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一世丹尊

第136章 又见郝剑

  • 作者:白馍沾糖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20-02-15
  • 字数:2,067

吕战就好像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渔民,稳坐钓鱼台。

而在他的身边,则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

所有人都在盯着吕战的鱼竿。

本来以为是什么宝贝,但现在看来就是普通的竹竿,普通的丝线。

但他到底是怎么精确的掌握那些棋子的动向的?

“兄弟,你这钓鱼的技术厉害啊,能不能教教我们?”

有人厚着脸皮开了口,吕战倒是不以为意,笑道:“其实很简单,你们钓鱼的时候,不要存在太多的欲望以及功利心。

钓鱼说白了,讲究的就是心性。

心如止水,真元便可以轻易的捕捉到这些阴阳鱼的轨迹。

想抓他们,其实很简单。

另外,真元丹的药性中正平和,没有太多的个人属性在其中,相比你们自己的真元,鱼儿更喜欢这种。”

道理很简单,说破了不名一文。

众人恍然大悟。

“多谢兄弟指点,兄弟来自哪个门派?可有队伍?”

阮媚这时候跳了出来,站在了吕战的身边:“他是我们的人,行了,你们得了秘诀,赶紧走,不要打扰我们的进度!”

一帮人惋惜的摇了摇头,得了秘诀,各个跃跃欲试,倒也真没人来打扰吕战。

吕战叹了口气:“你把人都赶跑了,我这棋子卖给谁?”

阮媚有些无语,这是是钻进钱眼里去了吗?

看着吕战钓出来的一堆棋子,阮媚也是眼馋的紧。

“这些棋子,你不用?”

吕战把竹竿收了起来,拍了拍手,眺望着那个巨大的棋盘。

“不是不用,而是我现在还没找出怎么使用的办法。

钓鱼这种事情,对我而言,不算什么。

反正也出不去,赚点钱难道不香?”

阮媚认真的盯着吕战看了半天,最终被丑的看不下去了,别开了头:“你就算改变相貌,好歹也变的好看些。你这样子,实在是让人不忍直视。”

吕战笑了起来:“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最好的伪装,就是让别人无视你的存在。

行了,你也甭围着我打转。你若是需要这些棋子,你拿去便是。

我看到了几个老朋友,过去打个招呼。”

几道白光闪过,吕战倒真的看到了几个熟人。

不过都是敌人。

郝剑一身真元鼓荡,隐隐有压制不住的迹象了,真元九重的实力,他一出现,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他吸引了。

吕战也是暗暗心惊。

当初在郝剑身上下了一点毒,没想到竟然催生的这么厉害,这家伙为了修炼,倒真的疯狂。

本来以为极短的时间内,就会真元暴走,别人只会以为他是走火入魔。

然而现在,竟然生生被他压制住了,而且现在竟然隐隐有完全控制这些真元的迹象。

郝剑带着十几个郝家弟子,看上去有些狼狈,但表情还算是轻松。

这些人的修为就没有低于真元三重的。

玄冰门郝家的实力,果然不可轻视。

如今参与上位战的人,除了郝剑,还有戒律堂莫有声,洛家洛无极。

只不过这两支队伍,到现在都没出现。

或者他们是为了赢得上位战的胜利,下了山就直奔离冰原去了。

这倒是极有可能。

“呦,这不是郝剑郝师兄吗?

郝师兄这一身真元动荡,可是把我们吓坏了。

听说你们玄冰门现在正在内斗,搞什么上位战。

郝剑师兄这一身修为,恐怕能成功上位吧?”

天雷剑派周大生,不阴不阳的讽刺了一番,郝剑剑眉倒竖,整个人显得狂躁无比。

“怎么?你还想打我不成?

不如你试试?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胆子!”

“郝师弟息怒,对于这种人,倒是犯不着生气。”

花柞木这时候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带着他的人,缓缓的朝着郝剑他们走了过来。

“花师兄?你怎么也在这里?”

郝剑皱了皱眉,如果没记错的话,这花柞木应该跟大部队一起前往离冰原才是。

毕竟他才是这一次行动的总指挥。

然而他们在进入冰坨城的时候,就得到了消息,玄冰门的大部已经前往离冰原了,而他花柞木竟然出现在这里,很显然,他也是冲着真武密藏来的。

“师弟,这个事情,回头再跟你解释。

现在当务之急是咱们应该团结一致,离开这里才是。

这南柯棋局,如梦似幻,真假难辨,却没有任何的规律可循。

凭借你我的力量,怕是难以出去。

同为玄冰门弟子,莫要被别人看了笑话。”

花柞木说话的时候,总能让人如沐春风,话语充满了蛊惑性,吕战不得不承认,这家伙沉迷这个暖男的角色太深了。

郝剑冷哼了一声,却是没有反驳,而是看了周大生一眼,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周大生对于花柞木很是忌惮,毕竟花柞木成名太久了,当年最年轻的金丹,就算外界传闻他已经是个废人了,但是依旧没人完全相信这样的天才就此消沉。

这人,不得不防。

“你到底是什么人?感觉跟五大派都很熟。”

阮媚狐疑的看了吕战一眼,当初吕战一剑斩杀兰若明,进入了她的视线,原以为是个强大的散修,然而一件件事情,却是让她对这个男人越来越好奇。

吕战挠头:“你不知道?我难道没说过我是玄冰门吕战?”

阮媚一拍脑袋,差点忘了,这家伙背后站着的是玄冰门。只不过他这副大胡子的样子,已经被她看习惯了,下意识的忘掉了吕战这个真实的身份。

“你这副尊容,我差点真的以为你是散修玉战歌了。”阮媚一时之间,眉宇间有些幽怨。

吕战笑着摆了摆手:“什么身份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现在还是合作关系,不是吗?”

“你为什么不跟他们汇合?看得出来,现在虽然天雷剑派人数最多,但是高端战力却是不如你们玄冰门。”

吕战眼底闪过一丝阴翳:“在玄冰门内,也不是铁板一块。

五大派的弟子,也并非全是好人。”

有些话点到为止即可,阮媚听懂了。

心里暗暗哀叹,这个男人到底得罪了多少人?

在冰坨城的事情也就罢了,此时看起来跟玄冰门的弟子关系也不怎样。

能活到现在,阮媚不得不佩服吕战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