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一世丹尊

第152章 别在我面前装

  • 作者:白馍沾糖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20-02-15
  • 字数:2,051

所有人都盯着郝剑,都在等给他一个答复。

其中自然不乏等着看笑话的。

毕竟之前郝剑狠话放了一箩筐,吕战明显是被动接受的那一个。

如今这种局面出现,无异于狠狠的抽了郝剑一个巴掌。

毕竟人家不光炼制了丹药,就连丹鼎都认了主。

“呵呵,现在丹鼎被吕战不知道用了什么卑鄙的法子给收了。

谁都看得出来那丹鼎的品级对炼丹师的加成。

如今没了丹鼎,让我们郝师兄怎么炼丹?”

“就是,按辈分,这吕战还是我们郝师兄的师弟,入门短短时间就有这种水平。

我们郝师兄浸淫炼丹之道多年,你们觉得连他一个新弟子都不如?”

“依我看,今日这事情,就算是吕战占了个大便宜,否则我们郝剑师兄出手,哪有他的机会。”

“我们郝师兄大人大量,今日这事情,就当做是平局吧,吕战,你该庆幸躲过了一劫。”

这些话可谓是不要脸至极。

然而此刻,郝剑骑虎难下,他的那些小弟,自然要替他摇旗呐喊。

众人听了这些话,一阵阵作呕。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这位不要脸的话,你们也说的出口?”

所有人都不是傻子,自然看得出这帮人打什么主意。

郝剑听了手下小弟的话,脸色渐渐好了起来,脸上浮现出一股子莫名的自信。

他昂着高傲的头颅,不屑的一笑:“现如今吕战你用卑鄙的手段终止了这次的比试,现在就算你把丹鼎拿出来,我也不会用,谁知道你是不是做了手脚?

这次算你走运,我大人大量,不跟你一番见识,容你在玄冰门再待些时日。

下次,你可没有这么好的机会。

这局,就算咱们打和了。

总有一天,我要让你明白,你这种蝼蚁,跟我这种天才的区别!”

此话一出,众人无不哗然。

然而郝剑此时却释放了自己真元九重的气势,目光如电,冷冷的从众人面上扫过。

一时间所有人都被这强大的实力震慑,噤若寒蝉。

涌到喉咙口的话,此时也不得不吞了下去。

众人这才意识到,这个郝剑虽然不要脸,无耻至极,但是实力却是实打实的半步金丹。

尤其是现在,郝剑一双眼睛变得血红,谁都能感受到他体内汹涌澎湃的真元,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没人会在这个时候,主动去挑战他的耐性。

“草,我本以为灵火宗已经创造了不要脸的记录。

此时看来,他郝剑有过之而无不及。”

“无耻至极!实力强了不起?这种人简直把我们修行者的脸丢光了。”

别人怕他郝剑,丹阳宗众人可不怕。

如今玉珑儿在此,就算是他郝剑,也不敢不顾丹阳宗的脸面,贸然对他们出手。

所以他们说话,丝毫不留情面。

郝剑目光一冷,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说话的几个丹阳宗弟子,嘴角满是残忍的杀意。

“你们最好祈祷不要再遇到我,否则,死……”

郝剑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放言威胁。

丹阳宗弟子,群情激奋,若不是玉珑儿拦着,此刻恐怕已经冲上去跟郝剑拼了个你死我活。

“大师姐,你别拦着我们。

这垃圾臭不要脸,今日我就要让他知道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就是,真当咱们丹阳宗好欺负?弄他丫的!”

“干死这个不要脸的垃圾。”

郝剑满脸不屑,不理会这些叫嚣的声音,玉珑儿现在还没胆量跟他公然起冲突。

不理会丹阳宗的众人,看向吕战,目光满是嫉恨。

这个垃圾废物吃软饭的,真他娘的命好。

如今看来,第五峰的绝学,绝对非同小可。

郝剑占有梅若寒的欲望,更加强烈了。

如果能拿下梅若寒,那么第五峰的一切,早晚都是他的。

只要得到了第五峰的传承,何愁在玄冰门不能执掌大权。

然而这一切,都被眼前的这个垃圾给破坏了。

所以无论什么时候,郝剑都想要吕战的性命。

“吕战,我说这局打平了,你可有意见?

别以为自己找到了新的饭碗,就真成了一个人了。

在我眼里,你不过是个蝼蚁罢了。

我心情好,陪你玩玩。

如果惹恼了我,我只需要一根手指,就能碾死你。

你信吗?”

这话分明是在说吕战现在在吃玉珑儿的软饭,这对任何男人,都是一种巨大的侮辱。

吕战轻笑了一声,心里却有些不以为意。

打嘴仗这种事情,从来都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

既然不死不休,那么就死一个吧。

何必废话。

“哦?我真的是不太相信。

郝剑,最近修为暴涨的滋味如何?

你信不信,只要我勾勾手指,你立刻会爆体而亡。”

吕战五指微张,郝剑脸色剧变,明显感觉到体内的真元,在此时竟然有种不受控制的感觉。

“你,你做了什么?”

吕战面色转冷,眼底闪过一丝阴翳。

“做了什么?郝剑,难道你不知道我第五峰最强的,永远不是丹药,而是毒!

你以为你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达到了真元九重,是你天资超群?”

吕战语气中满是讥讽。

郝剑努力运转功法,压制真元暴动,但是没有任何的作用。

这时候,他心底产生了一丝恐惧。

他色厉内荏的嘶吼一声:“怎么?你是想告诉我,我如今的实力,是因为你给老子下了毒?

简直可笑!

你这是在找死!”

众人有些奇怪,两个人本来还在大声的互喷,片刻之后,两个人的话,却变成了两个人之间的传音。

而这两个人更是一动不动,但郝剑表情的异常,依旧引起了许多人的好奇。

“这两人在做什么?”

“不清楚,但看情况,似乎是这个郝剑有把柄落在了吕战手里。”

众人听到这解释,恍然。

把柄这种东西,在关键时刻,是能要人命的。

吕战不理会众人的猜测,五指猛然一攥,郝剑面色刹那间惨白一片,哇的吐出一口血来。

吕战没有多余的言语,而是用实际行动给了他有力的反击。

血液鲜红,染红了郝剑的衣襟,而他体内此时犹如涌起了惊涛骇浪。