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一世丹尊

第129章 贪心不足

  • 作者:白馍沾糖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20-02-13
  • 字数:2,023

可惜,这个空间的稳定性,超出了吕战的想象,以他现在的阵法造诣,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

云开山听了阮媚的话,将信将疑。

“妹子,不是我不信你,你这办法真的可行?”

“在兽王宗出现之前,不是也没人相信会有人靠这种方法出去吗?

办法我已经说了,信不信在你。

但若万一成了,你方盒门可就捷足先登了,哪怕只是一个弟子。

现在为止,只有雪兰山的一个废物,一个天雷剑派的人,你方盒门出去,多少还有些机会。

富贵险中求,你们之前已经伤了这么多人,现在有了稳妥的办法,你不尝试?”

云开山脸色阴晴不定,他承认阮媚说的有道理。

一咬牙:“好,左右不过一个弟子,试一试还有一线机会。

妹子,如果成了,这情我承了。”

也不多废话,转身下去安排了。

擂台再次空了下来,谁也没有把握真的能够用正常手段战胜金人。

在形势没有明朗之前,谁也不肯先削弱自己的实力。

吕战抱着膀子,现在反倒是不着急了。

这里灵火宗的人在,天雷剑派的人也在。

丹阳宗的人呢?

还有花柞木那帮人呢?

云冰是否回了玄冰门,若是回去了,这个时候,可千万别再跑出来。

这种类似的擂台,在这千针冰林是否还有别处。

否则这么多人,不可能同在一个擂台排队吧?

真武密藏的开启既然需要红月,那么说明开启一定会有时限。

设计这种关卡的家伙,定然不会不考虑这一点。

否则自己设计的关卡,没人能通过,那对这个主人来说,似乎索然无味。

就在吕战胡思乱想的时候,方盒门已经有人上了擂台,吕战看着有些眼熟,是云开山的心腹。

“又有人上去送死了。”

“反正闲着也是没事,看热闹呗,死的又不是咱们。”

众人打起了精神,准备看热闹。

然而那方盒门的弟子,毕恭毕敬的行礼之后,就打开了千机屏障,而且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那种。

众目睽睽之下,那人冲了上去,顶着金人不算高的输出,愣是在屏障破碎之前,打满了一百三十下。

“过关!”

恢弘的声音,再次响起,众人揉眼睛,看着那人消失在擂台之上,心思再次活跃起来。

这个结果,证实了吕战的推测。

正如他所说,这种手段只能用一次。

护盾流下一次上场,说不定会直接被击碎。

云开山兴奋的搓了搓手,笑的异常大声。

“妹子,成了!

这次真是多谢你了。

不过,这个办法,真的只能用一次吗?”

云开山显然不太满足。

阮媚正色道:“这种也算是取巧的手段,能成功一次,已经是侥幸,云师兄万不可再生这种侥幸的心思。”

阮媚的话,云开山不以为然。

这种手段,除了他们方盒门,还有什么门派能拥有?

再说了,这带盾牌战斗,也是个人手段,跟取巧却是不同。

阮媚看着他的表情,已经猜出了他的想法,叹了口气,不再相劝。

“云世兄最好听进去我的话,若是出了问题,莫怪小妹没提醒你。”

“好说好说,妹子你放心,之后的事情,跟你无关。

我也答应你,帮你做一件事情,决不食言。”

阮媚知道自己劝不动,不再言语,默默的退到了吕战的跟前。

宁有缺看到这一幕,拳头缓缓的攥了起来。

“劝不动吧?”

吕战突然开口,阮媚愣了一下,方才缓缓舒了口气。

“随他吧。贪心不足蛇吞象,他会为此付出代价的。”吕战虽然没听到她的回答,但已经了解了。

为什么有的人总是听不进去劝呢。

“现在我们怎么办?拖的越久,变数越多。”

阮媚心里有些急了,这么久过去了,这金人的真实实力,依旧是个谜。

“着急了?”

吕战依旧一脸云淡风轻,其实他早已经找到了快速击败这金人的办法,对他而言,瞬间可打出千击不是难事。

“你这人,怎么一点也不顾忌人家的感受。都什么时候了,我能不着急吗?”阮媚气的翻了个白眼。

吕战轻笑,掏出了一张符箓。

“这是冰冻符,可以冻结金人一盏茶的时间。

在这么久的时间内,你若是打不出一百三的连击,我就把你吊起来,当众打死你!”

阮媚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三级符咒,吞了一口口水。

符咒可是好东西,这三级符咒,价值可比真元丹贵太多了。

“这,这个,要钱不?”

吕战嫌弃的看了她一眼:“送你的,瞧你那小气吧啦的样子。

这种手段不是一次性的,符咒,阵法,丹药,本就是修行者依仗的东西,与机关这些外物不同。

只是可惜,符咒我也不多,不然倒是能发一笔横财。”

阮媚咬了咬嘴唇,媚眼如丝:“你真不对我提一些过分的要求?就算是我,也行哦?”

吕战更加嫌弃的把她的脸推到一边:“省省吧,对你我可不感兴趣。

呦,云开山还真是忍不住了。”

阮媚恨的牙痒痒,这个臭男人,难道老娘就这么不堪入目吗?

自荐枕席,竟然还被嫌弃了。

阮媚眼睛在吕战一张难看的大胡子脸上挖呀挖,恨不得剖开这臭男人的心看一看,这死人头是不是个瞎子。

这时候云开山的人再次冲了上去,依旧是毕恭毕敬的行礼,然后故技重施。

只不过这一次,却打的异常艰难。

那屏障只是两次,就被击碎了。

好在那人实力倒也过关,没有慌忙,发挥出了自己的真实实力,险之又险的过了关,把云开山众人却是吓出了一身冷汗。

众人火热的心,又冷了下来。

显然这种屏障流的打法,依旧是不可复制的。

“行了,别再看我了,我现在这样子,我自己都嫌弃。

不是要离开吗?

现在去吧。

出去了在外头等我,我马上就跟着出来。”

阮媚心情复杂的看了吕战一眼,对于这男人的兴趣,却是越来越浓了。

收拾了心情,阮媚迈步走向了擂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