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一世丹尊

第149章 郝剑又要赌炼丹

  • 作者:白馍沾糖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20-02-15
  • 字数:2,115

“吕战,你不是炼丹很厉害吗?

不如咱们在这里再比一场如何?”

郝剑之前在研丹社的时候,在炼丹上,输的底裤都没了,并且因此跟梅若寒彻底的没了希望。

他跟吕战的仇怨,也在那个时候到达了巅峰。

如今,上好的丹鼎就在面前。

而他已经是真元九重的超级高高手。

今日,就要在众人的面前,彻底为自己正名。

这个面子找不回来,郝剑一辈子都要笼罩在吕战的阴影之下。

吕战没有想到郝剑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提出这种要求,一时间有些意外。

他看了郝剑一眼,却是没有开口。

这一关想要出去,其实也简单,那就是获得九凤鼎的认可。

这东西不光是一件丹鼎,更是一个可以镇压心魔的法宝。

带在身边修炼,好处多多。

吕战在琢磨着怎么悄无声息的把这鼎弄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斗丹,太过高调了。

然而在郝剑看来,吕战不敢应战,那摆明了就是怕了。

毕竟之前的那一次比试,郝剑认为吕战是占了丹阵的便宜。

如今在这里,没有了丹阵,我倒要看看你用什么赢我。

这是郝剑的心思。

“怎么?今日没有你师姐撑腰,没有了阵盘,你该不会是连炼丹都不会了吧?

果然,上次你不过是投机取巧罢了。

吕战,你要是个男人,不敢就大声说出来。

从今往后,我郝剑压根就不把你放在眼里。

因为你根本不配!”

玉珑儿在一旁听不下去了,怒道:“郝剑,你好歹也是五大派新一辈弟子中成名已久的存在,吕战才刚刚加入玄冰门多久?你如此咄咄逼人,就算是赢了,又能怎样?你真的拿得出这脸来!”

众人闻言,都是点头。

的确,这吕战虽然一开始表现的出乎大家的预料,但归根结底,不过是个真元一重的新人罢了。

郝剑的名头不小,很多人都知道。

此时提出这个,未免有几分以大欺小的感觉。

“呦,人家玄冰门的事情,你一个外人插什么嘴?

还是说,你真把吕战当你们丹阳宗的人了?

欺师灭祖,改换门庭,那可是死罪。

玉珑儿,你莫不是要害了你的小情郎?”

柳如凰在一旁煽风点火,挤兑玉珑儿。

一番话,把玉珑儿气的半死。她冷冷的看了一眼柳如凰,冷笑道:“你便是柳如凰?怎么?我丹阳宗的事情,你区区灵火宗内门弟子,也想管管?

也不照照镜子,以你的身份地位,这里有你说话的份?

孙无常,你若是管不好门下弟子,别怪我不客气!”

“你……”

柳如凰的身份,一直是心中的痛。

吕战如今成了玄冰门的亲传,这玉珑儿更不用说,那是丹阳宗宗主的掌上明珠。

郝剑在玄冰门地位自然也不低,这几个人说话,的确她还够不上资格。

“孙师兄,你说句话啊!”

柳如凰被玉珑儿怼的哑口无言,不管是从家世,身份,实力来说,玉珑儿完全碾压柳如凰。

柳如凰委屈巴巴的看着孙无常。

孙无常是灵火宗一个亲传,地位自然不低。

不料孙无常耷拉着眼皮,只当没有听到。

看到玉珑儿维护吕战,郝剑心中更是嫉妒的要死。

这个该死的废物,竟然这么招女孩喜欢。

在玄冰门,有梅若寒宝贝着,没想到如今就连丹阳宗的大小姐,都对这吕战死心塌地的。

他实在想不明白,这吕战到底何德何能。

“嘿嘿,玉珑儿,我倒是觉得这位师妹说的没错。

这终究是我玄冰门的家事。

再说了,同门切磋,友好进步,这不管在哪,都不算过分吧?

吕战,你准备一辈子躲在女人后面?

听说你之前在小村子里就是靠女人,没想到这个习惯倒现在都没改掉。”

吕战的来历,本来就不是个秘密,玄冰门有心人都知道。

吕战叹了口气,看着咄咄逼人的郝剑。

“真要比?”这话一出,感觉气势都弱了三分,在众人看来,明显是心虚的节奏。

玉珑儿则满是担心,毕竟炼丹这种事情,不是别的。

就算她相信吕战很厉害,但也不能相信区区一个多月,他就能学会炼丹。

“吕战,要不然……”算了……

然而这两个字终究没说出口。

玉珑儿觉得自己是了解吕战的,这个人,从来不怕惹事情。

而且从来不做无把握的事情,这一次,说不定他还能创造奇迹。

就算是玄冰门的人,对于当日研丹社发生的事情,知道的也不多,所以自然也不知道吕战炼丹很厉害。

吕战笑着拍了拍她的手,笑道:“放心吧,不就是友好切磋么,没事。”

听他这么说,玉珑儿只好把话藏在心里。

“郝剑师兄,既然你盛情难却,我就答应你。

只不过这赌丹,自然要有个彩头。

这一次,如果是我赢了,你待如何?”

郝剑目光微冷,看着一脸轻松的吕战,冷笑道:“若你赢,咱们的恩怨一笔勾销。以后在玄冰门,我都离你远远的。”

吕战挑了挑眉毛:“你上次好像也是这么说的,但我始终觉得师兄对我有敌意。

其实对于我倒是无所谓的,这一次我若是侥幸赢了,还请师兄以后不要再骚扰我师姐。”

郝剑闻言大怒,娘的,要不是你这个杂碎的出现,梅若寒早就是老子的了好吗?

当然,这种话是没法拿出来说的。

“好,一言为定。若我赢了,你便自己离开玄冰门,你敢不敢!”

在郝剑看来,吕战一旦失去了这个亲传弟子的身份,那不过是个没了牙的老狗,随便怎么欺负就行。

吕战知道他的想法,不过也不在意,点了点头。

“既然有顶级丹鼎在,大家也就做个见证。

既然赌斗是你提出的,那么我提议炼制真元丹,不过分吧?”

吕战说着话的功夫,已经掏出了炼制真元丹的材料。

众人见到这一幕,都愣住了。

这是早有准备?

毕竟正常人谁出门在外,会带这种炼丹的原材料?

带成品丹药,他不香?

就连郝剑看到这一幕,都有一种被算计的感觉,虽然这感觉非常荒谬。

“你,随身带炼丹材料?”郝剑脸色有些难看。

“哦,是啊,炼丹师嘛,没事练练手,不很正常吗?需要我借你原材料吗?”吕战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