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一世丹尊

第140章 伪装者

  • 作者:白馍沾糖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20-02-15
  • 字数:2,060

花柞木态度更加恭谨了。

千灵教底层弟子修炼的功法,都是残缺的,有很大的副作用。

比如嗜血!

但是高层的功法,那是真的可以成就武帝途径的存在。

就好像这人刚刚施展的吞魂,融合武魂速度非常快,而且没有任何的副作用。

这种才是真正的坦途武道。

“大人教训的是,编号八圣女,本名云水谣,出自一个偏远小村。

跟吕战有私仇。

此次行动,她带队,恰好得知了吕战的消息,这才有了聚宝阁客栈刺杀的事情。

不过我们收尾收的很好,大人尽管放心。

我们的任务,不会受到影响的。”

吕战身躯微颤,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云水谣,竟然是她!

那个女人,如今居然成了千灵教的圣女。

看来被他废了之后,这女人又有某种奇遇。

“收尾收的好?

这种事情,我一个过路的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你跟我说收尾收的好!

花柞木,你的名字我早有耳闻,我一直认为你是一个可塑之才。

就冲你潜伏玄冰门这么久,身份都没被发现这一点不难看出,你角色融入有多么的好。

但是没想到,如今你却目光浅薄。

为了一个女人,多番遮掩。

上头本就有考校你的意思,你现在这种表现,就算我有心提拔你,恐怕你也没机会了。

罢了!

人各有志,不可强求。

你走吧!”

吕战表现出一副失望的样子,花柞木却是身躯巨震,内心狂喜。

自己多年的努力,终于被高层注意到了吗?

“还请大人帮我,以后我花柞木必定以大人马首是瞻,誓死效忠!”

吕战冷笑:“各部任务不同,我本就不该多管闲事。

规矩你懂,你若是聪明,趁早收集那女人的罪证,省得到时候殃及你这池鱼。

聪明人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这些女人,果然都该杀!”

吕战口口声声似乎都在为了圣教考虑,其实他心里也虚的厉害。

对于千灵教他了解的实在是太少了。

花柞木知道高层有意取消圣女制度,这与吕战口中所说又不谋而合,更加确认。

“大人,您放心,属下知道该怎么做了,以后还请大人多多栽培。

我们此次的任务,是为了寻找血魔之种。

不过圣女下达了另外的任务,寻找真武造化碟。

大人应该清楚,我圣教功法,来自真武造化碟。

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圣教功法,一直停滞不前。

所以这真武密藏就是咱们最大的希望。

属下却是不知道大人竟然也在寻找真武密藏,否则事情倒是容易的多。”

吕战听了这个消息,内心大为触动,饶是心性极佳,也差点跳了起来。

尼玛,开玩笑的吧。

堂堂第一大邪派,你现在告诉我,这功法来自真武大帝那个二货!

不过想想也对,千灵教主张融合武魂,与真武大道的确有异曲同工之妙。

吕战也想到了九阴真经与九阴白骨爪之间的联系,估计是千灵教的这帮蠢货学到了皮毛。

只不过如果这个消息放出去,那势必会掀起轩然大波。

真武大帝是什么人?

万年来最后一个武帝。

他传下的功法,你敢说是邪道?

这完全颠覆了三观好吗?

吕战强压下心头的震撼,冷声道:“怎么?觉得你们修炼的功法不好?”

花柞木硬着头皮说道:“大人,您也不是不知道,圣教为了控制我们,交给我们的融魂功法,都是残缺的。

比不上大人的吞魂大法。

这一个融字,一个吞字,高下立判。

大人,属下拳拳之心,日月可鉴。

说的都是掏心窝的话,大人务必替小人美言几句。

您交代的事情,属下定会全力办到。”

吕战站了起来,这湖里的阴阳天魂,总共就两条,如今大道罗盘,隐隐有突破十一级的迹象。

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了。

“行了,做好自己的事情。

你,我记着了。

如今就剩咱们自己人在,组个队,自然会得胜出去。

真武密藏,咱们还是要争取的,对圣教而言,异常重要。

不过你们伪装的太拙劣了,一个个眼睛红成这样,莫不是得了红眼病?

还是说你以后不再用玄冰门弟子的身份?”

吕战要装成千灵教的人,自然要站在千灵教这边说点什么。

花柞木微微一惊,这才意识到自己很可能已经暴露了,立刻汗如雨下。

“大人教训的是,是属下大意了。”

“哼!那郝剑怕是已经怀疑了你。

想要往上爬,做事就仔细些。

出了这里,你我便装作不认识吧。

有什么消息,及时报知于我。”

“是大人,属下知道该怎么做了!”

果然如吕战猜测的那样,两边人一组队,立刻就被传送了出去。

画面急转,众人已经出现在了冰原之上。

过了阴阳棋盘关,眼前的景象,应该是第四关。

吕战总觉得自己这帮人被关在了一个玻璃球内。

整个天空,是一个巨大的透明罩子,卡在地上。

一艘巨大的飞船,一半插在那罩子之上。

在飞船上有一面巨大的旗帜,旗帜上描绘着一头九头火凤的图案。

放眼望去,已经有些蚂蚁一样的黑影,正在朝着那飞船靠近。

“大人,这一关,怕是要夺取那面旗帜了。

不如您跟属下一起行动,如何?”

花柞木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巴结高层的机会,不过吕战却被给他这个机会。

“不用了,你们的任务,与我的任务不同。

凑在一起,更加容易引人怀疑。

你们该怎么行动,自去便是。

我自有打算!”

花柞木有些失望,不过还是领命去了。

“吕……玉战歌,你可算是出来了。

我都担心死了!”

吕战听到这声音,觉得有些头疼。

阮媚似乎总能找到他,而且吕战注意到,跟她一起的那群人,又不见了。

“玄冰门的人,没为难你们吧?”

阮媚娇笑着摇了摇头:“倒没有,他们虽然目中无人,但也不至于为难我们这些女人。”

“哦?白影呢?”

阮媚笑容一僵,摇了摇头:“他出来之后,就自己离开了,也没说去了哪里。”

吕战狐疑的看着她,也不知道这女人说的是真是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