭遇不测。

现在看来,吕兄的本领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强大几分。

人家倒是白担心了。”

说这话的时候,倒有几分娇嗔的味道。

吕战不为所动,不客气的做到了阮媚的椅子上,抓起桌案上的葡萄,吃了几口。

“行了,这些话就别说了,看得出来,你也不会恭维人。

我已经来了,之后有什么安排?”

阮媚翻了个娇俏的白眼,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这个男人,太不解风情。

明明年岁不大,却好像看透了一切似的。

“我的人打探到城主府与兽王宗已经趁着今天的动乱,离开了,估计是朝着真武密藏去了。

我这边还邀请了一些强援,不过他们对你的观感不太好,所以如果有冒犯的地方,希望你能够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跟他们计较。”

阮媚现在开始有些担心了,雪兰山那帮人,各个眼高于顶,真怕吕战跟他们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