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一世丹尊

第122章 过关

  • 作者:白馍沾糖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20-02-11
  • 字数:2,055

冰与火的碰撞,两种截然不同的属性,顿时爆发了强大的排斥反应。

“咔嚓!”

吕战与冒牌的吕战两人脚底下的冰面瞬间碎裂出一道道蜘蛛网一般的裂纹。

“退!”

阮媚大吼一声,所有人瞬间逼开对手,各走躲避。

“卡拉拉!”

脆响声声,天塌地陷。

冰火两重天之下,众人所在的区域,碎屑满天飞。

吕战剧烈的咳嗽了两声,暗暗吃惊。

没想到冒牌的自己,力量竟然跟自己完全相同。

这一掌之下,以火克冰,竟然没占到便宜。

他身形爆退,那冒牌货眼睛中红光却是光芒大盛。

“埋葬在永封之地吧!

雪满人间!”

冒牌货见到吕战后退,狞笑一声,施展龙游八极,瞬间追了上来,一招手,手中已经出现了一把寒冰长剑。

长剑飞舞,片片雪花从天而降,众人皆被这剑气笼罩,动作都跟着迟缓了许多。

这雪满人间,本来就是一个群攻的剑法,此时施展出来,吕战自己都觉得郁闷至极。

被自己的武技打到,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吕战现在终于体会到了自己以前的对手是何等的绝望。

“玉兄,我来助你。

他脑后的眼睛,就是弱点,我诱惑他出招,你趁机攻击他后脑。”

云开山跳了过来,一只手握着一个巨大的盾牌,散发着古铜色的光芒。

“多谢云师兄,不过这人我却是对付得来。”

吕战如今已经摸清了他的路数,冷笑一声,整个人已经化成一道残影,瞬间出现在冒牌货的背后。

一根竹竿,插在了地上。

“三级迷阵,漫天黄沙!”

刹那间,狂风呼啸,无数砂砾凭空出现,将众人笼罩在了其中。

大道罗盘显示,这些白鳞鬼只要蒙蔽了脑后的眼睛,就会失去克隆模拟来的能力,回归本源。

“大家注意了,漫天黄沙阵,只能持续一刻钟,务必将这些鬼魅斩杀殆尽。”

吕战提醒了一声,长剑化作火海,游走在已经恢复了本身的白鳞鬼中间。

这些白鳞鬼的本体,通体雪白,整个身子仿佛都是透明的一般,能看到在他们的心脏部位,有一颗能量核心在闪动着光芒。

吕战心念一动,剑光如虹,一剑洞穿了那能量核心,白鳞鬼瞬间原地爆炸。

“这东西,不像是自然生成的,难道是人为创造出来的傀儡?”

这个念头闪过,吕战都觉得这想法有些太过疯狂了。

有漫天黄沙遮掩,白鳞鬼失去了模拟来的能力,就像是无头苍蝇一般,任人宰割。

众人逐渐从惊慌中恢复了震惊,战斗力暴增。

顷刻之间,白鳞鬼已经死伤了大片。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震动整个冰原的吼叫声响了起来。

众人惊恐回头,就看到一头白色巨猿,毅力在高耸如云的冰塔之上,仰天咆哮。

一声吼叫之下,天地都为之变色。

那些无头苍蝇一般的白鳞鬼犹如打了鸡血一般,整个透明的身体,瞬间变得血红,紧跟着接二连三的爆炸开来!

“不好!”

“啊!”

传来几声惨叫,白磷鬼自爆,瞬间有几个七星宗的弟子被炸成齑粉。

这威力看的众人胆寒无比。

那白头大猩猩,犹如睥睨天下的王者,在他的眉心正中,有一团明亮的白色火焰跳跃着,犹如有生命一般。

隔着这么远,吕战都能感受到那强大的热量。

最主要的是大道罗盘在看到那跃动的火焰时,剧烈的转动了起来,吕战竟然感受到了其中的渴望。

他心中一动,莫非这火焰,也是某种武魂一般的存在不成?

“那到底是什么?”

“一头白色猩猩?”

“这力量,实在太吓人了!若是它跳下来,咱们怎么办?”

刚刚稳定的军心,刹那间溃散了。

吕战看着毫无斗志的众人,暗暗摇头。

那白头大猩猩,目光凛冽的盯着众人,犹如在看一个个蝼蚁。

吕战甚至从他的眼睛中,看出了一抹轻蔑。

“欲渡渊海,需过七关。

这一关,算尔等过了!”

白头大猩猩突然口出人言,目光却是盯着吕战,片刻不曾移开。

交代了一声,那白头大猩猩刹那间烟消云散,化作了清风。

清风拂过,本来暗沉的天色,却是晴朗了几分。日头高照,却是吹不散众人心头的凉寒。

众人惊魂未定,渐渐靠拢在一起,小声的叙说着刚刚的经过。

战斗一触即发,持续时间不长,伤亡也不大,但那种诡异的场面,依旧让人心惊胆寒。

“渊海是什么地方?”

“那猩猩所说的七关又是什么意思?”

“咱们刚刚这一关,算是七关中的第一关?”

这似乎是一个不错的好消息。

吕战没有参与他们的推论,因为他注意到七星宗的人,对于他似乎不太欢迎,目光中隐隐带着敌意。

吕战自然明白是因为什么。

刚刚交手,也就七星宗的弟子,死了几个,其他人都完好无损。

而这一切的开始,似乎是因为吕战照影子开始的。

当然,这事情严格意义上,赖不到吕战头上,毕竟就算没有吕战,他们步入这里,早晚会把这些诡异的东西吸引过来。

吕战不会自讨没趣,独自一个人远离了众人所在的位置,静静的思考着。

这些白磷鬼体内的那种能量核心,到底是什么。

渊海,跟阮媚他们之前说的寒焰潭是否是一个地方?

真武大帝当年到底在这儿留下了什么?现在看来,这个大帝不是什么好人啊。

“在想什么?”

阮媚看到吕战一个人孤零零的坐着,形容萧条,忍不住走了过来。

这个男人身上有很多谜,就好像刚刚那些冒牌货,只有他的那个,实力最是难缠。

要不是他掏出了阵盘,唤出漫天黄沙,他们的死伤只会更加严重。

吕战没有回头,闻到香气就知道是谁来了。

“没想什么,这冰原你们到底了解多少?

如果我没记错,今晚会出现红月吧?”

阮媚顺着吕战的目光,看向了千针冰林的深处,一时间也有些后悔这次行动的冒失。

两个人半天没有说话,七星宗的几个人,低头交耳一番,面带不善的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